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棚里,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以晴和雨听的拍摄。

  公司利用新闻和网络在极力宣传着,果然所有的人像雨听所料的那样都分分猜测着以为设计师到底能够拍出什么样的婚纱效果,都有着好奇心。

  此时以晴并没有被这些东西所影响到,正在和摄影师讨论着刚用那组坐杂志封面!

  整个摄影棚,都意见不同各有各的建议,各有各的理由。

  这时候的雨听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摆弄着指甲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看见以晴射过来的目光,眼神再叫流着“你想想办法!”以晴眼睛一眨一眨以南耸耸肩,谈摊了摊手表示“关我什么事?我只负责拍杂志!”

  “那你到底要怎样?”以晴眼神有些迷惑以南拿手比划着“请我吃饭!”

  这时候的以晴脸露尴尬,有些敷衍:“好了好了,赶紧的吧!”

  “ok”以南应手比划了一下,从椅子上起上站起来,推开人群!

  拿过设计师的鼠标说:“这张”

  而以晴眼神中露出这满意,这也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等照片洗出来还打算弄成相册!

  李美然摇摇头表示奇怪的问“杂志的主题是,希望,可是这张给人感觉在伤心,是不是不符合主题?”

  “错,我们可以根据表情变化排序,这张是流泪,接着痛哭,纠结,释然,到最后这张!”

  最后一张是以晴笑得很开心的的一张!

  李美然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用照片讲述故事!”

  “聪明”雨听简洁的回答!

  像着以晴抛出抛出一个帅气的眼神,一副胜利的表情,果然等雨听说完在李美然的指挥下纷纷开始忙碌着!

  而以晴总觉得有个目光在?注意着自己,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对着说:“晚点在和你说,我先出去下!”

  说完快速的跑了出去,留下雨听大喊大叫着却没人回复!

  以晴四处扫着就是没见那那熟悉的背影,有些奇怪是自己看错了吗?

  然后摇了摇头说:“不可能,她才不会认错呢?”

  以晴不死心的继续坚持找着,找遍整个大楼都没有看见以南的身影,以晴眼睛一闪想到了一个地方,赶忙的转身,终于在找到了站在婚纱前,仔细看着的以南。

  以晴拿出手机,拨打着以南的电话。

  看着以晴打来的电话嘴角微微一笑接了起来听见以晴询问着:“你在干嘛?”

  以南嘴角上扬撒着慌说:“我在工作,你呢?”

  “我也在工作,美国天气好嘛?好像又下雨了”以晴用试探的语气说而以南丝毫没有听出来“恩”了一声:“是啊又下雨了,你在想我吗?”以南问这时候以南的背后伸出一只手来从刚开始的皱着的眉头到眉头一点一点的展开露出微笑,他知道是谁来了!

  以晴换换的开口说:“是啊,我在想你!”

  以南用着逗弄的语气说:“小姐,你认错人了!”

  以晴却自信的说:“先生,我确定我没有认错人”

  以南转过身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以晴说:“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以晴反问着:“你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撅着嘴好像是在赌气一样好!

  “我想要给你一个惊喜该你回答了”以南睡“因为你是以南啊,就像你能从人群中第一眼就能认出我一样!”以晴说“傻瓜”以南摸了模以晴的头发宠溺的说以晴只有在以南面前才像个小孩子一样,用着撒娇的与语气说:“我要吃炸酱面”

  “回家给你做”以南回答“你家还是我家?”以晴询问着“你说呢?”以南反问“扑通”一声以晴笑了起来!

  以晴给公司打了一通电话,和在美国一样两个人一起去超市买了做炸酱面的材料。

  以南熟练的坐着以晴兴致勃勃的打着下手当然结果是以南总是会把以晴做完的烂摊子收拾掉!

  !$更G新/最●快上a酷4匠O网Nc

  两个人配合默契,以南的一个眼神以晴知道而以晴的一个动作以南也明白。

  也只有这个时候,所有的伤痛都抛在脑后,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

  晚上,以晴坐在床上玩着手机,看到以南进来,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过来坐”

  “为什么要坐着?”以南问“那你要怎样”以晴撅着嘴“躺着说话你行吗?像以前一样”以南笑着说,露出洁白的牙齿,这时候的以南和往常的笑却一点都不一样以晴看着以南说:“你又瘦了!”

  “恩你也是”以南回答以晴想到了什么叫住了以南的名字说:“我觉得我变坏了!”

  以南头适当的调整了一下枕头的高度问:“为什么这样说?”

  “哪天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呆着伤疤的人导致我又开始呼吸困难,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很熟悉又有些恨意如果当时旁边有把匕首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捅进那男人的胸膛,想到这些的时候心里还是兴奋的想要他彻底的消失在我眼前,而我并没有因为想到这些而觉得抱歉。我想我是不是变坏了?”

  以南的眼瞳挑动了一下,他显然知道以晴那时候有多么的痛苦他看见过以晴经历过一次!回想起来还是会害怕的。

  “有我在,你不会变化的,如果有一天你变坏了我会比你变得更坏这样你会觉得跟我比起来你还是善良的!”以南安慰着说:“谢谢你以南,这么久了还能陪在我的身边!”说完声音越来越小,从来到中国以晴总是睡不安慰,当以南的出现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

  以南无数次的看着以晴的睡颜,每当以晴睡着的那一刻,同总是做着同样的动做,手摸上以晴的头发,一遍一遍抚摸着说:“那是耀眼的,所以痛苦是不会属于你的!”这一次以南还是照着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