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坐落在山环之中,像镶嵌在高山上的一颗明珠,照射着太阳的光辉,银灰色的跑到眼神绿色之中。

  这时候的以晴从机场出口中走出,身后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却因为保养得体,丝毫看不出真实的年龄。

  手里拿着手机,对着手机里的人说:“雨听,你在哪里,我现在在安全出口这里!”

  而雨听在远处朝着自己的母亲白敏挥了挥手,表示已经看到!

  白敏加快了脚步,紧紧的抱住雨听皱着眉有些苦恼的说:“儿子,你又瘦了!”

  雨听看着面前,红润脸庞的母亲说:“白女士,出了一趟国,好像变漂亮了,不知道的以为是我姐姐呢”语气假装着不情愿。

  显然白敏因为雨听这句话,很是享受心情舒畅的说:“走,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去”

  说着拉着雨听往出口去。

  与此同时以为大约二十四五的女子,一头长长的卷发,白净的脸庞,一张娃娃脸,眼睛大而有神,一眨一眨看出出口生怕错过了什么。

  她看见照片上的以晴从出口出来,四处寻摸着,情绪有些激动地喊着“以晴,这里这里”

  d酷~匠网h唯6一1O正|p版,=k其他,都8+是R‘盗n版

  却不知道也在机场大厅里的雨听,被这声“以晴”深深地叫住了雨听的心,还在和母亲兴致勃勃的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却突然停住。

  白敏有些奇怪关心的说:“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雨听心急如焚的对着白敏说:“妈,我有些事情需要确认一下,您先回去,家里见。”

  还没等白敏说完,雨听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那名女子在热情的介绍着自己:“我叫颜珺摇,你可以叫我小瑶的,公司派我来接机,同时也担任您在中国这段期间的助理。”

  颜珺摇的热情也感染到了以晴,不知道为什第一次见面,她对颜珺摇根本反感不起来,甚至可以说很喜欢这位比自己小个两三岁的这位。

  也带有热情的说:“那以后我叫你小瑶就好了,你可以叫我以晴,认识你很高兴,这顿时间要麻烦你了”以晴微微一笑颜珺摇想要接过以晴手里拿着沉重的行李箱,因为颜珺摇不小心碰到了以晴得手,这时候的以晴快速的躲开,让颜珺摇一惊。

  有些不知所措。

  以晴紧皱着眉头,脸色有些惨白,但很快恢复的说:“Sorry,我身体接触有些障碍,所以我不太喜欢接触别人”

  颜珺摇这才明白过来说:“没关系的,我理解你,我们先把行李房回家,然后再去公司怎么样?公司已经为你安排好住处了”

  以晴对颜珺摇的印象又好了一层,心情愉悦的说:“好,我们走吧”

  雨听几乎把机场所有的地方找了一遍,却还是没有看到那名叫以晴的人,当跑到机场门口的时候,他看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朝出口走着,脑海里的那个以晴,和现在的这个以晴隐隐约约的重叠在一起。

  心里认定,对她就是,以晴,以晴回来了没错,这次没有错的因为激动,手用力过猛,拽住以晴的胳膊,让她的脸朝向自己,此时以晴手里的文件,因为雨听的用力过猛,全部甩像空中,像雪花一样,慢慢的落在地上。

  以晴的脸从惊吓,有感觉很熟悉,却说不出来哪里熟悉,以晴很确定他是第一次看到面前这个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浓密的眉,和高挺的鼻,无一不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或许如果是小女生的或一定会被这样的面容,而心动,而以晴却过了那犯花痴的年龄,就算有但有了身边的以南,那么绝美外貌,早已经有了抵抗力。

  这时候的雨听还在震惊当中,看着面前的以晴有些失神,心里却变得复杂起来,悲痛苦恼要从胸中满意出来,以致瑟瑟的抖动的长睫毛像是在水里浸泡过一样,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对的,就是以晴,这就是自己期盼已久的以晴,她会来了,他还活着”雨听心里说着不管是多久,几年也好,几十年也好,他都能认得出她来,这张脸雨听看了无数次,虽然褪去了幼稚可是还是能认得出他来。

  以晴看的莫名其面,眉头又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手甩开雨听抓被的手说:“这位先生,您吧我的设计稿给弄地下了”

  以晴把陷入回忆中的雨听待会思绪,这时候的雨听显然还是有些懵,笨拙的额蹲下声,捡起落在地上的文件,瞄了一眼,是一张张婚纱的图纸,匆忙收拾完,递给以晴以晴并没有因为他,而说谢谢,因为本来就是他给弄掉了。

  这时候的雨听说:“这是你的梦想,果然成功了,只是这件婚纱”雨听举起他手里剩下的一张草稿纸接着说:“你可以在她的腰部做点别的东西,比如弄个丝带,这样会更突出身材”

  以晴想要抢过他手中的草稿图,却被雨听迅速躲开了,以晴有些气愤,愤怒的说:“先生,我和你很熟吗?而且我们这是第一次看见吧?”以晴反问而雨听因为这句话显然有些吃惊的表情说:“你…..不记得我了吗?”

  以晴被问得莫名奇妙的说:“我难道要认识你吗?可是我不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