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边的朝阳已然缓缓升起,那倾斜而下的晨辉笼罩着整座古城,古城也在沉睡中慢慢苏醒过来。那寂静的街道小巷也开始热闹起来了,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多,或是早起只为谋生的小商贩,或是外出观日出匆匆赶回的文人骚客。整条喧闹的街道无不彰示着这都城的繁华,行人络绎不绝都在为着自己的目的地而行进。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满脸焦急之色的年轻人正匆匆赶路,嘴中不停的念叨着:“小妹,你可千万要撑住,大哥我一定会替你寻得神医,让你恢复如初的……”仔细一看却是那昨晚外出的严浩。这严浩虽说在这雍州城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然而毕竟是新近几年才从师门返回严家帮衬着自家的生意,对于这些成年旧事自然是不怎么清楚,更何况是那二十年前的往事了。然而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自回来的这些年严浩也不是白混的。因其自小对这中州武林之事甚是感兴趣,为此他与这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关系可谓亲密非常啊!要说这普天之下消息最灵通的便莫过于这丐帮了,这全天下的叫花子乞丐在一起从中所能得到的消息可想而知。昨夜自听说这沐神医失踪多年怕是难以寻迹,故而直接跑去城南土地庙寻在那寄居的丐帮兄弟了,一夜的交待今早才匆匆赶回。

  待到严浩回到府中,天空那轮骄阳已然高升。原在后院假山上打坐吐纳的少年,此刻正在一旁挥舞着手中的木剑,横劈砍削刺的练剑呢,脸色略显苍白,从那满头的大汗和那已然湿透了的汗衫可以看出这是消耗太过剧烈造成的,但是整个人却是显得格外的神清气爽,与众不同。

  再说严浩一回到府中便急匆匆的赶往自己小妹的闺房探视,却被正在门口的严夫人拦住了,说是芸熙正在休息,不宜打扰,顺便在将北斗替起运功逼毒的事情讲说了一番,招呼他去看看北斗休息的怎么样了。得知小妹暂时无碍的严浩那悬在喉咙的小心脏总算平稳下去了,一脸的如释重负的喜悦之情,这便匆忙朝为袁北斗所安排的厢房行来,刚到院中便见袁北斗在那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练剑。好奇心驱使下便躲在一边自己的观摩着。看了片刻后嘀咕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星剑法啊!我怎么看起来这么普通的,还不如我自创的挑狗剑法呢!”

  眼见袁北斗收功,即刻迎了上去,道了句:“早上好!”。袁北斗回头见严浩走了过来,也微微一笑以示礼貌,顺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不经意的问道:“小耗子,昨晚上跑出去可是打听到什么?”

  严浩眼睛瞪得大大的,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出去打听消息去了?”心中还不忘补了句:“你是真傻子么,怎么这你都知道!”

  刚刚收拾妥当的袁北斗,一脸满不相信的样子,惊道:“怎么?难道你不是寻那群乞丐打听消息去了?那日看你在望江楼与他们称兄道弟,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呢!”看着严浩一脸的惊讶,更为吃惊的说道:“那日在望江楼我听到他们叫你老大的,难道我听错了?不会啊!我可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哎~这几年怎么发现越发的不如从前了呢!”说着摇了摇头往房间行去,刚走了几步却又转过头冲着那在原地发呆的严浩问道:“哎~小耗子你怎么愣在那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哦!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先去洗洗这一身的汗味。”

  一头凌乱的严浩就那么呆呆的看着袁北斗离去,心中犹如千万匹马踏过,道:“这~他真的是爹娘说的问题儿童么?我怎么感觉比小妹还难缠啊!”

  一夜的忙碌,严府又回归了往日了平静。

  雍城王府大街的一处宅院,镇远镖局四个金漆大字在那朝阳的照耀下分外夺目。镖局上下一片忙碌的样子,似在准备着什么东西,多半是接了什么大生意要出镖了。镖局的正厅,上书聚义厅三字,其中的三五椅子上坐满了人,一看之下却有六人之多。上座的两彪形大汉,其中那稍年长的国字脸浓眉汉子出声道:“四位护法不辞辛苦远道而来,万某兄弟真是有失远迎啊!还望见谅”说的时候看了看身边的另一大汉转而看向两侧坐着的四位护法。

  厅中的其他四人分别穿着象征着春夏秋冬的绿蓝黄白四色的衣服,其中那身穿绿色长袍之人爽声笑道:“万局主客气了,此番我等兄妹四人奉命押宝前来,何来辛苦之说!”其余三人均是不作声色,一脸的冷漠。

  见自己的几位兄弟不作表示,在看那万氏兄弟一脸的尴尬,当即笑道:“让万局主笑话了,他们三人便是如此,别与他们一般见识。此番我门主将此宝托于镇远镖局,还望局主不要让我等失望啊!”说着此刻的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了。

  那右坐的万氏兄长同样的回一一脸的严肃之情,道:“此宝乃江湖中人人梦寐以求的宝物,就如此交与我局难道贵门主就不怕我等私吞了?”

  “万局主见笑了,在这大虞王朝谁人不知这镇远镖局乃天下第一镖,交付的镖物想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谁曾见过镇远镖局失信于人,我门主既然选择了贵镖局自然是信得过你万氏兄弟了,你说是也不是!”绿袍男子皮肉笑着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威胁。

  那万局主见状也是呵呵一笑,道:“这是自然,我镇远镖局以诚信为念,对客人所托定然会不辱使命的完成。只是不知这宝物贵门主是要送往何处啊?”

  “三月后,幽州天下盟!”那春长老护法伸出三个手指说道。

  那万氏兄弟思虑片刻后说道:“这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不知昨夜尾随四位护法前来之人是否会给我等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据我所知,最后四位长老护法可是没能将人留住,最后让他给跑了!”说着一脸的讥讽之色,心里还道:“什么狗屁长老,在老子面前摆什么谱,四个人追杀一个人还让人家给跑了!”

  酷匠R网i"永久2免&费#{看小Fn说●F

  “万局主多虑了,那小子虽说凭借不错的轻功逃了开去,但是他也中了我独门的丧魂钉,怕是活不过两日!”这是那一直玩着手中小刀的黄衣长老开口道。

  “哦!只是不知这丧门钉毒药可有解药,倘若让人给解了毒那又当如何,要知我泱泱中州大地能人辈出,区区丧门钉之毒未必就没人能解!”

  “万局主就放心吧!我这丧门钉本就没有解药,何谈解毒之说,中毒之后两日内必死无疑!只是可惜了那年轻后生,如此不凡的轻功,怕是老大也比不上吧!真想把他擒来好生的招呼招呼!”说着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中的匕首。这黄衣长老却是个女子如此一来倒显得分外的邪魅恶心,让那万氏兄弟浑身一震战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