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武场的高台上,项雨不太雄壮的身躯背对着邓广这群将领,谦恭的的话语中让人能感受到一股唯我独尊的霸气。

  邓广眉头轻轻蹙起,温和的脸上好像多出了一些戾气。

  “好!”他没有拒绝项雨的要求,沉默了少倾,便开口答应。“龙威将军秦定盔下一万将士只剩一千,这一千人正好由你带队,组成他手下亲兵营,你出任统领一职,辅助他重建龙威军,你觉得怎么样?”

  项雨甚至都没有思考,就点了点头,“甚好!”

  这一场庆功宴至此,算是到了尽头。

  邓广在对归于项雨手下的一千步卒做出了不大不小的赏赐之后,就离开了校武场。

  他的离开,让这场庆功宴悄悄的偃旗息鼓。

  众人各自散去,唯独项雨和秦定手下三位副将还留在高台上。

  项雨坦然处之,面对之前还想对他拔刀相向的三人说不上惧怕,谈不上厌恶,反倒是他们的忠心,让项雨有一丁点的欣赏。

  曹林不太高的个子让他在四人中显得尤为突兀。项雨他们谁都不说话,脾气素来急躁的曹林可就受不了了。

  他性子耿直,喜好从来都放在脸上,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对于自己面前这个一脸淡定从容的年轻人,起初,他曹林的确很是厌恶,他觉得项雨就是一个狂妄无知的黄口小儿,那副淡定从容在他看来就是装蒜。

  可在项雨真的带领三千步卒战胜了黄龙帝国八千精兵以后,他的不喜欢倒是没有那么强烈了。那个狂妄的年轻人倒还真有些本事,这是曹林心中真实的想法。只不过,狂傲的人确实没有那么招人喜欢。

  就在之前不久,在邓广说出要让这个年轻人替代秦定成为龙威将军的时候,他的不喜欢又强烈到了极点。

  曹林因为个子矮,从小不受人待见,后来一气之下加入了军队,就一直跟着秦定。

  qe更t新o0最3快F上|酷A匠3!网

  一路杀伐,秦定救过他,他也救过请秦定,就这样一路走来,秦定当上了杂号将军,他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副将。

  在他心中,秦定是他的恩人,也是他的大哥,对他恩终于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想要取代秦定的位置,如何能不让曹林暴起?

  但是他的怒火还未发泄出来,就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一番话给弄愣了。

  就是这个满身傲气的年轻人竟然不愿意当这个龙威将军,更是用自己的军功解救了秦定,这让他这个矮子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可不认为这个年轻人是害怕他,从他在瞭望台上看到单手提着左进脑袋的项雨的时候,他就很清楚,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狠人。

  曹林对项雨的不喜欢在那一刻消散一空,他望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双眼中甚至流露出了一些钦佩。

  所以,在项雨几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情况下,他就提着一壶酒来给项雨赔罪了,“项兄弟,我老曹之前对你有一些误会,你可不要见怪,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来,喝了这个酒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好兄弟。”

  曹林举头将这壶酒一饮而尽,他伸出自己的胳膊用力的箍住项雨的脖子。因为太矮,尽管垫着脚,曹林搂住项雨的样子仍然有点滑稽。

  一旁,另外两人忍不住大笑。

  项雨有些尴尬的矮了矮身子,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虎牢关只是一个单纯的军事关隘,关中除了雷打不动整整五万的士卒,再也没有其他人。

  也许有些权柄人士可能在身边带有几个丫鬟,可都是大男人,这点事情不用说大家都明白。心照不宣的众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人互相指责。

  天空慢慢放亮,项雨坐在一间小宅院的院落中,看着星星慢慢消散。

  虎牢关中有很多这样的小宅院,都是像他这样的将领所拥有的居住之地。根据军职,从督尉开始都享受这一项特权。

  项雨抚摸着自己身前石桌上这一套崭新的鸟垂铠甲,心潮澎湃。

  重生后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他终于迈了出去,而且迈的相当漂亮,这真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中又浮现出了那个最喜欢紫色长裙的女子,那个女子身段婀娜,舞姿曼妙,每当一曲舞完,她都会俏生生的站到项雨的面前,声音清脆如春雨叮咚,“大王,奴家跳的好不好?”

  他会抚掌叫好,而她则会给他倒酒。

  他一饮而尽。

  那个叫做虞姬的女子,你在何方?

  “主上,龙威将军秦定来访。”扬帆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项雨身边,打断了他纷乱的思绪。

  项雨回过神来,疑惑的望着扬帆。

  “龙威将军来访。”扬帆重复了一遍。

  “有请。”项雨开口才发现似乎有些不妥,他现在毕竟是龙威将军盔下的将领,怎么能坐在这里等秦定进来。“等一等,我和你一起出去迎接。”

  项羽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龙威将军秦定果然站在门口,在他身边除了两个士兵,曹林也在。

  项雨将几人迎进了院落中,就要让扬帆上茶。

  却被秦定给制止了,他挥了挥手,那两名士兵立刻捧上来两坛美酒,“项兄弟,哥哥是来感谢你的,这喝茶不喝酒哪行?”

  项雨微微一愣,露出了一丝苦笑,“将军客气了,我也就是顺水推舟,纯属顺手而为,哪能让将军亲自上门感谢?”

  “呵呵,项兄弟你就别推辞了,曹林可是将所有事情都说给我听了,如今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真的不是很多,称得上是凤毛麟角。我们也别互相推辞瞎客气,依我看不如我们结为异姓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这虎牢关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你看如何?”人高马大的秦定热情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项雨实在是不好拒绝,就点了点头。

  两人当即在曹林的见证下拜了皇天厚土,喝了血酒,结为了异姓兄弟。

  之后,秦定才心满意足的告别了项雨,离开了这里。

  见到秦定离去,扬帆立刻走到了项雨的身边,“主上,你这是?”

  项雨闻言摆了摆手,“不要在意,逢场作戏而已。这虎牢关的水不浅,我们现在根基尚浅,也的确需要一名盟友。对了,你去准备两匹马,跟我回一趟大石村。我们如今在这虎牢关算是站稳了跟脚,把虞大哥他们都接过来。”

  如果说读书人最喜欢百花齐放的春天,他们可以从中找到灵感写出“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千古绝句,那么农户则最喜欢天高云阔的秋季,他们喜欢万物金黄的颜色,那是丰收的季节。

  如今正值秋高气爽好时节,农田里的稻子黄橙橙一片,静待收割。

  圣光皇朝各地农户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就算是身处边塞的大石村村民,在收割村口黄橙橙稻子的时候,他们那毫无生气的脸上也重新焕发了荣光。尽管他们知道很快他们就将要面对别人的抢夺,可是此刻他们同样是发自肺腑的高兴。

  虎牢关往北,越过荆棘平原,就是一望无际的广袤草原。

  这里是黄龙帝国的领土,在这片草原的最南方,有帐篷连绵成一片,这是黄龙帝国驻扎在此镇守边界的军队。

  昨天迎来了一场从没有过的惨败,让黄龙帝国的士气一度的陷入了低谷,原本每天必定要叫阵虎牢关的黄龙帝国军队很难得的沉寂了下来。

  突然,在这连绵数里的帐篷中有一百余骑兵快速飞奔出去,他们呼啸着散开,从荆棘平原四周的大山夹缝中进去,不知道去了何方。

  定北县的西北方,有数十个流民村落,这些村落中的村民同大石村中的村民一样,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过着贫瘠荒凉的生活。

  昨天,他们刚刚收获了各自村子中的几亩良田,昨天他们很开心,因为丰收而开心,可今天一大早,他们就开心不起来了。

  村子中的男人们将昨天刚收获的秋粮一袋一袋扛到了村口,然后就眼巴巴的看着那些粮食,并不离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有马蹄声响起,很快就有十来个骑兵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当这十个骑兵出现,村口的男人们眼中本能的露出了浓浓的恨意,直到那十来个骑兵来到她们面前,他们的眼中才重新化作了麻木不仁。

  “这就是你们今年收货的所有粮食?”一名骑兵越众而出,他骑着战马绕着粮食来回走动。

  闻言,那些男人中走出一名年龄稍长着,“军爷,这确实是我们今年收货的所有粮食,我们一粒都没有留,全在这里了!”

  “好,很不错,兄弟们,将这些粮食留下五袋,其余的全部搬走。”他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面前这一群老弱病残,像是给了他们天大的恩赐,“这些粮食够你们这些人吃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了,好了,兄弟们,带上粮食,我们走!”

  等到这十名骑兵远去,村口的这些男人们才悲号出声,“你们这群黄龙帝国的强盗,天杀的东西,五袋粮食哪里够我们全村人吃?就算是我们一天三顿,顿顿稀粥也不够呀!你们这是要让我们饿到明年,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