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散尽,那黑暗的天空也恢复正常,炽热的骄阳高悬在空中。望着对面落寞的血公子,袁天罡瘪了瘪嘴,道“血兄过谦了,若不是方才与那剑公子相斗伤了元气,袁某怕是没那么容易胜你!”

  “胜就是胜,输就是输,我方才就说过,战场之上是不会存在什么所谓的公平的,今日是我学艺不精,他日定当追讨回来!”说着站起身子几个纵跃便消失不见。眼见血无情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袁天罡暗道“此人倒是潇洒自然,进退有据,为人也算光明磊落,不知比那江湖中的伪君子之流强多少,要是能结交一番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看其如此作风怕是有些孤寂!”

  就在此刻众人一阵欢呼,庆祝袁天罡获得胜利的时候,那大槐树上的袁家兄妹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变成一个人了。然而剩下的这问题儿童却不知身边的小妹袁怜星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袁北斗依旧沉醉在方才的比试之中,“大哥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居然已经突破七重境了,可以在剑身上凝聚七星了。小妹我看你这辈子也别想超过大哥了,你好像还徘徊在五重境吧!”自言自语的转过头看向身边空无一人的树杈。一脸的惊愕之情爬上脸颊,“这丫头,居然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哼!以后不跟她玩了”饶是再厉害的天才也不会想到,这次的分离竟然是在多年后才以另一种方式重聚。

  星、血两位公子的决斗结束便意味着此次武林大会将告一段落,谁都知道如今这擂台之上在也无人是星公子袁天罡的对手了,毫无疑问这新任的武林盟主将是这名列四大公子之首的袁天罡。依照惯例历任盟主接任前都要进行宣誓表明决心誓死保卫中州武林同邪宗斗争到底等等,在后方可接受武林盟主令,通告天下,正式成为新任的武林盟主。

  就当整个擂台现场进行那慷慨激昂的仪式的时候,别苑外的一处密林里三五几人正围在一起。其中一脸色苍白的年轻公子正背靠着大树,身边还有一人搀扶着,却正是那被血无情一招击昏的洛天成。另一五十上下的老者,不怒自威,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随后又隐现一丝关爱之意,“成儿,怎么样?”

  “无碍!没想到那血无情还真有点本事,虽说我只用了五层功力,但能将我伤成这样,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对手,以后若在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较量一番,看看到底是他强还是我更胜一筹!”激烈的情绪引得自身忍不住的又咳了几声。

  K!酷☆!匠网?+正;版首…7发@

  “如此便好!原本在江湖中散布消息引那血公子前来便是为了今日。如今大功告成我们也可功成身退!”说着掂了掂手中一块成四菱形的铁状令牌。若袁破天在此便会发现这便是那新旧盟主交替所必须的武林盟主令。凭此令牌便可号令天下群雄。

  擂台上。

  袁天罡刚刚说完那索然无味的台词,等着自己的父亲,前任的盟主袁破天过来继续仪式,却发现一府中的小厮此刻正急忙的跑向袁破天,在其耳边一阵细语。眼看着原本那带着丝丝笑意的脸庞瞬间变得铁青,“胡闹,这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一怒之下将身边的那檀木桌给打了粉碎。

  “袁庄主,何事惊扰?”一众人见状急忙上前询问到。

  眼见众人一脸严肃的样子,袁破天脸色一变,万分尴尬的言语道:“老夫失礼了!让诸位见笑了,小女拐带她那痴傻的二哥出逃了,不知又上哪疯去了,越大越没规矩了!”

  “哈哈!袁庄主真是多虑了!袁三小姐天真可爱,在说小姐她天资聪颖,功力非凡,江湖之中也是少有对手,在说袁二公子只是表面上有些……可那也是少年奇才啊,这两兄妹在一起想必出不了什么大事!”几人似看出袁破天担忧袁二公子便急忙出声恭维到。

  见诸人这般说辞袁破天便也不再说什么,道“也罢,既然如此那便请武林盟主令!”一声高喝传出。现场一片寂静,据传这武林盟主令也是一件宝贝,至于为何却是无人知晓,一百多年前武林先辈发现这四菱形的牌子,乃是难得一见的精金铁所铸坚硬无比,故差能人巧匠在中央刻了一个“令”字,在后来流传于江湖经几代武林盟主之手,最后定下此物为武林盟主令。

  一众人均举目四望,都想一睹这令牌芳容,眼睛盯着那端着紫檀木盒上来的隐侠山庄的护卫,可还等袁破天打开盒子,众人便被一阵悠扬婉转的琴音所吸引住了。可这不听还好,一听之下整个人脑中便浮现出自己心中那渴求已久的愿望,仿若那美好的景象正呈现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现场绝大多数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更是在这时草棚之中那几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名宿才发现琴声的不妙连忙大呼道:“不好,邪宗的摄魂曲,专摄人心神,大家快静心凝神,勿受其影响!”众人纷纷运功抵抗。可是发现的太晚了,现场已经一片混乱,有呆傻流口水的,也有互相残杀的。

  “哈哈……看来中州武林也并非都是酒囊饭袋嘛!没想到你们几个老头还有点本事嘛!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也屏住呼吸逃离此处啊!”伴随着附近一连串的爆炸声,一个似刚睡醒有气无力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来不及分辨那声音的主人便看见爆炸之处冒出众多的黄色烟雾,大叫道:“此烟有毒!”

  “不错嘛,这都能发现!哦!忘了告诉你们,这附近方圆五里之内都被我这轻曼毒烟所覆盖了,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屏住呼吸一口气飞出这五里的范围!”一身着黑袍,手摇纸扇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擂台之上。一双眼睛就像是幽静的一座古潭,深不见底,仿若看上一眼便会跌进那深深地古潭之中。

  眼见此人来历不凡,袁破天平了平体内狂躁不已的气息,道“阁下何人?看样子在邪宗身居要职啊,居然把西域魔音十二仙子都请来了!”

  “哎哟!不错哦!老伯蛮有见识嘛!居然连这都知道,想来你便是袁破天了吧!”那黑衣男子打笑道。“可惜二十年来武功毫无建树,想来当年也是被我义父打伤至今未愈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愕!这是袁破天这二十年来一直的心病,为使自己的权利不旁落于他人之手,这二十年来不惜隐退山庄,将一切武林事宜交由袁天罡打理。“义父?你是何人?”

  “邪宗御风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