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医生护士正在紧张的工作中。一间病房里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

  大约五十多岁,肥头肥脑的跪在地上,手捂住肚子,呆着祈求的声音说:“求求你,放过我,一家老小全部靠我养活,如果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双手合掌上下磋着,能看出来此时的中年有多急切和诚恳!

  薛慕青,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狼狈的男子,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是好不够,还不能这样便宜他,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原来大名鼎鼎的主任,还有这样的时候,你说我要把你这些贪污的证据全部公开的话!以后的前程你该怎么办呢?”

  中年男子瘫坐在地上,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薛慕青,披肩的短发细长的眉毛,眼睛大而又神,这么漂亮的女子确有着蛇蝎心肠!

  薛慕青嘴角上扬,轻笑了一下说:“听说,你的大儿子马上就要保送出国留学了!”不是问而是肯定

  “你到底想怎么样?”中年男子激动的抓住薛慕青的胳膊,死死的攥住!

  b最√新,章节V|上I+酷B.匠(}网

  薛慕青给了递给保镖一个眼神,迅速的把那只大手扳开!

  这时候的中年男子,面色苍白,黯然失色,眼睛垂了垂说:“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们一家,你说我一定会照做”

  薛慕青看着在自己面前丑态的男子,却丝毫同情不起来说:“让你怎么样?这还只是一小部分,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苦心经营的事业,彻底瓦解,我要让你的名声恶臭远扬,我要看着你的孩子以你为耻,每天东躲西藏战战兢兢的过日子,更重要的是你们越想要的东西,我越要让你们得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我到底那里得罪过你,要这样对我”中年男子被薛慕青说的,颤抖着身子,他不要过这样的生活!

  “杨素研”薛慕青嘴里蹦出

  此时的中年男子当听到这三个字,像是在回忆这什么,手哆哆嗦嗦的指着薛慕青说:“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她!”

  “看来你还记得,我不是谁,我只是无意中看到的,虽然不知道谁给你擦干净的屁股,竟然做的滴水不漏,但如果想查,总会有线索的!”薛慕青慢条斯理的说完!

  站起了身,准备离开,却被中年男子抓住袖子带着祈求的语气说:“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如果不这么做,如果我告诉你那个人是谁!你可不可以放我一马!”

  薛慕青,甩开他的手:“如果当时你不这么做的话,就没有今天的果,做好下地狱的准备吧!”

  这句话一直回荡在中年男子的脑海中!

  薛慕青出门拨通了以南的手机号说:“全部都办妥了!”

  “恩,剩下的事情你看着办吧!”以南说

  说完眼睛一闪说“以晴小姐,明天婚纱发布会,需要准备什么嘛?我立刻安排!”

  “不用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此时以南站在落地床前,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倾斜着说:“好戏才刚刚开始”

  “雨听”以晴带着忙碌的声音说

  “大小姐,你忙你的我睡我的,有没有打扰到你”雨听带着睡意的嗓音说

  “喂,你不知道多运动对身体好吗?”因为明天的发布会以晴不断的拍连着,生怕出了一点点的错,时刻紧绷着神经!

  “那你要我干什么?”雨听问

  以晴看着睡得迷迷糊糊雨听开口说:“算了,你接着睡吧!”

  说完转身出去!

  雨听头埋在胳膊里,却睁着眼睛,回忆着那天以南和以晴在一起的画面,原来以晴的的温柔从来都没给过他,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和伤心,想要发疯的冲上去,把他们分开,可是却被理智控制住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以这样做的!但此时的雨听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

  而在一旁的白敏,因为想要见一见好久没有见到的雨听,来到了大厦里,站在门口四处环视着,在人群中找到了雨听

  眼睛已经,想要招呼着却止住了,跟在后面的两鬓斑白,眼角有些皱纹的司机说:“夫人,用不用我叫少爷一下”

  白敏摇了摇头说:“不用了,看来是累了,只是想过来看看他,这孩子从小就倔,只是觉得他对他的父亲说的只是一时的气话,却没想到弄成了这样的局面!”眼角有些湿润的说

  一旁的自己安慰着说:“夫人,您别多想了,少爷只是时间问题,时间一久或许关系会好合一些”

  “但愿如此吧”白敏带着有些期盼的嗓音说

  而这时候的以晴,一边拿着咖啡脖子上夹着电话,又看着文件,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的白敏,刚要转身的白敏被以晴不小心的撞了一下,滚烫的咖啡撒在了白敏的身上,让白敏疼得叫了起来!

  此时以晴也有些惊慌,不知所措!

  白敏看着衣服上撒了的咖啡,火冒三丈,抬起手想要扇下去,却在半空中停止了动作:“萧……以……晴”艰难的说出这三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