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奇了,自那日这醉侠范鸿决定与袁北斗三人同行之后,一路上就在没遭受那黑衣蒙面人的袭击追杀。这一路少了这些麻烦之事倒也走的颇为顺畅,虽说偶尔有些不长眼的小毛贼但也很快的被打发掉了。这不一连十来天的平稳赶路一伙人已然来到了幽州地界。

  且说那日那五毒门的春长老领着一众小弟撤离之后,停留在那空林的一处,扯下蒙在脸上的黑面巾,轻喘了一口气,低声言语道:“他怎么会在这呢!而且看样子与那三人挺熟的样子!”一脸尽是错愕不可思议的样子。眼见自己的零头首领低身不语,其中一人当即出声询问道:“长老,只要稍加片刻我们便能将那三人尽数拿下,为何这时下令撤退呢!”

  酷=匠9w网-首:p发

  那春长老从自己的沉思中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那说话之人,道:“你可知道方才树上之人是谁么?”那属下眼珠一转似在回想方才那人的样貌,片刻后道:“见他手中抱着一个酒坛,靠卧在树杈之上,虽隔着老远但也能闻见他那一身的酒气,想来是哪里来的酒鬼罢了!”

  “那你觉得他功力如何呢?”春长老再次问道。

  “从他近二十丈外传来的喝声看来定然也是个内力非凡的高手!不过就算他功力不凡,我等相信在长老的带领下一样可以轻松拿下那三人!”说话之人拍着马屁回答道。

  “哼!你可知道那人是谁?”春长老不满之中有略带一丝得意之色问道,“若不是我及时下了撤退的命令,此刻我等便是躺在那的死尸!”见一众下属一脸震惊的样子,右手手掌一挥将那身前之人唤至身前,俯身到其耳鬓轻声低语了一句。在听完这耳鬓私语那人脸上神色大骇,吓得几乎站不稳身子,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长……长……长老!我们此番不算冒犯了他吧!这尊使下达的指令又该如何?我们就继续追下去还是……”

  “哎~!事已至此在追下去意义也不大,反正那宝贝也已经安全送达幽州,就算他们知道与我宗相关又能如何!想来凭那么个小丫头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就此罢了吧!回去之后我亲自去找尊使说明情况!”说着这一群人便急急撤了回去,放弃了对袁北斗等三人的追杀。

  袁北斗一行四人一路朝着那包打听所说的西南方向行去,早在五天前便出了青州界如今已然深处幽州地界了,眼前放眼过去却是一片火红的枫叶林,远远望去那便是一片火海。时至晌午众人纷纷下马(车)落入这红枫林中休息,方一下车的严芸熙便被眼前这片绝美的红枫林给吸引住了。双眼紧闭似贪婪的呼吸着伏夏的气息,张开双臂道:“真是应了古人的那句话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纵天下万般美景,唯爱此处红枫一片。”额头轻摇好一番沉醉的模样。

  纵然此时此刻的画面是那么的静谧安宁,然而总是有些不解风情之人打破这美妙的氛围。一声粗犷而又略显嫌弃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就几片破树叶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唯爱此处红枫一片呢!我说你个小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嘴中叼着一片叶不知道何时从地上拾起的枫树叶子的严浩含糊的言语道。

  一句话打破眼前的和谐,那张开双臂的严芸熙美目瞪了一眼严浩,一股鄙夷的神色瞬间浮现于脸庞之上。“你这种整日与那叫花子乞丐混在一起的粗人怎么可能明了那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意境呢!”

  “切!稀罕!”说着将嘴中的那片枫叶吐了开去,转头看向那正抬头一动不动盯着树上的枫叶看的袁北斗,道:“喂!傻……表哥你看什么呢?”从晃神中被惊醒过来的袁北斗一脸疑惑:“此刻正是六月三伏天的最后几天,还未入秋。为何这只在深秋才会缓慢变红的枫树叶此刻已是漫山如红云一般呢!此地还甚是奇怪啊。”一语道破,严氏兄弟齐齐抬头看了起来,道:“我说怎么总感觉有点挂怪的,一路行来一片绿色生机盎然,可当入了这红枫林却是另一番天地,呵呵!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你说我们身处这同一片天空之下难不成这南北还分两个季节不成?”严浩一番深思后道处了心中的感慨。

  那一直站在身边喝着小酒没有出声的范鸿出声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管他这林子为何提早红了头啊!”从不离手的酒壶一举便往嘴里送了过去。一口酒下来,看了看此刻正盯着自己看的三人,略带羞涩的说道:“这个~我好像在那看到过什么关于阵法的运用,那传说中的阵法高手可是能够改天换地移山倒海,更不要说这区区的改变季节了!你们又没发现我们这一路行来都是炎热异常,可自一进入这红枫林却能明显的感受到丝丝凉意!”说着话的时候一阵清风吹过四人皆是不由得一颤,着实浑身上下感受到丝丝凉快。

  这阵法之道严浩及严芸熙兄妹从未涉及,对此并不以为然,摇了摇头该休息的休息,该赏景的赏景,可那袁北斗却似受到什么触动一般低头沉思了起来,只因为他少时也曾在那山庄的藏书之中看到过关于阵法的一些描述。如今亲眼目睹眼前这不可思议的林子心中当然也不禁感觉惊奇起来。

  片刻的休息后,几人再次上马(车)朝着西南方向的大路赶起路来,林中凉爽非常,少了那浑身的灼热之感,人马轻快,赶起路来自然也是快了许多,可是赶了一阵时间众人慢慢的发觉不对劲起来了。

  走了近两个时辰他们却依旧在这红枫林之中未曾走出去,在这人马轻快的状况下赶路两个时辰,行程至少近百里路程吧,现在还未走出这片林子,由此可想这林子该是有多大啊方圆近百里?一丝不妙的感觉从众人心中涌起,终于众人再次停了下来,细心的严芸熙突然出声道:“我们这是遇上了鬼打墙么,怎么一直在这打转呢!你们看那颗歪脖子树可不是先前我们路过的那颗么,怎么走了半天又回到这里了?”

  几人这才顺着严芸熙的手指所指的地方看了过去,不远处一颗横卧的歪脖子树可不正是先前嫌累停了下来站在树上休息的严浩所站的小树么,几人相视一看,满脸的惊愕!

  “我还就不信我们走不出这片林子,我在这做个记号,在走一圈看看!”严浩说着上去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那树上砍削了一块,再次上马领着几人向前行去,可是片刻之后几人还是再次回到这个地方,然此刻已然入夜,天幕沉了下来,在那树叶茂盛的树林之中更是显得昏暗异常,就在众人有着一丝绝望之情的时刻,一曲悠扬的琴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