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小豆子那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说完,项雨久久没有出声。

  兴许是在思考自己到底算是来自哪里,亦或是被勾起了上一世的思绪,也可能是想起了那个在梦中都魂牵梦绕的美人。

  项雨一声哀叹,满身萧索,衬着大石村初秋的凄凉,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一层惨烈悲壮的气息。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他陡然悲呼出声,声音哀婉,极像是一个看破了世间苍凉的迟暮老者。

  虞璇闻声望向项雨,眼眸中秋水流动,渐渐不由得痴了。她只知道这个时候的项雨是那么的吸引人,那么的让人心疼,她只想将自己的怀抱借给他,然后告诉他有她在。

  小蝶比虞璇更直接,她径直的走到了项雨的身边,一双柔胰轻轻的覆盖上了项雨的大手,缓缓的揉搓着。“项雨哥哥,你怎么啦?”

  项雨仍旧没有回神,一直以来在众人面前霸气凛然,傲气凌人的项雨这一刻身体竟然微微有些佝偻。

  佝偻着腰,佝偻着背,唯有那一张张扬不羁的面孔在诉说着他的不可一世,飞扬跋扈。

  虞生四人依旧忙的不可开交,搭建好了石屋,他们在忙住布置石屋中的床榻。

  扬帆和虞扬两人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项雨的身边,看着悲呼霸王词的项雨,他们似乎看见了曾经的西楚霸王项羽。

  二人几乎同时伸出了自己的手,先后拍了拍项雨的肩膀。他们目光坚定的望着面前这个曾经的王者,心中暗暗发誓上一世的遗憾绝对不会出现在这一世了。

  这一世,既然有了重来的机会,那么不管前路有多么难行,他们都会陪伴在这个男人身边,直到他站到这个世界的巅峰,脚踏天下,手握乾坤。

  似乎感受到了眼前两个男人的情谊,项雨扭头看向了他们,三人目光交汇,同时点了点头。

  “龙且,虞大哥!”项雨叫出两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名字,用力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扬帆和虞扬对视一眼,齐齐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三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那个霸王项羽似乎在这一刻彻底的归来。

  秋夜比夏夜明显要长了许多,尤其是这个坐落在大山夹缝中的大石村,相比外界,尤为明显,似乎太阳极其吝啬,不想自己的光辉照射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在这个让人绝望的大石村,黑夜是唯一可以让他们得以解脱的时间。

  在梦中,他们可以疯狂到肆无忌惮,可以坐拥万里河山,享受无边美色,可以实现一切他们想要实现的愿望。

  他们买不起酒,做不到醉生,那么就只能在不用付出便可以得到一切的黑夜中梦死。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很想一梦到天荒地老。

  当整个大石村都被醉人的美梦笼罩,村尾的石屋中却聚集着三个人。

  一个面容俊朗,眉目飞扬的年轻人。

  一个神色冰冷,眸光似箭的中年人。

  还有一个年龄最大,约莫有甲子高龄,他面容和善,像极了一个富家翁。

  年轻人打量着自己面前的二人,这是他第一次和两人打开了天窗说亮话。面对这两人,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做任何隐瞒,完全能够对他们敞开心扉。

  “龙且,虞大哥,没有想到逃出地狱,最先会面的竟然是我们三个!”项雨语气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孩童般的雀跃。

  “是啊,阿羽,我原本还以为需要很久才能够和你碰面呢,没有想到我们竟然重生在一个庄子里,运气还不错。”虞扬之前一直没有暴露身份,直到项雨悲呼出霸王词,他才能够真正肯定他的身份,那个庄子里的年轻人真的是他的主上,真的是曾将的西楚霸王项雨。

  扬帆没有说话,他是第一个认出项雨的人,见到项雨的第一面,他的灵觉就告诉他眼前之人就是他的主上。

  所以,他理所应当的跪了下来,归顺了项雨,一直守在了项雨身边。

  项雨轻轻的拍了拍扬帆的肩膀,挥手示意二人坐下来,等到二人坐下,项雨才再次开口:“这次从地狱中逃出,兄弟们应该有很多都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要想把兄弟们聚齐,可不简单。而且,地狱暴乱,逃出来的可不仅仅是我们,其他人恐怕也溜出来了不少。地狱中一次逃出了这么多的鬼魂,冥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到时候牛头马面都会出现,十殿阎罗可能也会现身,这个世界应该很快就会热闹起来。”

  “嘿嘿,这样才有意思。”虞扬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意,双眼之中已是杀机四溢。“我们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两千余年,尽管称霸了地狱,可始终是不见天日,而且头上还有阴兵阴将,十殿阎罗,冥王管制,好一个不潇洒自在。现在既然让我们逃脱了地狱,那么我们的命运就要靠我们自己来掌控。阴兵阴将,十殿阎罗又如何?其他的地狱霸主又怎么样?这里可不是地狱而是人间,我们又能怕了谁?”

  虞扬的话难得被扬帆赞同,他扬了扬自己的拳头,“不错,虞将军说得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等我们聚齐弟兄们,有主上带领,难道还怕杀不出一个通天坦途?”

  地狱中出来的人果然没有一个善茬,扬帆且不说,本来就是一大杀神。倒是虞扬,平常一副富家翁的和善模样,此时竟也是杀机凛然。

  对于虞扬和扬帆二人的话,项雨没有什么表示,他神色稍正的看着二人,“现在说这些太远了,说些近处的吧。这次我带你们一路北上,你们一定很奇怪。其实我之所以北上很简单,这里是圣光皇朝的边界,常年遭受黄龙帝国的骚扰,很不安定,极容易建功立业。而且,我们受到这个世界规则的压制,现在实力都不高,要想快速提高我们的实力,就必须积攒大量的信仰之力。明早天一亮你们二人就随我前往边界查探情况,到时候我们商量出一个万全之策,再展开行动。”

  “是!”虞扬和扬帆齐声应诺,他们看着面前的项雨心中对未来突然产生了一种憧憬。

  西楚霸王项羽的性格这次重生以后果然改变了许多,以前的西楚霸王项羽有勇无谋,以勇武号称无敌,这一世,项羽勇猛无敌前面的二字也许该去掉了,西楚霸王项雨,无敌!

  B酷匠*网V\正^版L~首f发

  大石村的夜色消退的格外慢,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大石村中仍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项雨三人整夜未眠,估摸着时间,三人同时从假寐中醒来,而后轻手轻脚的向大石村外走去。

  他们要去更北的地方,那里是圣光皇朝和黄龙帝国的交界之地,也是两国之间常年攻伐的战场。他们需要去看一下两国之间的战斗情况,兵力部署,需要侦查那片战场周围的地理环境。

  天色渐亮,火红的太阳懒洋洋的爬上天空,驱散白云。

  天湛蓝一片,像是倒扣过来的海,很不错的天气。

  项雨三人早早的就来到了这片被两国称为荆棘平原的战场,他们沿着这片战场走了一圈,而后停在了一座还算陡峭的山峰上。

  这里视野极好,居高临下能够将整个荆棘平原尽收眼底,可以洞察两国交战时所有的风吹草动。

  对于这片战场,项雨早有耳闻。

  这些年来,圣光皇朝和黄龙帝国之间还算平静,偶尔发生大规模的战斗,也没有到需要两国誓死相争的地步。更多的时候,两国都是小打小闹,就算是有伤亡,也是不痛不痒。

  尤其是最近两年,黄龙帝国边界的驻军几乎每天都会到圣光皇朝边界驻军的营地叫阵。

  起初,圣光皇朝兵强马壮,每一次都会让黄龙帝国的驻军气势汹汹而来,灰头土脸而去。每次战胜黄龙帝国之后,皇朝驻军都会对黄龙帝国一番恶意嘲讽。

  这样的胜利在持续了一年半以后,终于开始终结。最近半年,黄龙帝国和圣光皇朝每天进行的战斗,圣光皇朝竟然没有一次取胜。

  虽然黄龙帝国胜利以后并没有对圣光皇朝驻军进行嘲讽,可圣光皇朝对黄龙帝国持续了一年半的嘲讽就像是一个大耳刮,狠狠的扇在了皇朝驻军的脸上。

  荆棘平原的原野上,此刻两国例行聚集了万余战士。

  两方将士,皆是严阵以待。

  圣光皇朝一方,龙威将军秦定身穿细鳞铠甲,一马当先。

  他手持九环大刀,腰系短矛,背负箭篓,一副长弓斜挂在马背之上,虎目圆睁,气势骇人。

  在他身后,有三个方阵,一千亲兵,两千骑兵,七千步卒,呈锥形向外辐射。这万余人个个悲愤莫名,死死的盯着前方,似乎只要秦定一声令下,就会冲将上去。

  而他对面,则同样是一位将军,那人面露讥诮,似乎对圣光皇朝这一万战士不削一顾。

  在那人身后,只有两个阵营,步卒在前,骑兵在后,人人持刀背剑,目露凶光,神色阴狠。

  站在山峰上将两军情况尽收眼底,项雨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圣光皇朝没有战就已经败了。

  他轻轻一叹,转身就走,仿佛觉得没有了看下去的必要。

  直到项雨走远,这处山峰上才响起一阵即将消散的话语。

  “一方是病虎,一方是豺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