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我的“通阴步”法力还没散去,视力极好。

  淡白色光线下,远远看到一个肥大身影向我这边跑来,是个人,因为鬼走路不会发出声音,而且大部分脚不着地,用飘的。

  感觉身影好像是冲我来的,我把小瓶子又揣进了兜里,站在原地,眼睛不错神儿,气定神闲地盯着他。

  说真的,从小被爷爷逼着练功夫,长这么大,我还真没怕过谁,不信你们去我们镇上凤翔高中打听打听,当年高一新生时,除了高三一个实力强大的白毛和他那俩妖精妹妹我招惹不起,在凤翔高中没人敢动我。这时别说一个人,就是来四五个,也不够我瞧的。

  不大会儿功夫,肥大身影气喘吁吁跑到了我跟前。我打眼一看,竟是刚才差点被女鬼踩冒泡的胖和尚,可能跑的太急,停在我跟前弓着腰,双手摁在膝盖上,呼哧呼哧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心说,这家伙身体素质还挺好,刚才都半死不活了,这么大一会儿功夫,又活蹦乱跳了。

  胖和尚喘了一会之后,勉强把气息调匀,稍微还带点喘息的冲我双手合十,欠身施了一礼:“师兄慢走,小僧圆分,多谢师兄刚才救命之恩……”

  我见胖和尚说话还挺客气,忙回礼:“师兄客气。”

  我这时偷眼一瞅胖和尚的长相,五官还算端正,就是肥了点,脸蛋上的肉都快把两只小眼睛挤没了,可以想象这家伙笑起来眼睛会是个什么样子。圆圆的蒜头鼻子,感觉跟陈佩斯那鼻子有一拼,阔口,红唇,上嘴片和下巴上,微微带着些稀疏胡子茬。

  年龄估计和我相仿,二十岁左右,只是个头足能比我高出一头,站在那里人高马大,像座小山。整个身形,配上那颗大脑袋,就跟尊弥勒佛似的。

  “圆分师兄,这么着急追我,不只是向我道谢这么简单吧?”我不冷不热地问道。

  胖和尚冲我一笑,念了声佛号,不答反问:“不知师兄法号如何称呼?”

  法号?

  我一听,还真被他问住了,道号咱倒是有一个,可是法号,我还真没有。当下暗想,这肥和尚既然叫什么“缘份”,说明是“圆”字辈儿的,我和他年龄相仿,也该是“圆”字辈儿才对吧?想罢,随口就给自己取了个法号:“小僧圆萧。”

  胖和尚听了就是一愣,露出一脸古怪表情,估计觉得我们两个这法号,都挺不是人,一个“缘份”,一个“元宵”。

  圆分接着问:“不知萧师兄深夜要赶往何地,可有下榻之处?”下榻,也就是休息睡觉的地方。

  我眼睛一眨,说:“我来这里会一位朋友,不想深夜方才赶至,下榻之处嘛,你我出家之人,苦修为本,四海为家,处处皆可下榻!”

  圆分一听,立刻对我肃然起敬:“阿弥陀佛,萧师兄果然豁达,实为我辈楷模……”说着,又对我施了一礼。

  我有点受不了,不是受不了胖和尚对我这么奉承,而是受不了这种说话方式,太扯蛋了,我忙冲他一摆手:“哎,我说圆分呐,咱就别这么矫情了,恶心不恶心,有啥话直接说吧。”

  圆分冲我嘿嘿一笑:“俺也想直接说,不过,这些充场面的话,还是不能少的。师兄,俺跟你直接说吧,俺师傅见你佛法高深,想拉你入伙,不是,是想请你到俺们庙里常驻,你愿不愿意?”

  我把嘴一撇:“你的意思是说,想叫我去你们庙里,跟你们一起混?”

  “对对对,一起混,管吃管住,一个月一千,你觉得咋样儿?”

  “哟,做和尚还有发工资呀?”话一出口,我立刻想起自己今天上午,到金灯寺出家的情形,大学学历,薪金面议。

  圆分说:“当然有了,别的寺庙俺不知道,反正俺们这儿有。我每个月一千二,你要是去了,算新来的,一千,不过就凭师兄你抓鬼的手段,要不了一个月,就能涨到一千五,除了这个,还有外快呢。”

  “有这么好的事?”我将信将疑。当时全国的平均工资不超过一千,一千已经算高薪水了,更别说一千二或者一千五。

  “当然了,最近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咋了,鬼特别多,俺们庙里都忙不过来了,这可是个好机会,如果你表现的好,说不定还能在寺院里当个‘出台’僧啥的……”

  “出台?”我心说,这词儿咋这么别扭呢。

  圆分赶忙解释:“就是专门出去给人做法事,驱邪抓鬼那种,可威风了。”

  我看了他一眼:“就像你这样儿?”

  圆分忙摆手:“我不算出台僧,我师父也不是,因为最近鬼太多了,俺们庙里人手不够,师父才带我出来的……俺们师徒那两下子,你也见了,不是抓鬼的料儿……”圆分说着,不但声音低了,头也低下了,不好意地挠了挠自己的大脑袋。

  “你们是哪家寺庙里的?”我问。其实我知道他们是哪儿的,故意装作不知道,这叫“矜持”,能够提高自己的身份,不过这个词现在很少有人再用,都改成“装逼”了。

  “离这里不远,金灯寺的,你要是愿意,我这就带你去。”圆分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我一想,这倒是个送上门的好机会,爷爷不是要我当和尚嘛,如果就此加入金灯寺,对爷爷也算有个交代。

  我点了点头:“好,我入伙。”

  “哎,好嘞!”圆分见我答应,显得特别兴奋,就跟他自己当了那什么威风的“出台”僧似的:“那咱就走吧。”

  我说:“今晚不行,明天吧,明天我到庙里找你。”

  “几点能到?我等在庙门口接你。”

  我想了想,说:“明天上午十点吧。”

  “好,一言为定,你可要来哦!”

  “放心吧。”

  和圆分道别后,我回到了家,一看时间,都快五点了,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一寻思,也别睡了,先把早饭做了再说吧。

  六点多点儿,早饭做好,我到爷爷卧室把他叫醒。

  爷爷半椅半坐在床头抽着烟,我和他说了女鬼的事,向他询问要不要帮女鬼。

  爷爷拿着烟袋杆抽了几口,轻描淡写地说:“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别惹火烧身就行。”

  我又问:“女鬼说她走不出咱们的村子,您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爷爷被我问愣住了,瞪起眼睛奇怪道:“走不出村子?不可能吧。”爷爷说着,放下烟袋,几下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你把女鬼给我我亲自问问她。”

  我把小瓶子从身上掏出来递给了爷爷,爷爷示意我先出去。

  大约过了能有一个半小时,爷爷从卧室走了出来,眉头紧锁,抬手把瓶子扔给了我。

  我接过瓶子忙问:“怎么样爷爷?”

  爷爷看了我一眼,淡淡说道:“这女鬼的事不能管,她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怎么了?”我一脸不解地问。

  “她之所以走不出咱们这个村子,是因为尸身被人打了钉魂桩,原本她的魂魄是被封在尸身里永世不能离体的,不过魏家那孩子造孽,把血滴在了女尸的封土堆上,导致她的鬼魂借助血液里的阳气,从尸体里逃了出来,因为尸身里的钉魂桩还在,所以她的魂魄走不远。”

  “钉魂桩是什么东西?”

  爷爷掏出烟袋锅,按上烟丝点着抽了一口,说道:“钉魂桩,具体来说,是一根刻满符文的楔子,分为铁楔、木楔、冰楔、石楔四种,一般为柱形或是锥形,个头儿可大可小,是一种非常恶毒的邪物,最早出自清中期的一个邪教,后来那邪教被正一全真等几个正教联手攻破,教众死的死、逃的逃,从此再没出现过……没想到,都这个年月儿了,还有人懂得邪教的东西。”

  |d酷匠,网“唯一正。o版,:其D他,都是盗'版e

  “那怎么破解呢?”我问道。

  爷爷想了想,说:“很简单,找到尸身,拔出尸身里的钉魂桩,然后用火烧掉,不过,我不希望你这么做。”

  “为啥?”

  “据我推断,这女鬼生前不简单,她的死,只怕不是普通的杀人弃尸案,杀了人还要封住魂魄,对付一个普通人,决用不着这么恶毒的手段。”爷爷顿了顿又说:“懂得使用钉魂桩的人,一定和这女人生前有深仇大恨,想这女人永世不得超生。如果你现在破了他的法,他发现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那怎么办,咱就放手不管了吗?我可是答应过女鬼要帮她的呀!”我急道。

  爷爷瞪了我一眼:“你急什么,我又没说不帮,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先查出使用钉魂桩的人再说。”

  “怎么查?”

  “这个你不用管,交给我来办。”爷爷说着,脸上竟慢慢露出一抹冷笑,阴森森说道:“自古正邪不两立,没想到我萧道宗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有机会和邪教的人过过招,呵呵呵呵,夕死可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