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听嘴角苦涩的一笑说:“是啊,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可是我还在等着你”雨听对以晴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一样。

  以晴觉得眼前这男人,肯定是个神经病,瞥了他一眼对着身旁的颜珺摇说:“小瑶,我们走”

  而颜珺摇这时候才缓过神来,拖头缩缩脑的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雨听看着转过身去,要走的以晴,伸手拽组以晴的胳膊,而以晴使劲一甩,顺手给了雨听一个重重的耳光,整个机场的人,听到响声都朝着这边看。

  以晴的心情此时已经到了极点,从容不迫的对着雨听说:“请您自重,如果这样我就报警了”

  而这句话现在以晴说着,是多么的严肃与认真,可再回想起来,那是多么的滑稽,和可笑,不禁会为那时候的自己说:“以晴,你那时候好傻”

  说完转身走出了机场,而雨听还在那里傻傻的站着!

  这一路,以晴因为雨听的影响,心情全部被破坏了,心里也有疑惑,自己认识她吗?可是为什么他总是给人很熟悉的感觉?这时候的以晴被这些问题弄得头很大,干脆让自己不要去想,转移注意力,看着窗外变得景色。

  天空澄碧,纤云不染,像被过滤了一切的杂色,瑰丽的熠熠发光,有多久以晴没有回到这里。

  傍晚,雨听走进了自己家门,看着白敏着急的跑过了。

  却注意到雨听脸上的红印说:“儿子,你的脸怎么了?”关切带着着急雨听嘴角扯出微笑,然后对着自己的母亲说:“你也看到喽,调戏美女,被人打了呗”

  白敏显然脸上有些挂不住,自己的宝贝儿子,都舍不得打,竟然被人家打。

  只见白敏,脸色像下蛋的母鸡一样,红一阵,白一阵心里很是气愤的说:“是谁,告诉我,让我看见他,我打到他出不去门”

  雨听看着这样的白敏很是好笑,然后搂过白敏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一被打就要叫家长,我饿了,您赶紧看看厨房里的菜好了没,我先上楼”

  白敏这才想起来自己亲手给儿子堡的烫,急匆匆的往厨房跑去,而雨听一直在后面摇头雨听环顾着四周,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到这个家了,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非得让他回来吃顿饭,可能一辈子他也不想在回到这个家。

  雨听上了楼,却听到书房里传来韩江山的声音:“找到了吗?”

  那陌生男子开口说:“没有,我们几乎把所有能藏得地方全部找了无数遍,却还是没找到”

  韩江山突然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盒,朝那名陌生男子砸去,男子闷哼了一声。

  韩江山的眼睛里面露凶光,面试神煞的表情更说:“我给你的时间足够多了,可是你一点线索都没有,文件没有,人也没有消息,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那男子激动地手颤动起来,没有一丝的血丝,战战兢兢的说:“对不起,线索每次快要查到的时候,总是会被什么东西阻止,所以……”

  还没等说完,汉江山又说:“那就给我接着找,找不到你们也别给我回来了,出去”

  那男子慌慌张张的鞠了一躬,转身打开门,却有些意外看到雨听站在门前,礼貌的说了一声:“少爷”

  这时候的汉江山,转过身有些惊讶,但在没有被韩雨听发现的同时,立刻恢复了往日的神态说:“你来干什么?”

  韩雨听握紧了拳头,如果此时的汉江山不是他的父亲的话,他很有可能会上去狠狠的给他一拳,可是韩雨听忍住了死死的咬住牙说:“她没有死,你为什么还要骗我说她死了?”

  汉江山假装听不明白的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可以出去了”

  雨听“砰”的一声被握住的拳头锥在了桌子上,此时的桌子在早已经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印记!

  “呵呵,做到这里你难道心里一点愧疚都没有吗?你以为你赢了所有的东西,但是你失去的比赢的还要多,做了这么多,难道你心里真的不痛苦吗?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到底是因为什么把你变成了现在这么丑陋的面孔”雨听咬牙切齿的说汉江山甩起手想要一巴掌打在韩雨听的脸上,却被韩雨听抓住手腕,这时汉江山气急败坏的说:“你在做什么,给我松手,你这个不孝子!”

  “不孝子?”雨听反问着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此时的韩江山,因为生气被涨的通红。

  雨听接着说:“你还说我是你的儿子,但是但是你却忘了,从那天起我就没有把你当成我的父亲,因为觉得丢脸,更因为自己身上流着你的血,厌恶你的同时,我也在厌恶着自己,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我会找到她,保护好她,然后我要把你搞垮“说完摔门而去而此时的车上,白敏的电话一直想个不断,雨听却丝毫没有想要接的意思。

  }最e新\章A节!上酷:匠网4&

  韩雨听拿着手里的那草稿图,看着那婚纱,只是以晴不知道,这张草稿图在很久很久以前韩雨听也有着一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