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亚索带着疑问坐在右边的石凳上,望着声音来源的小屋。

  “吱...”,木制的门发清脆的声音,小屋门开了,走出一个人,他身穿黑色连衣,手中掂着一只壶子,还有两只木制的杯子,他的脸却用面具遮了起来,他不是别人,他便是狼妖恒其。面具很特别,虽是木制的,但却是一面笑脸面具,让人看了,有一种即想乐,又有种诡异的感觉。

  恒其走到石桌前,在石桌左边的石凳坐了下来,将两只茶杯酌满茶水,又说道:请,说完,他掂起茶细细的品了一口,又说:好茶。

  亚索望着面前的这杯茶水,又看了看正在品茶的恒其,仍然没有去喝这杯茶,他不是不敢喝,而是他那颗充满“戒心”的心,阻止他千万小心这杯茶。

  “年轻人!”,为何不喝茶,难道怕我下了毒不成?

  “我与前辈只是一面之见,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吧。亚索又暗想道:再说你又不是人,我为何要相信你。

  “哈哈...”。

  恒其长笑一声,说道:不愧是连闯三谷的青年强者,洞察之力也相当不错,不骗你,你的这杯茶确实有毒,而且天下最毒的毒,如果你刚才喝了下去,恐怕现在早已经化为一滩血水了。

  亚索心中有点冷颤,面前的人竟如此狠毒,不费吹灰之力,一杯茶就可以杀死自己的敌人。要不是亚索心中有强大的意志力,恐怕早就想站起身来后退之步,可他并没有,而是一脸常态的看着面前的恒其。

  “哦?”,是吗,说话间,亚索将这杯茶洒在了地上,只见茶水所染之处,花草皆化为黑水,他是第一次见这种毒药,他还是忍不住咽了一口痰水。

  “哈哈!”。

  “恒其笑道:年轻人不必感到奇怪,我只是想试试你这个连闯三谷的青年强者有没有防人之心,毕竟大陆之大,处处险恶,没有点防人之心,就算你剑术再高,修为再深,一杯毒茶就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亚索这时却说不出一句话,似乎面前的人,像一名老师,在给自己的学生讲课,让人有一种,此人高高在上感觉。

  “来,年轻人,喝茶,恒其又换了个杯子说道。

  “这次你不用怕,我不会再下第二次毒的,我虽然是妖,但我的心比外面的人类要善良,纯真的多,因为我们没有想过去追求什么至高无上的权力,更没有因为某种东西,去自相残杀。

  亚索没话可说,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说的句句属实,人类就是这样,因为权力,力量去争个你死我活,从而自相残杀。

  “恒其前辈,你说的对,我们人类确实是这样,这也是人类最大的缺点和弱点。前辈的话让我受益非浅,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亚索犹豫一会又说道:前辈,我是闯谷者,难道就以这种方式来考验我吗?

  “哎!”。

  恒其一声轻叹说道:年轻人多想了,我并非它们一样,非得通过比剑论高低,我早以看透了这世间的纷争,相反,我只想多一个朋友,因为我可能永远走不出这五妖谷了,所以我更想,有个人可以进入我的谷中,给我讲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很想听听。

  亚索讲了很多剑之大陆发生的事情,恒其听了之后也是格外的开心,似乎尘封已久的心看到了一丝充满希望的阳光。

  “没想到,如今的剑之大陆发生了如此之多的大事,七派中竟有大弟子出现,竟是为一把折断已久的剑神之断剑,恒其说完这些,长饮一杯茶悠悠笑道。

  “前辈,我能请教你几个问题吗。”

  “请说。”

  “为何一名剑客的剑折断以后,就像失去灵魂一样,变得毫无还手之力,任人宰割呢?

  “这....”恒其思考一般后,道:因为剑之大陆中存在着一种法则。

  “法则?”,什么法则。

  “这种法则决定了剑之大陆的人只能使用剑,只能用剑来保护自己,修炼自己,从而达到巅峰之境,超越生死,傲游这天地之间。

  “前辈请继续说。”

  ”一名剑客的剑,代表他的生命,如果他的剑折断了,那等于要了他的命,如果一名剑客的剑折断之后,他没有达到剑宗巅峰剑术修为,那他只能任人宰割了。当然,如果有人达到剑宗巅峰剑术修为,他便可以化“生命之能”为剑,也可以化自身为剑,只不过化自身为剑的方式等于是在自杀,化身为剑的剑客没有成功杀掉对方,可能会剑碎人亡,这便是剑之大陆无法逾越的天地法则。

  “这种法则始于何处,是天地所制定的?还是神魔制定的?

  “年轻人为何会怎么问?”

  “因为曾有人打破过这种法则,可能就无视这种法则,为何现剑之大陆无人能够突破剑宗巅峰,就无声无息的死去了?为何剑神与剑魔大战后,会出现这种法则,这种法则是在制约着什么?还是有人设下某种禁术之咒,使剑之大陆将要突破剑宗巅峰到达长生之境时,突然死亡,这种法则不是始于天地,而是始于千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

  “年轻人的意思是,这种法则属于一种禁咒,是神魔所为?

  “前辈,一点都没错,千年前的神魔大战,剑神将剑魔首级斩于剑下,剑神殒落,化为一尊石像将至恶之剑“血剑”封印于神界,这才有了现在的剑之大陆,才有现在的魔林,才有你们现在的魔族,神魔一统才出现了剑之大陆,而大陆中存在着亘古之谜始终无法解开。

  “亘古之谜?”。

  “是的,据神界史记载,剑魔只是一个人的分身,分身代替宿主征战天下,只要血剑突破封印,剑魔将会再临大陆,那化出分身的宿主又是谁?

  tl酷K匠网v唯一}`正H版#,0其9他都是4盗)Q版

  “如果是这样那太可怕了,这位宿主又是何等修为,一个分身便可以征战天下,那他的实身且不是无敌的存在?

       “法则始于神魔时代,也创造于神魔时代,创造法则的不是神就是魔,而能创造出法则的人,必定不是剑之大陆的人,他可能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未知的世界。

  “那就太可怕了,未知的界域,未知的人物。

  亚索喝下一口茶又说道:这个宿主可能就是设下禁咒的人,这种禁咒便是这天地法则,控制着剑之大陆的所有人,如果有人触犯,将受到禁咒的打击。而触犯禁咒的底线便是,人们无法突破的“剑宗巅峰修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