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怪梦

  ”因为,还有一个人也具备这样的条件。”

  ”你是说……”

  ”那个爷爷不愿提及的人。

  ”的确。”这一点,我和倩倩也不否认。“不过我和倩倩同时对大牙做了一个鬼脸,意思是等于没说。”

  ”但是有你想过这样一件事情没有,即便凶手是这个爷爷没有提及的那个人也好,是那个老梁也罢,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更#+新D最z"快◇上酷Q匠@网)

  ”那张记录着惊天秘闻到现在的锦卷。”大牙十分肯定的说道。

  ”听道这里,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记得爷爷曾经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过,每个人都是有贪欲的,只不过表现的形式不同,有的人喜爱显露,野心十足。有的人则善于掩饰,而这种人往往也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一但表现出内心的欲望,瞬间就会被心魔吐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虽然爷爷的意思,不希望我去找寻这个人,但我这人的性子摆在这里,也不是说变就能变得。如果我猜得不错,爷爷的突然离世一定和这个人有莫大的关系,从一定意义上讲,他就是害死爷爷的直接凶手,所以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这个人。

  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有一个问题说不清楚,就是爷爷的笔记?从信中的叙述以及这段日子发生的种种事情来看来看,笔记中记录的东西,越发的扑朔迷离了。

  大牙和倩倩走后,我看着天花板独自发起了呆,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闭上眼睛睡着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睡梦中有人推了我一把,我被瞬间惊醒,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

  这里看起来是一片密林,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碗口般粗细的数木,树木两旁长满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杂草,一阵风儿吹过,树木与杂草一起翩翩起舞,摇摇坠坠,远处不时传来几声鸟的的悲鸣,加上此刻正直傍晚,林中雾气渐浓,万物看起来朦朦胧胧,幽静深邃的同时,又多出几分静谧之感。

  正当我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时?

  ”突然听见有人在轻声呼唤我的名字,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就在这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后不久,我的心好像触电了一般,身体也不受自己本能的控制,麻木的抬起脚走向了密林深处。

  ”在我的潜意识中,这个声音似乎就在我的耳边,但每次当我感觉自己快触碰到它时,却忽然发现它又飘向了远处。

  这个声音里面充满了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这种魔力说不出也道不明,人类它的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就在我感觉自己压抑的快要吐血时,这个声音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四周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然而我的心脏却因此在剧烈的跳动着,频率快得,好像要从嘴巴里面跳出来一样。

  我大口喘着粗气,感觉刚刚好像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此刻归于现实,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一阵风袭来,扑到身上,感觉凉嗖嗖的,我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周身上下好像被浇了一盆凉水,从里到外都透着寒意。

  就在这功夫,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头顶出现了一轮亏损的毛月亮,在月光照耀下,本就奇形怪状的树木,此时看起来,活像一头头恶鬼,风儿与草木撞击发出一声声悲惨的嚎叫。

  任我平时的胆子再大,此刻也不免泛起了嘀咕。

  突然,树丛里面一阵轻微的响动引起了我的注意,响动的幅度很大,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草而出。

  ”难道是野兽?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向后面退了几步,谁知道竟然感觉脚下一软,整只右脚立刻失去了重心,陷到了地下,身体也因此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来得突然,事先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我的心一慌,脑袋上面顿时渗出了几颗豆大般的汗珠子。

  回头一望,只见我刚才落脚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原型空洞,我的右脚陷进去,深度已没过了膝盖。

  就在我刚要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前面的草丛突然发出几声”刷刷刷”的响动,响动过后,立时从里面跳出来数十只大老鼠,这些老鼠排成了一列纵队,一个接一个的从草丛里面爬出来,黑毛红眼,不算尾巴,光身长就有二十厘米左右,看看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从小生活在城市里面,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心里惊恐的同时,嘴里”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老鼠们听到我的叫喊,纷纷停下了脚步,这些老鼠好像不怕人,瞪起头顶的一对三角眼,直勾勾的盯向我,眼仁血红血红的,就好像刚刚在血里染过一样,看起来十分诡异。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立刻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果然,那些老鼠越聚越多,片刻间就汇聚了大大小小不下数百只,正当我不解这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老鼠之时,鼠群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怪叫,那叫声听起来十分诡异,好像婴儿啼哭一般,听得我心头一紧。

  这突如其来的叫声似乎是某种命令,鼠群听后一阵骚动,互相之间叽叽喳喳的切切私语,好像在传递着某种信息。

  鼠群的骚动只维持了几秒钟,骚动过后,四周再次安静下来,可仔细观察后会发现,眼前的数百只老鼠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眼色变得更为凶狠,周身上下的毛发根根竖了起来,活像一头头发怒的刺猬。令我感到最为恐惧的事情还是,这些老鼠正在慢慢的向我靠近。

  这些老鼠绝对不是寻常的老鼠,虽然我没有真正的见过几次这种东西,但我有一个爱好打小就喜欢看动物世界,对于老鼠也了解不少,在我的记忆中,老鼠这种动物胆子小,生性多疑,一旦嗅到危险的气息,便会马上逃之夭夭,平日里见到人,根本不敢露头。

  但眼前这些老鼠,似乎并不怕人,虽然我不知道它们向我靠近到底出于怎么样的目的,但看它们的样子,就知道来者不善,想到这里,我急忙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正好砸到了跑在前面的一只老鼠头上,那老鼠被砸得翻了白,躺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我本以为这一下能起到敲山振虎的作用,但我想象中的结果却是没有出现,相反其他老鼠见到同伴死去,变得更加暴躁、凶狠。眼睛因为兴奋,迅速充血变得血红,露出满嘴的獠牙,颇有一副将我撕之而后快的样子。

  我被惊了一惊,心中自知如果被这么多的老鼠扑到,即便不死,也要受了重伤。想到这里,我急忙向后一用力,想要抽出陷在土层下面的右脚,奈何土层下面中空,我的右腿陷下去的地方又极深,这一动之下,竟未移动分毫。

  望着即将袭来的鼠群,我的脑袋上面立时沁出了些许冷汗,心想:”难道今天我要死在这些脏呼呼的老鼠嘴里?

  我心里顿时一急,胡乱捡起眼前几块稍大一点的石头,铆足了劲扔向鼠群,于此同时,身体后仰,拼命的向外抽身。

  但眼前的鼠群数量大得惊人,这几块石头的作用,相当于杯水车薪,就在这不短的功夫,已经有几只大老鼠爬到了我的眼前,瞪起头顶那对贼溜溜的三角眼,向前一跳,并顺势爬到了我的手臂上面,我急忙向外一甩,打退了这几只“先行军”。

  但我的心里明白,如果在鼠群到来之前还没有脱身,那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俗话讲的好,人在危急时,总会激发出一些埋藏在身体内部的潜能,此刻面对生命的威胁,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来的力气,只觉小腹一热,猛的向上一抽身,竟硬生生的将右腿从土层里面拖了出来,但转头一看,嘴里直呼不妙,只见我的右脚已经被拉成了弓字形,鞋子也已经破了,裸漏在外的皮肤,布满了血丝,正突兀的向外留着血水。

  我看到此景,心里已然慌了七八分,接踵而至的巨大痛楚,几度让我窒息。

  然而更致命的事情还是,鼠群已经到了我的身边,这些老鼠诡异至极,似乎知道我受了很严重的伤,并不急于下手,而死围着我慢慢转起了圈子,一眨眼的功夫,就形成了一个直径约乎一米的巨大包围圈,把我裹在其中。

  鼠群的数量不断的增加,它们好似受过某种特殊的训练一般,一只潘着一只,好似要堆砌成一堵巨大的石墙。我的心里很清楚,一旦鼠墙形成,据时就算我的背后长出翅膀,恐怕也无法从中飞出。

  时间拖得越久,对我越是不利,想到这里,心中咒骂这些老鼠的同时,觉得为今之际,也只有趁这些老鼠还没有形成规模之前,强行突破出去。

  说时迟,那时却快,就在几只老鼠顺着“鼠墙”向上攀爬的时候,我用尽了力气,一脚将这几只老鼠踢飞,打开一个暂时性的缺口,玩命般的冲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