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鸳鸯劫(6)

  心里那么想,我嘴上却回答说:“是不太像和尚的样子,酒肉和尚,不忌荤素,身上俗气比较重。”

  老婆子微微点了点头:“也是哦。”随后,她看似有意无意地说:“小和尚,我好像还不知道你法号叫什么。”

  我回答说:“小僧法号,圆萧。”

  老婆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随后又问我:“那你的俗家名字叫什么?”

  我一滞,心想,真名字绝对不能告诉她。于是,故技重施,回答说:“赵二傻……”

  老婆子一听,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银铃般悦耳:“咯咯咯咯……你……你……我还是叫你元宵吧……咯咯咯咯……”

  老婆子笑了许久,停下之后,不敢再看我,可能怕看了我之后,联想到我那不是人的名字,再笑出来。

  她把头扭向别处,冲我身边两个女孩摆了摆手:“把他们放了吧,还用套子罩着头,送出去。”两个女孩闻言,放开了我。

  在地上跪了那么久,膝盖生疼,腿也麻了,费了好大劲儿才站起来。

  老婆子见我站起身,玉手一抬,把之前那两根黑色牙签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将其中一根放在了我僧袍口袋里,警告我说:“回去之后,让你们寺里的出台僧把这玩意看清楚,如果再遇上,千万别再出手,要不然,下场再没你们这么便宜噢……”

  她说完之后,旁边两个女孩,便拿出先前的黑色塑料袋,抄起来就要往我头上罩,我闪身向旁边一躲,忙说:“老施主,您能不能把那块青石头还给我,那是我娘留给我的遗……”

  轰——隆——!!!

  我话还没说完,石室外忽然出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整间石室为之一晃,众人身形随之一趔,我这时正在说话,差点没一口咬到舌头。

  石室里几个人脸色同时一变。

  我身旁其中一个小妮子,扭头冲老婆子惊叫一声:“不好了姐,塌方了……”

  女孩话音未落,一股带着石屑粉尘的呛人烟灰,从石室小门翻滚着卷了进来。

  顷刻间不大的石室里烟尘四起,蜡烛光线被烟尘带出的劲风忽地扑灭,本就昏暗的石室顿时陷入漆黑一片。目不辩物,口鼻中除了几乎让人窒息的颗粒粉尘外,耳朵里只剩下隆隆巨响和众人剧烈的咳嗽声。

  混乱中,就听老婆子大喝一声:“快走,带他们出去。”

  喊声落毕,几道柱形手电光出现在石室里,集束光线里烟尘四起,就像在浓雾里打手电一般,照射范围受到极大限制。

  紧接着,我被人架着胳膊,跌跌撞撞向门外跑。

  我大叫:“把绳子解开,我自己能走。”不过,我的声音被隆隆巨响吞没,没人理会我。

  那人拉着我跑出石室之后,外面烟尘更大,即便在手电光柱照射下,也只能朦胧看到脚下一小片地方。我这时分不清身在何处,感觉这里似乎比石室空间大了许多。

  这时,轰隆,又是一声惊天巨响,整得人心颤栗,脚下更是严重一凛,仿佛地震了一般。

  混乱中,就听前方传来一个女孩声音:“姐,出口塌了,咱们出不去了,怎么办啊!”

  架着我胳膊的那人突然开口叫道:“别慌,走那条隧道。”

  我一听声音,拉我的人竟是那老婆子,忙冲她大叫:“老奶奶,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这么绑着我走不快,反而连累你们。”

  我话音刚落,忽觉得手臂一松,绳子好像被人割断了,我忙一抖身子,把绳子从身上甩了下去。我心里顿时长出了一口气,这下总算彻底解脱了!

  %t看正版章2y节R上A酷4匠a(网M_

  这时就听身旁的老婆子说:“你走吧,别跟着我们,这洞里有很多出口,如果你命大的话,可以逃出的。”紧接着,我感觉自己手里被人塞了一个手帕状的绵帛。

  随后,我身旁的几柱手电光线,朝远处同一个方向快速离开。

  我赶忙用手一摸绵帛,长方的,巴掌大小,又仔细一摸,两头儿还有两根细布绳儿。

  口罩?绵帛形状立刻在我脑海里成型。

  我忙把口罩戴在了嘴上,顿时,一股极其怡人的香味儿钻进鼻孔,让我整个人为之一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我竟对这种香味产生了深深的迷恋,对香味儿的主人,更是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点割舍不下,闻着香味我会情不自禁想到她的主人,感觉这种香味跟迷魂香似的,让我有点神魂颠倒。

  就在这时,身旁传来一串咳嗽。

  我忙问:“圆济师兄,是你吗?”

  那边回答:“是我。”

  我说:“赶紧走,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好像就要塌了。”

  说着,我朝老婆子他们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在我身后,隐约传来脚步声,想来是圆济跟了上来。

  没跑几步,在我们身后隆隆坍塌声传来,脚下地面开始剧烈抖动,灰尘粉浪从身后一重接一重荡起,潮水般向我们扑来,就像一浪浪巨大冲击波。四下里石粒粉尘眯的人睁不开眼睛,头顶更是石屑不断,砸的人心惊肉跳,如果运气不佳,被坍塌下来的大片石块砸中,活埋在里面也是有可能的,加上哪儿都是漆黑一片,沟壑难辨,亡命其中,让人忍不住歇斯底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突然发现这地方好像在山体内部,哪儿都是石头,因为目不辩物,只能摸着墙壁前进,可以摸到墙壁上老鱼鳞般刀斧开凿的痕迹,也不知道谁这么大手笔,竟在山体内部搞工程。

  闷头向前不知道摸索了多久,直到感觉鼻孔中呛人的灰尘少了一些,坍塌声也渐渐远离之后,我稳了稳心神,放慢脚步,连喘了几口气,然后把兜里的打火机掏了出来,吧嗒一下打着后,眼前顿时出现亮光,让我心里镇静不少。随后,举起火机,定睛向前方看了一眼。

  然而,这一看不要紧,就见两个长相凶恶的家伙直挺挺站在我面前,劈头乱发,眦目虬髯,血盆大口中,几颗獠牙挑着狰狞的弧度,样子跟两头怪物无异。

  我猛不防吓得心脏一抽,险些没叫出来,手一哆嗦,手里的打火机扑地灭掉了,眼前顿时再次一片漆黑。

  我大惊失色,赶忙全身戒备,警惕地向后退却。

  这一退不要紧,背后给人狠狠撞上,嘭一下,和撞上我那人差点没同时翻到。

  就听身后那人哎呦一声之后,不解地问我:“师兄,怎么了?”

  我一听,是圆济,忙小声说:“别出声,前面有两个怪人,似乎来者不善。”

  说完,我和圆济不再动作,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甚至几乎连呼吸都屏闭上了。

  就这样,站在原地等了一会,竟然不见一点动静。我心里觉得奇怪,小心翼翼把自己手臂平行伸直,尽量让火机远离自己,然后吧嗒一声,再次把火机打着,借火光举目一看。

  那两个面目凶恶的家伙依然在我面前站着,依旧面目狰狞。不过,我很快发现,他们的姿势一点没变,还是直挺挺的,好像根本没注意到我们似的。

  见状,我立刻想到一种可能,自嘲地苦笑一个,拿着火机放心大胆地朝他们照去。

  这两个,根本就不是人,只是两个与常人同等高度的彩绘石雕,形象逼真、活灵活现,因为火机光线孱弱,冷不丁看上去跟真人无异。

  两个石雕全都身披古代战甲,一个手里拿着石叉,一个拿着石斧,形象感觉跟过年家里贴的门神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把石雕看过之后,我又用火机向四周照了照,因为火机照射范围有限,看不出什么,感觉当下又是一间石室,只是这间石室比之前那个,不知道大了多少倍。石室中间位置,还有几根一抱多粗的大石柱支撑着,顺着石柱看不到顶部,感觉挺高的,整个儿像座古代宫殿。

  我回头问圆济:“圆济师兄,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圆济没有直接回答,却对我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圆萧师兄,你还是叫我师弟吧,师傅说,你的佛学造诣,在我们这些圆字辈弟子之上,做你师兄,圆济惭愧。”

  我借着火机光线扭头看了圆济一眼,就见他这时双手合十,脑袋微垂,一脸木呆。

  我无语道:“那好吧,你愿意怎么叫怎么叫吧。哎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

  “咱们得想办法从这里出去。”说着,我把身上的僧袍脱了下来,抖了抖上面的粉尘之后,在圆济惊愕注视下,用火机点着了。

  圆济拦我说,僧袍不能烧,对佛祖不敬。

  我笑着说,这都什么时候了,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如果佛祖知道咱们用僧袍自救,或许还会很宽慰,他肯定不愿意因为一件僧袍,失去两名弟子。

  圆济听我这么说,念了声佛号,不再说话。这时,僧袍已经被我点着,我借火光扭头瞥了他一眼,就见他兀自双手合十,嘴里默念起了经文,好像在祈祷佛祖赎罪,这让我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他一句,愚和尚。

  拎着烧着的僧袍,我们在石头殿里找到一扇小门,是道圆形月亮门儿,一人多高,我先钻了进去,圆济紧跟在我后面。

  月亮门后面是条两米多宽一人多高的隧道,依旧是条石铺就,顶部为半拱形,条石颜色和之前石室里的如出一辙,不似近代。

  我拎着僧袍向隧道里照了照,心里忍不住想,这是谁闲得没事干,搞这么多石头工程,这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隧道不算长,走了大约有二十几米,前面出现一个直角弯道,转过弯儿后,我向弯道深处看了看,发现前面居然有个小亮点。

  我兴奋地对圆济说:“看,前面有亮光,可能就是出口,我们快点!”

  随后,我们加快脚步,朝亮光小跑过去。

  然而,随着我们愈渐接近,我越来越觉得奇怪,亮光并没有因为我们接近,如想象中的出口那般扩大宽亮,反而越接近,光源越小,光线越强烈,最后,就像从隧道地面冒出的一束极光,晃的我们眼睛都睁不开了。

  还没等我们没走到光源近前,我手里的僧袍烧完了,我抬手把射进眼里的强光遮住,低下头一步步,顶着光源慢慢向前推进。

  等距离又接近一些之后,我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迎着强光望了一眼,就见光源整个成圆形,光线呈集束柱形二十度角向上斜着翘离地面,射入隧道。

  光源挺奇怪,不过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停下脚顿了两秒,遂即恍然大悟。发出这道光线的,应该是支强光手电筒,手电筒被放在地面,灯头却微微向上抬离地面,导致光柱刚好正对着我们。

  意识这一点,我心里狂喜,如果有了手电筒、有了光源,离开这里应该事半功倍。

  不过,这手电筒是谁放的呢?想到这问题,我嘴角立即露出一丝笑意,一定是那老婆子!

  俺可不傻,俺能看的出来,那老婆子对咱青眼有加,之前咱差点栽个嘴啃泥,就是她出手拉住了我,之后又拉着我跑出石室,还送我一个喷香的口罩。我忍不住狠狠嗅了嗅口罩上的香气,心想,这个老婆子一定不是个老太婆,一定不是!她一定是个妙龄少女,而且是很漂亮、很漂亮、很漂亮的妙龄少女……

  圆济在后面轻轻推了我一下:“师兄,咋不走了?”

  啊?!我赶忙回神,口罩下面那张老脸感觉有些发烫,口鼻中的香气愈发旖旎。我心说,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犯花痴了似的,咋满脑子都是那老婆子呢?想着,我忍不住再次狠狠嗅了嗅口罩上的香味儿,真好闻,呃,我好像很迷恋这种味道……

  随后,我慌乱地对圆济说:“那个……那个前面这道光束可能是个手电筒,我去把它捡起来。”

  说着,眯起眼睛盯着刺眼光线走到手电筒跟前,弯腰就要去捡。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动静,紧接着,肩膀被人大力拉住,就听圆济大喊一声:“师兄,别捡,有杀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