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不算久别的重逢,项雨和杨帆两人骑着骏马从虎牢关回到了大石村中。

  虎牢关距离大石村的距离不是太远,骑马只要两个时辰。

  他们回来大石村的时候,正是晌午时分。

  不算强烈的阳光斜斜的打在散落在村中,让人心生一种惫懒,就像这样躺倒在石头上,晒着阳光,一动不动。

  然而,这只是想想而已,此刻的大石村中尽管阳光明媚,依旧是一片愁云惨淡。

  同定北县的其他流民村落一样,早在昨日,地里的庄稼便被他们收割了,到手的粮食让他们着实兴奋了好一阵子。

  那个时候,他们的身上充满了希望,就像是梦中的他们,不太大的胸怀全都装着满足。

  'v酷匠网fi正版,:首发◇a

  只是一个夜晚,就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一日一夜,如今是时候该让这个梦醒来了。

  项雨和扬帆骑马回到自己的石屋,虞生便立刻走过来将马牵走,虞扬迎了上来,目露询问。

  项雨对着虞扬轻轻点了点头,“一切都很顺利,如今我已经在虎牢关站稳了跟脚,不仅当上了裨将,还和杨威将军秦定结为了异姓兄弟。这次回来,就是专程接你们前往虎牢关。”

  虞扬摇了摇头,轻轻一叹,“现在我们还走不了,来的时候你们看到了吧,我们要解决了眼前的麻烦,才能离开。”

  “你是说村口聚集在一对粮食面前的那些村民?抢秋粮的黄龙帝国骑兵来了?”项雨只是稍加思考,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虞扬又一次摇了摇头,“他们倒是没有来,不过照我听说的规矩,他们应该快来了,这定北县附近,流民村落多少都有数百,他们不敢派出太多人,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抢夺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嗯,这事之前我听小豆子说起过,我当时打算等站稳了跟脚之后就着手解决这件事情,没想到他们来的倒快。也好,等解决了大石村这边的黄龙帝国骑兵将你们接到虎牢关以后,我便开始清理他们,抢粮食?哼!”项雨一声冷哼,心中已经生起了怒火。

  他缓缓朝着大石村村口走去,决定先解决了大石村的燃眉之急。

  大石村村口,十几袋粮食堆在一起,几十个村民就站在粮食的旁边,脸色凄苦,眼神黯然。

  他们不知道即将到来的黄龙帝国骑兵会留给他们多少粮食,但依往年的惯例看来,恐怕依旧是让他们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有眼尖的人看到了走向他们的项雨几人,村民们脸上的凄苦慢慢缓和了些许。这三个男人他们都认识,小豆子带回来的迷路之人,暂时住在村子里。

  对于项雨三人,村民们还是很有好感的,不久前还用猛兽肉做酬劳让他们帮忙做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不管做什么,能让他们吃上一年到头都没办法吃上的好东西,这几个人都是好人啊!

  村民们刚准备和项雨他们说些客套话,就被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给打断。

  同样是十名黄龙帝国的骑兵,他们挥动着马鞭快速的向村口奔行。

  “这群强盗们来了!”村民们口中碎碎念,没有人敢说的太大声。

  项雨眼眸微微眯起,身上已经开始有杀机起伏。

  虞扬见到项雨的神情,便知道这群骑兵待会的下场了,只有在想杀人的时候,项雨才会眯起眼眸。

  “粮食都准备好了?”一人从队伍中走出,应该是这十名骑兵的伍长,他的视线扫过这些粮食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笑意,“很不错,每年你们村都比其他村收货的粮食要多一些,今年我做主给你们多留一袋粮食。”

  “谢谢军爷,谢谢军爷!”一旁的大石村村民们诚惶诚恐的道谢,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

  那名伍长似乎很享受大石村村民对他的畏惧,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深了,“兄弟们,将粮食带走。”

  他身后的九名骑兵立刻跃下马背,就走向那对粮食。

  项雨慢慢从这群大石村村民的身后走出来,目光森然的望向身前的十名骑兵,“想要带走这里的粮食,你们问过我了没有?”

  突然走出来的项雨,让那群骑兵明显一愣,他们实在想不通在一个流民村落竟然有人敢胆大包天的对他们说不!

  不光是这群骑兵,就是大石村的村民们都楞了下来。他们怜悯的看着被他们当做好人的项雨三人,立马向后退去,和项雨三人拉开了距离,生怕项雨的举动牵连了他们。

  对于大石村村民们这寒人心的举动,项雨并没有太过在意,他们只是最底层的流民,如果有人站出来为他说话,那他倒是要刮目相看了。

  “小子,你是何人,如此不懂规矩,是不是活腻歪了?”那名骑兵伍长居高临下,盯着项雨的双眼中尽是不屑。在他看来项雨就是一名不知死活的愣头青,像他这样的毛头小子他们不知道杀过了多少。

  看着眼前的项雨,他的心中突然想起了军营中流传出来的一件事情,万夫长左进败在了圣光皇朝一名年轻将领的手中,以八千精兵对阵三千步卒,八千人死尽。

  对于这件事,眼前的伍长心中同样是不屑,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圣光皇朝三千步卒能全灭黄龙帝国的八千精兵,确定没有开玩笑?

  他不知道的是,这件事并不是道听途说,而是事实。眼前的项雨便是这次事件的主角,那个圣光皇朝的年轻将领。如果他知情的话,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对眼前的项雨如此不屑一顾。

  只是,他没有知道这件事情的机会了,在他面前的项雨从来都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

  他走向那群骑兵的时候,就直接拔出了背后的问天剑,问天剑黝黑的剑锋如闪电般划过这群骑兵的咽喉,直到项雨收剑重新回到原地,包括那名伍长在内的所有骑兵这才轰然倒地。

  见到项雨杀死了黄龙帝国的十名骑兵,大石村的村名惶恐的向后散开,他们畏惧的看着在他们心中是好人的项雨三人,一退再退。

  项雨毫无情绪的转身,仅是扫了他们一眼,便向着村尾走去,只有他的声音在村口悠悠飘荡,“粮食你们所有人分了吧,这个世道,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填饱肚子是真的。至于黄龙帝国的报复,不用担心,我都会替你们解决的。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我叫项雨,官居裨将,如今镇守虎牢关。”

  项雨已经走远,大石村村口的这群村民才反应过来。

  其中一人看着身边的另外一人,恍若做梦般的问道,“李老四,刚刚那个年轻人说了什么?”

  被叫做李老四的人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他说他叫项雨,官居裨将,如今镇守虎牢关。”

  “不是这一句。”

  “喔,他说让我们不用担心黄龙帝国的报复。”

  “也不是这一句!”

  被叫做李老四的老实人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思考了一阵这才开口,“他说让我们把粮食分了!”

  “对,对,就是这一句!”那人终于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脚下抹油般的冲向了那堆粮食。

  大石村村尾,虞扬已经收好了东西。

  要离开大石村了,在这里住了几天的虞璇和小蝶心中还有一些不舍。

  一旁,项雨正和小豆子说着什么,这次离开,他并不想把小豆子带走,他觉得小豆子应该有他自己的路要走,而不是沿着他的轨迹。

  小豆子紧紧的抱着项雨的大腿,心中极为不愿意项雨离开。

  对于小豆子的行为,项雨微微一笑,小孩子嘛,有些情绪很正常。他的大手揉了揉小豆子的脑袋,突然蹲了下来,望着自己面前的小豆子,“小豆子,大哥哥该帮你的都帮你了,不是大哥哥不带你一起走,而是因为你自己有你自己该走的路,如果有缘,将来我们肯定会重逢的。你要记住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要对不起我给你起的陈胜这个名字!”

  项雨一行九人还是离开了大石村,没有带小豆子陈胜。

  他并没有回去虎牢关,而是在大石村外和扬帆几人分开了,在他身边只跟着虞扬。

  大石村外,全都是连绵起伏的山丘,只有西面绵亘十余万里的大荒看上去像一条虬龙。

  他带着虞扬沿着正北方向前行,这是一条捷径,从这里可以走蜿蜒小路前往荆棘平原,还可以绕过荆棘平原直接进入黄龙帝国的疆域。

  虞扬跟着项雨一路前行,心中纵有疑问却没有提出,这就是他对项雨的信任。

  直到他们两人快进入黄龙帝国的疆域,项雨这才停下身子,说出了一番让虞扬热血沸腾的话。

  他从山上望向广阔的黄龙帝国,森然一笑,“黄龙帝国派遣骑兵到圣光皇朝边塞的流民村落抢夺粮食,置数千流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项雨看不过去,今天晚上我就让他们欠的粮食债用血来偿,让他们抢一斤粮食,还一颗头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