曾公北搭乘老乡的马车,感到考古现场的时候,已是晌午,工人们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聚集在一起,一边端着饭盒吃饭,一边听领队讲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曾公北站在考古现场的外围,向里面看去,凭借自己多年的考古经验来判断,这座墓的规格只怕不会太大。

  汉代的统治阶级对权利的渴望极大,甚至已经到了一种贪婪的地步,他们之间有着严格的等级分化,这种分化是不容置疑的,也是不容侵犯的。

  以此类推,古墓也是一样,统治阶级手中的权利越大,对应的古墓建制也就越大,越宏伟,越气势磅礴,反之亦然。

  而且地位不同,建造古墓所用的材料也不尽相同,平民百姓所用的材料,多是一些青石板,不加雕饰的普通石砖等;而统治阶级,富商巨鳄则为雕刻有精美花纹的青砖、石板、大理石等;而皇室则为金、银、宝石等。这是一种严格的等级规定,任何人都不得逾越。

  心中有了初步的判断,曾公北想立刻进去实地考察,却遭到了保卫人员的阻拦,曾公北说出了他自己的身份,但阻拦他的是个年轻人,一脸的坚决,告诉曾公北如果没有证件,谁也不能进去。这时,曾公北才想起来,出门时走的太急,证件,介绍信等能显示身份的东西都没带在身上。”曾公北也是一名考古人员,他知道如果没有证件,考古现场是不允许随便出入的。”这可如何是好,曾公北叹了口气:小同志,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把你们领导叫来,我跟他说……

  ”老爷子,如果没有证件,您跟谁说也没用,这是死规定。

  ”可是……这个……就在曾公北一筹莫展之极,突然身后想起一个声音:咦,这不是老曾吗。曾公北转过身看了一眼来人:你是——老陈“曾公北满脸的激动。

  “哈哈哈,是我!老陈的笑音浑厚异常,震耳欲聋。自从上次在京一别,我们有几年没见面了吧。”

  曾公北点了点头。

  ”对了,老曾你怎么在这里?”曾公北看了一眼老友,道出了他次行的目的。

  ”只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就是这个考古队的领队,负责此次行动,这个墓不是你要找的地方,不过——”不过什么?”

  ”我们在墓主人的随葬物品中发现了一件东西,似乎对你有些帮助。”

  “是什么?”

  ”是一块腰牌。”

  ”腰牌?”

  ”对,腰牌,一块可以显示身份的腰牌。

  ”那他的身份是?”

  ”摸金校尉府摸金侍郎麾下大总管郭文患的贴上侍卫。

  ”听到郭文患,曾公北的心中闪过了一丝波澜。”苍老的面庞上有了一点笑意”老陈,可不可以将那腰牌拿给我看看。

  ”这个——我得向上级请示一下,因为腰牌已经移交到了当地的博物馆。

  招待所里,众人见曾公北突然不见,纷纷猜测他去了哪里之际,叶翰林突然想起,早上在招待所大堂里,听见两个商人打扮的客人提到据此六十里之外的凤凰台发现了一座汉代古墓,所以他猜想曾公北一定是听到了这个消息,去了考古现场。

  其他人也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于是便在姚氏兄妹的带领下,赶往凤凰台,众人到达凤凰台之时,只见曾公北正埋着头整理一件刚刚从土里挖出的青铜器物,叶翰林招呼了一声曾公北,也进到了考古现场。

  ”老曾,有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叶翰林率先发了问。

  ”——有价值的线索,确实有一些。”

  ”什么线索?”叶翰林表现的有些急切。

  曾公北没有隐瞒的将腰牌的事情对叶翰林讲了,不过——曾公北补充道:它也仅仅只是起到一个参考的作用,对于寻找麒麟的意义不大。

  这话一出叶翰林有些失望。

  曾公北继续说:我们也用不着气馁,这毕竟是一个好兆头吗,腰牌的出现为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郭文患的贴身侍卫葬在此处,那么他本人的墓葬也一定在此地,而且——据我的观察,眼前这座墓葬有些奇怪。

  ”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你们仔细观察一下这个墓葬的形状,看看它像什么?”

  酷匠O网G9永m久q@免T费I看^8小说,

  ”天哪!像一双手。”一旁的玛丽用硬生生的中文说道。

  曾公北投去赞许的目光,同时问道:淮海老弟,你看呢?

  老海思考了片刻说:眼前的整座墓葬到像是一个风水局。教授您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林淮海反问道。”

  曾公北笑道:什么事情都逃不过行家的眼睛,不瞒你们说,这几年来,我大部分的闲暇时间都用于风水秘术的研究,不过——很遗憾,也许是天分不够吧,并没有取得什么大的建树,但我看眼前这座墓葬的形势极怪,一定与某种风水局有关。

  “不错,此种风水局唤作“五鬼运财。

  五鬼运财风水局,源于九星法,又称天星法。九星即指北斗之贪狼(天枢)、巨门(天璇)、禄存(天玑)、文曲(天权)、廉贞(玉衡)、武曲(开阳)、破军(摇光)、左辅(洞明)、右弼(隐光)九星。

  此九星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上观天象,知天地变化,掌生杀之权。下辨地形,则知人之贫富祸福。下辨地形,即指风水而言。

  《归厚禄》之《星符章》这样描述:"天地之内,气化流行,一皆九星所主治。混沌未开之开,有先天气母,以虚为主,气化为九星,以成天地。一曰天皇大帝,即尊星;二曰紫薇大帝,即帝星;三曰北斗七星;第一贪狼,第二巨门,第三禄存,第四文曲,第五廉贞,地六武曲,第七破军。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方,分阴分阳,乃为诸星之纲,而尊帝二星又化为辅、弼。在武、破之旁,辅微弼隐。左右北斗,是曰九星,皆高居紫薇垣,以主宰天地变化之道;紫薇垣者,北极天枢,在天壬癸之方,北极至阴,而实一阳所自生,坎中藏乾爻,有此一阳,而后群阴群阳,无不普遍。故能维系天地,旋转造化。斗柄所指,四时之气,随之而转,以此九星之气,下施于地,发生万物。故人之生命,无不系乎九星,穷通寿夭,岂能逃哉?地气虽发黄泉合一,地之虚位,即廖廓无星之处,为天之次舍,所谓辰也。地之水道,从天津析水而来,即天宿所缠。辰与宿皆本于九星。所以,地之吉凶,纯以九星而断。地有九宫,天有九星,九宫即九星之象,九星乃九宫之精,犹日魂月魄运转乾坤也。在九宫则:贪即一白水,而于星又为木;巨即二黑土,而于星亦为土;禄即三碧木,而于星又为土;文即四绿木,而于星又为火,廉即五黄土,而于星又为土;武即六白金,而于星又为金;破即七赤金,而于星亦为金;辅即八白土,而于星亦为土;弼即九紫火,而于星又为金。五行虽无定数,变变化化乃自九星所出。

  此法运用得法,可发人巨富于一时,地理之造化,须与本人之造化互相配合,方能相辅相成,使人巨富。此法虽可使人速富,然有使人易生吐血症之弊端,所以不能随意妄用。

  眼前此处墓葬出在山脚下,形似人手,其实不然,你们看这双手的前方是什么?

  “山,除了山还有什么?你别故弄玄虚,有话直说。”垚子忍不住说道。

  “问题就出在这些山上,你们仔细数一数,眼前一共有几座山峰。”

  “一,二,三……八,一共有八座,这能说明什么?姚燕在一旁问道。

  这时,曾公北突然说道:八座……那么在加上眼前这“双手”,林老弟你是说——这些加起来就构成了九星风水局。

  “那这样一来,这种墓葬岂不是有九座。““可以这样讲——但我也不是及其确定,一般来说,这种九星风水局,有八座耳室,一座主墓葬,但自从汉朝以来,曹操设立摸金校尉这一机构,各路风水高手横空出世,眼前这样的风水局,经过高手的指点,并不一定需要设置八座耳室,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垚子大眼珠子一转问道:老海,听你这么一说,眼前这座墓葬只是一个耳室,剩下的七座耳室,以及主墓室可能就在身后这八座山中。”垚子脑海里想起饭店老师傅口中价值连城的铜鼎,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