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风起雍州城(一)

  雍州城,六朝古都,也是如今大虞王朝的都城,这是一座有着一千八百多年历史的古城,宏伟高大的城墙,宽阔的护城河都彰显着这座历史古城浓厚的底蕴。进得城来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条长长地街道,那早已被打磨的光亮的青石板路,每一寸都都写满了那浓浓的历史。街道的两旁矗立着林林总总的房屋,若是站在城墙之上一眼望去便会发现一片风格雅致的楼宇如浮云般连绵而去,这可是在那豫州城所不能见的宏伟景色。

  宽敞的街道上此刻已然是人满为患,呼喊声此起彼伏,身着各异的华服公子,环肥燕瘦的各色女子以及贩夫走卒,或聚在一起亦或匆匆赶路。这其中最多的当属那早起支摊只为谋生的小贩,街道两旁,各种各样的小贩子们在沿街叫卖,有卖古董的,胭脂水粉的首饰的字画的风筝的香囊的,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都城的每个角落,一批又一批的人像货物一样被装卸着整个都城有如一个繁忙的空壳大家都在奔忙着,奔忙着各自艰难的生活。

  街道边那纷扬的树枝昭示这整座都城勃勃的生机,散发着那年轻的气息;两侧那林立的高楼,飘扬的酒旗无不张扬着这座古城的繁华。天下财富皆聚于此,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可以说雍州城是整个中州大地其中的九州一百零八郡中最繁华富饶的城池,不说别的单这城中的望江酒楼与那风花雪月之所得弄月阁便是天下少有。

  望江楼,这雍州城甚至整个中州最大最繁华的酒楼。那是一栋高三层的楼宇,因与连通护城河的曲临江相望,故得此名。要说此楼繁华却也并不是因其酒楼大、酒菜口可。而是因这望江楼乃是一环形建筑,除却主楼外,环形的正中央有着偌大的一个湖池,湖中的那“皓月楼”才是这望江楼名闻天下的原因。每每月圆之夜便能在这亭楼中观赏到那艳绝天下的美景,偌大的明月倒映在这湖水中给人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甚至有人伸手下去似要捞起这明月。多少文人雅士慕名而来,每每月中时分那齐聚在望江楼门口的人数不胜数,然而那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凉亭所能容纳的人有限,所能入内的人实在有限,每年不知让多少慕名而来的人失望而归。

  此处暂过不表,话说那袁北斗从虎跳涧下山而来,原是想回到了豫州城内隐侠山庄旧址祭拜一番,可当他回到当年那无比熟悉的地方时却发现此刻屹立在那的却是一座名为一品居的酒楼了。物是人非啊!回想当年一家人是如何的幸福,虽说自己的父亲总是对自己冷眼相对,可如今却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当年的事情可是让袁北斗颓废了好一阵子,最后还是在张伯的悉心开导下才慢慢缓过来,如今的忧伤之情已然淡了不少,可是自己的灭门之仇还是牢记在心头。

  眼见这座豫州城已没有自己留恋的事或物,当即蹬上马鞍拨转马头飞奔而去,从背后一看着实有一番大侠的风范,英姿飒爽。几天的飞奔,刚一进雍州城也来不及欣赏这美美的风景,一番打听下径直来到了望江楼,此刻正坐在望江楼二楼一靠窗的位置海吃海喝呢!左手一个鸡腿右手一个猪蹄,接连几天的赶路也着实把自己累的够呛,嘴中还不时嘀咕着:“这饭菜还真不错,难怪能享誉天下呢!”

  望江楼名声在外,只要有钱便能进来喝酒聊天,但也分三六九等,一、二楼乃是一些普通的游客、行商路过闲谈之处,当然消费也不俗,如今的袁北斗可谓财大气粗,当即选择了最高待遇的二楼贵宾专座。可他哪里知道这三楼才是真正的贵宾才能去的,一般不对外开放,只针对一些达官贵人开放。此刻那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却被一群叫花子给堵住了,一浑身散发着浓重脂粉味,画着浓浓艳妆的妖艳女子正翘着个兰花指,将那手中的帕子遮着半张脸,怪声怪气的冲着楼梯口的一富态公子哥说道:“哎哟!这位小哥你这就走了啊?你看看奴家这群兄弟可还是饿着肚子呢,要不你请我们上三楼吃吃?”满一副讨好商量的语气,一双媚眼直直的看向楼梯上的胖公子。

  原本刚吃饱喝足正欲前往附近弄月阁潇洒一番的吴大志,看着眼前那浓妆艳抹的妖艳女子以及那数十乞丐,眉头紧锁,脸上露出一副极度嫌弃讨厌的表情,左手捂着鼻子,右手挥了挥道:“臭叫花子!臭死了,赶紧给我哄走!”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护卫打手满脸吃惊的样子,大怒道:“怎么!还要公子我亲自动手?”话音刚落身边那几保镖打手急忙上前,眼看就要与那那女子及乞丐冲突的时候,那妖艳女子却开口说话了,道:“停!”然后仰着头看向楼上那趾高气扬的吴大志,一脸无辜无奈的表情,“这位公子,我可有言在先,我不是惹事的人!你要惹毛了我这群兄弟可得后果自负啊!”

  “哈哈哈!这都城之中竟然还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不是惹事的人?行!今天事就算我惹的,我看你能怎么样!都给我上,打惨一个赏十两,打死一个赏银百两!”话音刚落,那群上前的打手瞬间冲了上去,可还未碰到那女子便一个踉跄摔了个马大哈,楼梯本就狭小最多容两人通过,这前面的两人一摔,后面紧跟的人自然一个劲的往前倒,全部压在了一起。那女子看了看最前面那被压在最底下的打手正趴在自己的裙摆边。“咯咯”的笑了起来,怎么这都是要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啊!引得周遭的食客及那群乞丐哈哈大笑。

  楼上的胖子吴大志眼见于此气得脸色煞白,得亏没有长胡子,不然的话那胡子都得翘起来。手指指着那女子气的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酷Q匠t/网正版首S发T

  “你……你……你什么你!我都说我不是惹事的人了,是你非要惹我的!”说着一个翻身便坐在了那一堆“人山”上面,低头看了看又道:“我还是对你们这群酒囊饭袋不感兴趣,要不你们还是接着往下滚吧!”一个抽身下地,在空中顺便给了那堆人一脚,然后便听见“咚咚咚……”的声响,那堆人一个个朝一楼滚了下去,一直滚到了望江楼门外。

  右手的手绢挥了挥,道:“小哥,这会可以请我们喝酒吃肉了吧!”

  “混蛋!你们这群废物还不上来将这贱女人架开,别当了公子我的路!”吴大志冲着楼下已然滚到楼外的众人大喊道。可当这群人“噔噔噔……”的跑上楼梯,还没踏上二楼地板的时候就又被那女子一脚踹了下去,结果可想而知,那一群人又一个撞一个的滚了下去。

  “都说我不是惹事的人了,谁让你的人偏偏来惹我,你要招呼我们兄弟们吃一顿哪还有这么多事!”那女子拍了拍手说道。

  眼见不能在依靠楼下的那群酒囊饭袋,胖公子吴大志便气冲冲的从三楼走了下来,心想幸亏平日了老爹请各门各派的师父教自己武功,自己的功力也算还可以,还就不信这女人能把自己怎么样。可那女人再次将楼梯口拦住了,四目相对,一场旷世大战即将展开,至少不远处的袁北斗是这样想的。

  其实自方才那女子对从三楼下来的打手动手时袁北斗便发现了,外人看来这女子没有动手,是那前头的人摔倒才导致后面一群人一起跌倒,实则是那女子出手击中那前面之人的腿骨,才致使摔倒的,只是那女子出手速度太快,未曾有人发现而已。不过这一切却逃不开袁北斗的双眼。也正因此他对眼前这即将展开的大战兴趣颇浓,倒想看看这女子领着这群叫花子想干吗。双手托着下巴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那剑拔弩张的两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