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曲悠扬的琴声,几人脸上一阵惊喜,就连那一直在喝酒的范鸿也都停了下来仔细的倾听着这典雅的琴音。严芸熙四下张望,似在寻找这琴音的来源,眼睛扫过那范鸿的时候,略微一停,心中暗道:“这酒鬼怎么时时刻刻都在喝,看他也没包袱,真不知道他带的那酒都藏哪去了!”一番倾听却是分辨不出这声音的来源处。

  那早在四处观察的袁北斗突然出声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此处正是那书中所载的地龙翻身之格局,整片林子处于一片巨大的流动岩浆之上,正是由于这便岩浆的不断翻滚迎着整片林子在不停的转动,只是转动的非常慢,我们不曾发觉而已。所以无论我们怎么朝着一个方向走最后都只会转回原地!”

  严氏兄妹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这眼前这不可思议的“问题儿童”的表哥,看似傻傻的如同孩子般却又每每在关键时刻表现出那异于常人的智慧,这一时让两人看不明白了,眼前的表哥就仿若那迷一般。抿了一口酒的范鸿也眼不可擦的闪过一丝诡异,也不出声,继续低头喝酒。

  *酷@匠…网R}唯一正版n,m4其B他}都是{O盗7版8

  长大了嘴巴的严浩撇了撇嘴出声问道:“表……表哥,这地龙翻身的格局该怎么破?”

  袁北斗当即沉吟了片刻后,望着那满怀期待的两人,弱弱的说了句:“我也不知道!……”眼看着突然化身偶像的表哥深思了半天,正满心欢喜的等着他的破局方案,结果竟然等着这么一句话,顿时大跌眼镜,眼睛嘴巴同时长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思议的失望之色。然而此时那范鸿却走了上来,道:“原本我们可以随着这琴音找到出路,可是这走了半天发现这林子也是很大的,那琴音从弹琴之人处传来也随着这林子的转动而变了方向,为此我们也难凭借这琴音寻得出路。”说着顿了顿将诶这说道:“不过,我们可以靠着它离开此处!”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盒盘,打开一看才发现那方形的盒盘中间正放着一把汤勺一般的勺子,却是一个司南。

  “司南!”严浩大叫了起来,“这不是前人发明的司南么?传说迷途之人可以用它指引方向,没想到前辈还有这等宝物啊!不过听说这宝物被收藏在大内皇宫之内啊?”严浩顿时两眼放光,紧紧的盯着范鸿手中的司南。

  “呵呵!前些日子我不是在皇宫待了一阵子么,碰巧看见这宝物,当然顺手牵羊把它给收入怀中,没曾想今日竟然还派上用场了!”托着司南看了看方向的的范鸿得意的笑了笑。可这却又把那马车之上的严芸熙给惹毛了,当即嗔怒道:“没想到你除了是个负心汉外竟然还是个偷鸡摸狗之辈!”

  这一路之上严芸熙本就对这范鸿颇有微词,只是不曾言明,几人也不知为何,这如今又看两人要闹矛盾,严浩当即打趣道:“前辈有此宝物早就应该拿出来啊!此处诡异,还有人弹琴定是那弹琴之人故布迷阵引我等前往呢!不如就让我等前去一探究竟。”严浩一脸的讪笑又看了看站在马车旁的袁北斗及严芸熙。

  “此处既有那改变气候季节的玄门大阵,又有这地龙翻身的天然格局,想来隐居在此的前辈高人定然不是泛泛之辈,我们既路过此处按礼节当去拜访一番,更何况这遍地的红枫想来与那包打听说说的红叶山庄的贵人有一定联系。不如我们就此……”严浩见众人不在说话便提议道。

  “好吧!我这便看看西南方在什么地方!”范鸿说着左手托盘右手在那勺子上一转,直到勺子停了下来,微笑道:“司南始终指向南方,那么这边就是西南方向了,只要我们一直按着这指向而走便能走出这片林子了!”

  众人按着这司南所指的方向几经周转总算在半个时辰后走出了这红枫林。呈现在面前的正是一座红砖白瓦的宅院,没有一点华丽的装饰,甚至门口都没有那寻常宅院必备的镇宅石狮。门口有的只是郁郁葱葱的青草绿树,应该说是红树,因为站在这门口放眼望去尽是一片通红的红枫林,门口左右两边各有一颗近百年的红枫树。此时入夜已久,天空一轮皎白的明月,那银色的月光倾泻而下,照在这片红枫之上,更显一番风味。然此刻传来的琴音也是越来越大,显而易见正是从这宅院之中传来的。众人齐齐转头看向突转曲调的琴声传来的方向,只见那宅院的门口正中悬挂着一块金漆牌匾,上书“红叶山庄”。

  望着门梁之上的四个字,几人心中不免一松,叹了一口气,既然那包打听说这红叶山庄有贵人,定然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思虑着就要迈步上前。这时那紧闭的大门突然吱扭一声被人从里打开了,走出一青衣小厮,头上戴着一青色小帽,一眼看去便知是这红叶山庄的家丁了,来人急忙迎上前来,双手抱拳躬身道:“贵客来访,我家主人命小的在此恭候,诸位里边请!”说着赶忙换了一个请进的姿势。

  四人相视一看呵呵笑道:“不知你家主人是谁?为何知晓我等会前来?”那小厮闻言也不作声,继续保持着那请进的姿势,只是微笑的说道:“我家主人已恭候多时,诸位何不当面向我家主人请教么!”言及于此众人也不方便多问,那范鸿应声道:“既来之则安之,你们不请我可先进去了,得去庄内寻寻有没好酒喝了!”说着鼻子四下闻了闻大步朝庄内行去。三人见状也紧随其后迈步进入这隐约中透露着丝丝神秘的红叶山庄。

  入得山庄内院,在小厮的引领下沿着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道缓缓而行,一路上尽是那夏日里艳丽的风景,在这银色的月光之下却是另一番风味。红叶山庄其内并不是很大,在小厮的带领下除却那独自寻酒去了的范鸿,三人来到了后院的一处荷花池边。庄外的一草一树都显示着深秋的景象,然而眼前这荷花池竟盛开着满池的荷花,迎面扑来一股清幽淡雅的荷花香让人一阵心旷神怡,众人不觉停下脚步深深地呼吸着这清香的空气,倾听着耳边幽雅的古琴声。

  “主人,贵客已带到!”那小厮领着三人来到了荷花池中的石亭之中开口向那正在弹琴的红杉公子说道。众人随眼望去,只见一身着红色长衫,银冠束发,面若冠玉的翩翩公子正坐那淡然的抚着石桌上的古琴。

  琴声戛然而止,那公子微一抬头,满脸微笑,道:“几位贵客远道而来想必已是饥肠辘辘,你等先下去准备晚膳吧”说着又冲身边站着的几位家丁吩咐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