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风使!当今邪宗幽灵王坐下第一人,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人物。区区二十之龄已达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阶境界,功力超凡入圣,尤其是那举世无双的轻功更是独步天下,想来只有那遁隐多年的逍遥派能与之一教高下。”

  “没想到小子在中州这么大名声啊!拍我马屁也没用,今日你们还是得死!”那被袁破天称为御风使的年轻人突然疾言厉色道。一阵细碎的声音,一群足有四五十的黑衣人突然杀将出来,冲进人群见人就杀。

  “黄口小儿,休呈口舌之快,有本事与老夫一教高下!”袁破天此刻身为武林盟主勃然大怒道。

  “哈哈……都说袁庄主有个傻子儿子,没想到你自己也是个傻子。你虽说近二十年功力未有长进,但依旧是为地阶高级的高手,我乃区区低级,怎么能是袁庄主你的对手呢,我在和你打那我不是傻么!我还是静静地等着我这轻曼罗烟发作,慢慢的收拾你们,哈哈……”

  “你……”受得如此侮辱,袁破天当即强提真气站了起来,怒目切齿的骂道“卑鄙!”正欲出手上前逼退对手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无法运转体内真气,瞬间双腿一软又瘫了下去。原想着凭自己高深的内力,压制住入体的毒烟定能一举将那御风使擒拿,是故一直在凝神运气调息,可突发的情况让袁破天满脸惊愕。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在御风使的预料之中,“怎么?老伯,是不是还在算计着怎么擒贼先擒王呢?想着凭借自己的功力能够抵御这区区的毒烟呢?哈哈……大失所望了吧!我劝你们还是别挣扎了,这轻曼罗烟可是我西域五毒圣宗最近专门配制出来用来招待各位的。”

  这话入得一众人耳中,众人眼神中尽是惊骇之色,“五毒教不是百年前便已经灭绝了么!怎么可能还有后人存活于世!这不可能!”

  “哎呦!不错哦!居然还知道我五毒圣宗,我五毒圣宗源自上古神农大帝,怎是说灭就灭的了!”御风使手中摇着的扇子一收,见众人依旧在运功抵抗着,道“忘了告诉你们,这轻曼罗烟一旦入体,只要一点点它便能瞬间游转体内经脉,一旦与那体内真气相遇便会与之融为一体,最大程度的减缓真气的运转,就如同经脉被堵塞了一般。你们越是催动真气运转它们之间的融合便越是紧密,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那便是经脉塞闭,真气凝结爆体而亡!”

  自听闻五毒教众人已是心如死灰,谁都知道这五毒教乃是百年前为祸武林的邪教,不为其宗门实力,只因那令人防不胜防的毒药。基本都是见血封侯,无人可救。后终被当时的武林盟主帅众一举歼灭,谁曾料想还有余孽存活下来。可如今在听得御风使对轻曼罗烟这般详细的讲解,脸上那煞白之色更甚刚才,甚至有些人已经跪地求饶了。

  见得众人各种复杂的脸色后,御风使笑了笑,道“放心,这毒烟只对你们习武之人有效,不会致命的,只要你们好好配合,我主慈悲一定会赏你们解药的!”就在这世豫州城方向传来一声信号响,御风使看了看冲周遭那群黑衣人道:“将这群老家伙都给我押走,听候发落!”

  众人也是一阵无奈,这么多人就被这么一个后生给搞定,均是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随即既被押走,徒留下御风使一人站着那空荡荡的草棚之中。突然间弯腰捡起方才因护卫中毒倒地而落地的檀木盒子,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宗主如此大费周章,甚至将隐藏多年的五毒秘术都使出来,就为这檀木盒子!究竟这檀木盒子有何隐秘!”

  *酷h匠网☆永S3久"\免,费看t小n◇说U

  当今武林的一众高手,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就这么在一瞬之间被邪宗四大使的御风使尽数擒获。这世间又有谁曾料想得到,怕是今后这中州武林将要不太平了,距离别苑不远的一处高山上,一老一小两爷俩正盯着那远去的黑衣人喃喃自语道。

  这邪宗可谓兵不血刃轻易地便将中州武林拿下,当时参加武林大会的各大门派均数被俘虏,只有那一开始便心怀不轨的名剑山庄父子得以逃脱,不知道是侥幸还是事先便得知了消息。然而令所有人都遗忘的一处角落,此刻正趴着一满嘴留着口水的少年,似在做着什么美梦亦或是想到什么好吃的正淌着口水。正是那远远趴在树上的袁北斗,当时正无聊的听着自己大哥的接任誓词,被突然间传来的摄魂琴音瞬间带入睡梦之中,也正是因如此袁北斗便逃得一劫。直到此时已然是三天之后了。

  一只小手擦了擦紧眯的双眼,又用长长地衣袖抹了抹嘴角流淌的口水。袁北斗突得坐了起来,惊奇的看了看四周,呢喃道:“我怎么睡着了!咦人怎么都不见了!”片刻后似回过神的一拍大腿大叫道:“完了!这会大会都结束了,估计人都跑完了,回去肯定又得挨打了!都怪怜星这小丫头,走的时候不叫我!”说着纵身从那不高的树上跳了下来,双脚一滑摔了个屁股墩,疼得袁北斗哇哇直叫。可待到他看见擂台上的一片狼藉以及那日被杀的不少门派弟子的尸体的时候,整张小脸刹那间变得煞白。意识到不好的北斗急忙喊叫道:“爹!大哥!小妹……”

  别苑中苦寻无果,失魂落魄的袁北斗急忙向着豫州城方向狂奔,本就体弱的袁北斗竟然一口气跑回了豫州城。当他回到自己那回了无数回的家门口时,却发现呈现在自己面前的依然不是那座恢弘雄伟的隐侠山庄了,而是一片被大火焚烧过后的废墟,残砖断垣,一片焦土。这对于这样一个仅有十岁智力的孩童来讲无疑是飞来噩耗,晴天霹雳。望着眼前的还冒着丝丝青烟的一片焦土废墟,袁北斗愣住了,如一根木头一般站在那一动不动,也许是呆了、傻了、或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