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了一声佛号之后,我快步走进魏家大门,当下没顾得上其他的,直接向那“孩子”走去,胖和尚还被他踩着,眼看危在旦夕,救人要紧。

  来到“孩子”跟前,我像模像样,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冲“孩子”三十度鞠躬,拜了拜四拜。

  “南无阿弥陀佛,这位灵兄,请脚下留人,小僧这厢有礼了。”

  鬼一般不喜欢被人叫做“鬼”,喜欢被人叫做“灵”或者“灵仙儿”,咱这一句“灵兄”出口,那些鬼就知道你不是外行,至少懂得一些和鬼沟通的规矩,会对你客气几分。

  “孩子”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虽然依旧冒着绿光,但看我的眼神,明显少几分戾气,他缓缓把脚从胖和尚胸口挪开,然后张了几下嘴,发出几声怪叫。

  魂语!这鬼想跟我说话。

  鬼有自己的语言,我们太一道称之为“魂语”,如果用书面解释,也就是用灵魂发出的语言。我对“魂语”并不陌生,无聊时经常用巫祝术请来一些鬼魂野鬼,用魂语和他们聊天交流。不过,在没有使用巫祝术之前,我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能根据音阶和声调判断出是魂语。

  我对他继续说道:“我没有恶意,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我有很多像灵兄这样的朋友,我知道你们留在阳间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者有未了的心愿,不知道灵兄有什么心愿或是苦衷,说出来,看小弟能否帮上忙,如果你是想要纸钱、衣服之类的,我马上可以叫他们家里人烧给你。”

  “孩子”听我这么说,又张了几下嘴,又咕咕发出几声怪叫,不过我还是听不懂,我一看这不行,听不懂他的话,就没法办和他沟通,搞不好很可能会激怒他。

  于是我对他说,你先稍等一下,这里人多说话不方便,等我把院子里的人打发了之后,咱们再详谈,你看行不行?

  “孩子”冲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冲他和谐一笑。

  过去爷爷总说我用巫祝术请鬼聊天是在胡闹,是在亵渎我们太一道的法术。其实,鬼,你只要和他好好沟通,满足他们一些简单的要求,一般是不会害人的,毕竟,鬼之前也是人。

  当我稳住恶鬼,把视线转向院子里那些人时,几名壮汉已经把地上的两个女人搀起就醒,一群人正大眼瞪小眼诧异地看着我。

  我知道他们在惊诧什么,之前两个和尚用得瑟半天都没能把恶鬼制服,而我只是三言两语就让恶鬼安静下来,在他们看来,即神奇又不可思议,更何况,我看上去又是这么年轻。

  我几步走到他们跟前,双手合十,一脸庄严道:“小僧刚巧路过此地,见施主家里有难,特来相助,几位如果信得过小僧……”说着,我一指树上和地上的两个和尚,“请将我的两位同门抬进屋内,关掉院内所有灯光,你等众人进屋回避,不得偷看、不得高语,待小僧与这位施主做法,消灾解难,南无阿弥陀佛。”

  一群人听我这么说,相互对视几眼,面面相觑,谁也没接我的话。我大概能明白他们这时在想什么,忙又说:“诸位尽管放心,只要依着小僧说的做,担保诸位与这位施主平安无恙。”

  可能是我和尚身份,也可能我一出场就稳住了恶鬼,取得了众人的信任。他们几乎没有说什么,按照我的吩咐,把两个和尚抬进屋,然后关掉所有电灯,躲进屋里不再出来。

  随后,我把胖和尚之前那半拉铁钎把儿捡了起来,在院子里画了大圈,然后走进大圈中央,招了招手,示意“孩子”也进来。

  那“孩子”犹豫一下之后,跟着走进了圈里。我对他说,我现在听不懂你的话,你等我一会儿,等我做一场小法事,咱们两个就能说话了,有啥冤屈或是没了的心愿,等会儿就可以直接告诉我了。

  说完,我从方桌上拿过黄纸,在圈子中间点着后,围着火光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跳起了“舞”。在别人看来是舞,其实这是我们巫祝术里的“通阴步”,和先前的“踩阴步”一样,不能走,用跳的。

  跳完之后,我眼前陡然明亮了许多,就像天空升起一轮明月,整个大地笼罩在苍白的月色之下。这就是“通阴步”的效果,不但在夜里可以挺高视力,还可以看到阴间的一些建筑和特有的事物,最奇特的,是能够让我发出和鬼一样的魂语。

  接下来,我和那“孩子”做了一次长谈,如果屋里的人刻意偷听的话,就会发现院子里的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像是在对话,但声音非常古怪瘆人。

  一聊之下,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附在魏家这孩子身上的,竟然是个女鬼。

  我让女鬼从那“孩子”身体里出来,一看,还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鬼,只是,女鬼这时样子挺惨,脸上有被殴打过的痕迹,脸颊上数不清的指印,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嘴角淌着血,双唇上有几道很深的牙印,像是被人咬的;脖子位置,有一圈明显的勒痕,皮肉已经绽开,血红色一道。看样子,女鬼生前是被人用电线细麻绳之类的物品勒死的。一身淡黄色连衣裙,胸部敞开着,裙摆一条条,像是被人撕烂的破布,在破烂裙摆遮不住的大腿根部,不住向下淌血,似乎下体里插着什么硬物。整个来说,凄惨无比。

  女鬼说,在半年前,她被三个男人绑架到一间地下室,先那个啥,折磨了好几天,后又那个啥,然后趁夜把尸体偷偷埋在了我们村西乱葬坟。

  乱葬坟那一带,很偏荒,少有人迹,就是埋上十具八具尸体,也没人会注意。

  魏家这“孩子”并不是爷爷说的那样,路过乱葬坟,而是因为他喜欢用兔夹抓兔子,乱葬坟那一带人迹罕至,野兔比较多,他晚上到那里埋兔夹的时候,刚好挖到了女鬼埋身的地方,而且不留神手上划破一道口子,血滴进了土里,女尸的怨魂被他血里的阳气唤醒,附上了他的身。

  女鬼的心愿就是找到那三个男人,报仇!

  女鬼说,打我一进魏家大门,就觉得我与众不同(个人认为,可能我长得比较帅吧,已经到了人鬼通吃的地步)。

  女鬼央求我帮她报仇,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她说,只要我把她带到那几个男人身边就行。我问,你自己不会去吗,她说,她走不出我们这个村子,如果能走出村子,也不会附在魏家这“孩子”身上好几个月了。

  我一听很纳闷,一个孤魂野鬼想去哪儿都行,怎么会走不出我们村子呢?

  同时我也为女鬼的遭遇感到愤慨和同情。

  这个时候,我和女鬼已经谈了将近三个小时,我见时候不早,再说下去天就要亮了,于是我对她说,你先跟我回家,等明天再说。(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女鬼生前并不简单,她知道一个神秘集团的很多秘密,直到后来,我糊里糊涂进入那个集团之后,这是……很久很久以后的后话。)

  我从身上掏出一个贴了符咒的小瓶子(随身携带的,这是我们太一道传下的老规矩,以后会再提到),让女鬼钻进去之后,喊屋里人的出来。这时,魏家那“孩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过脸上那层抹白色已经褪去。

  酷匠网唯t一A*正^版/z,DG其他F^都}=是3r盗●版$

  等众人打开灯,从房间里出来之后,我装模作样给他翻开眼皮看看,然后像老中医似的,又给他把了把脉,告诉众人,鬼已经被我收服,这位施主只要好好调养几天,等阳气恢复就没事了。

  两个妇女听我这么说,双手合十,连连给我点头作揖,最后那个中年妇女又偷偷塞给我一个红包,我不动声色拿在手里捏了一下,感觉还挺厚,估计能有上千块。

  我本想收下红包,毕竟我二爷是被这家人活活打死的,拿他们的钱,我觉得非常心安理得,不过后来打眼一瞅他们家这条件……我心软了。

  我把钱又塞给了中年妇女,并低声对她说,这钱给那位施主买些吃的,补补身体吧,小僧乃出家之人,四大皆空,拿钱何用?

  中年妇女听我这么说,噗通一声给我跪下了,一边流泪,一边磕头,嘴里不停念叨着,活佛再世、活佛再世……

  妇女的举动吓了我一大跳,而且心里还点小小郁闷,大婶啊,什么活佛再世,我是道士好不好?可这话不能说出去,说出去不知道这满院子的人会是什么反应。最近几年,道士就像相声,和尚就像小品,相声明显干不过小品。如果你说自己是说相声的,可能会遭人轻视,如果说是演小品的,个个眼里冒星星。

  把中年妇女从地上拉起来后,忽然想起一件事,交代她说,以后别再让你家老头子抓野兔了,那些野生的动物灵气很大,抓了它们会损阴德,这次就是抓野兔闹的。

  中年妇女听了,诺诺称是,点头像小鸡叨米似的。

  魏家的事情,就这么被我兵不血刃的解决了。一群人非要留我吃饭,我一看天都快亮了,吃哪门子饭啊,婉言谢绝了。

  之后,一群人像送中央领导似的,众星捧月,把我送出了魏家大门。其中,包括那个被扔枣树上、尿了一裤子的瘦和尚,很意外,这家伙我认识,就是金灯寺那位“之乎者也”的执事僧,此刻在他眼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离开魏家,走在路上,我仰天自得地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虚荣心得到一定的满足,被人当神一样追捧的感觉就是好,只可惜……不过,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他们知道——我是谁!

  沿山路走出一段后,我把身上装女鬼的小瓶子拿了出来,本想把她放出来,可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仔细一听,还挺急,我忙回头一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