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严芸熙

  时间一晃,袁北斗已经来到这严府小本月有余了。在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每天如往常一样,早起练剑打坐,呼吸吐纳;按照张伯临走前给他留下的一则打坐吐纳的法诀修炼,这么多时日下来,体内依旧未曾见到有真气的痕迹,但是却感受到自己的身躯似乎越来越强壮了。停下舞剑的北斗,盘膝坐下,双手掐诀,双腿上平放着那随身携带的菜刀,正欲闭目打坐。

  院墙一角,正躲着一头上斜插着翠绿色的玉簪,穿了件湖绿色秋衣的少女,莹白如玉的肌肤,配上一副精致的五官,要有完美有多完美,一双闪动着盈盈秋水的美目,粉红玉嫩的双唇轻启道:“这天上掉下来的二……二表哥在干嘛呢?说他不会武功么,可按那程叔说的他又内力雄厚。说他是武林高手吧,然这舞动的剑招实在是看不下去----太烂了!关键是你修炼就修炼吧!干嘛还捧着把大菜刀在腿上!”摇了摇头叹息道:“难怪小耗子说他是个傻子呢,看来傻子的世界不是我们正常人所能理解的!”转身离去。

  这少女正是那日被丧门钉击中,后在程大夫与袁北斗的全力救治下慢慢恢复过来的严二小姐严芸熙。昏睡几天后醒来方才知晓自己是被这神秘的二表哥所救,这不连着几天蹲墙角细细的观察着这神秘的表哥呢!经过这段时日的观察终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袁北斗,自己的二表哥,就是一个长相一般,哦!勉强说还算得上英俊,身材一般,武功一般,时而正常,时而古怪的人……更多的还有待考证!

  正当芸熙转身离开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声冷不丁的笑声:“哎~小妹,你在这干什么呢?不是又在偷看……”蓦然出现的严浩偷偷的笑着,手指向那正在打坐的袁北斗。严芸熙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的嚷道:“死耗子!是不是欠揍呢!赶快叫声师姐来听听!”说着双手叉腰,一本正经的样子。

  喜欢恶作剧的严浩本想着此刻好好作弄下这让自己提心吊胆好些天的小妹,可如今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小妹不禁变得尴尬了起来,当即也怒道:“你得瑟什么,当初我们有言在先,这如今是在家里,你就得管我叫哥!我自然是叫你小妹!”原来这严家兄妹都是师承逍遥派,奈何这严芸熙从小便被送至逍遥派修炼,而这严浩则是在近十岁左右才被送上山门,按进门的先后顺序这严芸熙自然是师姐了,这严浩理所当然的成了小师弟。可偏偏这严浩在家为兄,整日叫着自己的小妹为师姐业着实为难了他,是故他们的师傅妙音仙子给他们定下规矩,在师门之中便按门中辈分相称,回到家中便按兄妹相称。此刻花容失色的严芸熙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扯着嗓子喊道:“我才不管那么多!今天你就得叫我师姐!不然等我伤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双小粉拳已然高高举起俨然一副要揍人的模样。

  眼见自己的师姐小妹就要动手,忽然间想起那些年在逍遥谷中的日子,严浩脸上脸色一变再变,神色骇然,赶忙双手抱拳道歉道:“我的姑奶奶,你哪里是我师姐啊!你是我祖宗,你就行行好,放小弟我一马吧!”前后态度的转变,严浩早些年那在逍遥派所受的遭遇简直可想而知。

  “哼!这还差不多,小耗子今天师姐身体有些不适,赶紧的……”说着伸出右手作出一副需要人搀扶的样子。可怜这严浩也躬身弯腰伸出左手去接住严芸熙哪伸出的右手,嘴中还愤愤的叫着:“喳!主子这边请……”就要引着这小祖宗回房去。方才这两兄妹,哦!应该说师姐师弟的吵闹声却将那正在打坐的袁北斗给引了过来,看见他两一副奴才伺候主子的模样,袁北斗忍俊不禁道:“哎呦~小耗子早啊!芸熙表妹早啊!你们这是在干嘛呢?玩公主与太监的游戏么?”这话一出那严芸熙当即没忍住“扑哧”地一声大笑了起来。惹得袁北斗一头雾水似不知道这表妹在笑什么,在一看那脸色铁青异常难看的严浩,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尴尬的笑了笑。可这严浩却不干了,当即甩开了严芸熙的小手,咬牙切齿的怒道:“不准叫我小耗子!凭什么你叫她芸熙表妹,而不叫我严浩表弟!还有我不是太监……”

  “哦!小耗子,我不是故意要叫你小耗子的好不,那不是看姨娘也是这么叫你的么,再说了严浩哪有小耗子这么顺口啊!”袁北斗一听委屈的辩解道。这可惹得那严芸熙更加笑得花枝招展,当即拉着袁北斗走了开去,边走边道:“表哥,你可真有才!那耗子还说你傻,我看你比谁都聪明!”

  这么一说袁北斗也明白自己这表妹在拿自己打趣,便顺着话接道:“啊!我隐藏了这么深居然都让你知道了,你表哥我可是天下第一大明白人,以后凡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尽可来问我!”说着拍了拍那健壮的胸脯。

  严芸熙听着轻啐了一口,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倒是给我说说当日袭击我的都是什么人!”这时袁北斗却突然停了下来,道:“五年前隐侠山庄发生惨祸之后那七星剑便不知下路,如今这七星剑既然在他们手中,他们又使那五毒门的独门毒药,想来与当年的事情脱不了关系!”原来自前些日子严芸熙醒来,从她口中得知,那****从师门出得谷来,便一路往家中赶,正巧在城外十里坡休息,听到那护送宝物的四大护法闲谈,说是要将手中那七星剑送至城内镇远镖局。

  要知道这严芸熙从下便在那逍遥谷内长大,不曾外出闯荡过江湖,与那严浩一般对外面的事物充满了好奇。今日得知这名震江湖的七星剑的下落怎能不激动呢!当即下定决心尾随那四人而去,直到近深夜才入得城内停在了镇远镖局附近,方才听得他们要委托这镇远镖局护送者七星剑便被那四大护法发现。那四人也非泛泛之辈,一路紧追严芸熙,最后芸熙还是凭借着自己那绝妙的轻功身法逃离开来,可却也中了那秋长老的一记毒镖。

  严芸熙见自己那表哥陷入沉思,怎么叫也不应,便嘟着小嘴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傻子表哥!你想什么呢!”一声震天的叫喊声在袁北斗耳边炸响,可还未等北斗缓过神来,又一声咋呼声叫起:“死耗子,你是想变真的死耗子吧!”原来正当那严芸熙喊出那一嗓子的时候严浩突然出现在其身边伸出右手中指,在严芸熙的脑门上敲了个叮咚响。那仿佛做了坏事的严浩警惕的盯着严芸熙,嘴中还弱弱的说道:“娘亲说了!谁也不准叫表哥傻子,否则刚才那样就是榜样!”说着右手中指微弯成那要敲脑门的样子。可很快的又传来一声“噔!”的响声,严芸熙轻轻吹了吹那刚干完坏事的右手手指,嘴中不经意的说道:“我要没记错的话,方才你也说了那两个字,我替娘亲好好教训你一下,好了!表哥不用谢!”

  吃了个哑巴亏得严浩气得直呼:“你……你……”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啊!我怕你不是师姐我的对手!哼!”头一扬,粉嫩的小鼻子冷哼一声便离了开去。

  望着自己小妹离开的身影,严浩在背后嘀咕了一句:“要不是看你伤重未愈,看我不把你揍的满地找牙!”转而又一脸的落寞,心里暗道:“要是你能一直这样开心就好了!”

  看了看离去的严芸熙,在看看眼前的严浩,袁北斗突然想起那些年与小妹袁怜星在那隐侠山庄追逐打骂的日子,两人在远处嬉笑着,自己的大哥袁天罡站在一处破口大骂着,想及此处,北斗脸色不经意的浮现出丝丝笑意,可稍纵即逝,转瞬间被那无比伤感的表情占据了脸庞。

  酷√匠|网^永◎久免Z费W看小说-o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