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壁罩出现的不快也不慢,正好和临近的十把火剑撞在一起,十把火剑在风墙上叮叮咚咚碰撞着,火星四射,却无法突进风墙半步,这时远处的“默刃”露出了邪异的笑容,只见它动了动手势,那十把拇指大的火剑突然合于一处,变成一把长剑,长剑上的妖火更加绚丽,风墙渐渐出现了裂痕。

  “什么...,怎么可能,这剑到底是虚还是实,亚索没想那么多,他集中意念,体内的灵池迅速转动,大量的风之气息注入他的每一处经脉,他顿时蓝芒通体,剑刃之上,狂风流转生生不息,他站在风墙之后,剑指天空,沉声说道:风——灵——刃,斩!

  声音不大,里面的力量却浩荡无穷,这是亚索第二个剑灵之术,也是独一无二的剑灵之术。

  一道风刃瞬间划破天际,周围狂风不绝,划裂了这片土地,风刃的后面是狂风,狂风的前方则锋利十足的风刃。在默刃的火剑将要突破风墙之时,风刃已经裂地而出,直接将这只火剑斩为两半,消失在狂风之中,风刃直接向前,斩向远处的默刃,亚索紧跟其后,狂风绕身,一记旋风斩同时打出,紧随风刃之后。

  默刃先是一失色,后又极速向后退去,它的身后裂地风刃紧随,它的剑刃顿时妖火冲天,它绿焰护体,退后十步之后,突然又停了来,它的剑刃被妖火吞噬,化为一把与风刃一般大小的火刃冲射而去。

  轰....

  一声大响过后,大地震荡,这一片天光彩夺目,蓝色风刃与绿焰火刃相撞,所产生的力量波动,崩裂了这片大地,风刃之力不可阻,硬生生穿透这片绿焰火刃,使它化为碎沫消失在这片空间之中,随着绿焰妖火的消失,它的剑刃也被风刃斩为两半。

  默刃很恐慌,一步步往后退去,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风的力量竟是如此强大,他的妖火竟被生生吹散,吹灭,他的护身灵剑又被风刃斩碎,它现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去施展自己的灵术,看着势如洪流的风刃裂地而来,它慌了,它害怕了,虽然它从来没有怕过谁,但此时它遇见强劲的敌人——亚索。

  默刃并没有逃跑,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致命的风刃袭来,此时它不在害怕,即是决斗,在剑断的那一刻,它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它清楚自己输的心服口服,它曾经输过,输给一名隐世高手,它服了,这一次它又输了,输的彻底,它已有必死之心,迎接着风刃而来。

  风刃快要临近默刃时,瞬间化为乌有了,一切就好像从没有发生过一样,让人又回忆又害怕。狂风消失在虚空中,风刃消失在天地之间,默刃睁开双眼,发现面前的年轻人已经收起了剑刃,正注视着自己。

  “为什么不杀掉我!”,这是决斗,决斗即要一决生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难道不懂吗?

  “哈哈!”

  亚索笑了笑,叹道:决斗,不一定要一决生死,决斗,不一定要谁死要谁生,天下之大,天外有天,强中有强,如果都通过决斗来分明谁更强大,那无以于一场屠杀,那么,这样的决斗还有意义吗?默刃前辈!

  “是啊!”,默刃双手背后,望着夜空说道:如果我早一天明白这些道理,也不会囚禁于这五妖谷中。

  “哈哈!”。默刃仰天长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这个活了五百年老妖物,懂得还没有一个年轻人多,真是白在这世上活了五百年,如果还能从来,我会珍惜,珍惜这每一刻的时间。

  “前辈不用自责,不管是人还是妖,他们都有缺点,都分善恶,都有难以回首的往事,所以前辈要相信自己,相信有一天能过走出五妖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默刃深沉的点了一下头,望着亚索说道:你年纪轻轻竟懂得如此之多。

  “因为....”,我试过了。

  无尽的追杀,他不会忘记,那种所有人都想致他于死地的追杀,他更不会忘记。

  汝欲赴死,易如反掌。

  吾之初心,永世不忘。

  亚索一声感慨后,默刃目送着亚索走进了第四个谷口。

  默刃站在谷口外说道:你是第一个闯过这第三谷的人,希望“恒其”老妖物不要刻意为难你,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也希望你也能够放它一命,我不想魔林五邪剑少一剑,说完,默刃失落的摇了两下头。(因为它看出了亚索的修灵之道,这种修灵之道是第二个掌握“外力”的修灵术,其力之道远超七派中的七种修灵术,这种修灵术没有巅峰之境,这就是亚索的可怕之处)。

  这五妖谷究竟有多大,一谷有一妖,一妖似乎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第四谷的路似乎很遥远,周围树木排列整齐,形成一条小路,通向未知的地方。这一路上,亚索想了很多,他在想:为何这五妖谷,他可以进来,这五妖却无法走出去,为何默刃的剑刃断了之后,却表现的无能为力。

  “难道这谷中被某人,设下一种禁术,是针对五妖的禁术?只要他们跨出五妖谷一步,就会灰飞烟灭?那么此人的修为就太可怕了,难道此人就是“刑木”老前辈所说的“西方莫邪?”。

  “如果是这样,我闯这五妖谷,他为何没有出现?这是他设下的禁术之地,如果有人闯进去,第一个知道也是他,那他为什么没有出现?是在观察着我?在哪...,亚索想到这里冷不盯地看了看四周,仿佛正有一颗眼睛冷冷的盯着他,这种感觉比死还要难受,这种感觉又熟悉又陌生,似乎刚刚发生过一样。

  “难道!”。亚索想起一个人,正是刚刚进入魔林所遇到的那位老者,亚索还是有点不相信,那位没有出现的老者怎么可能是“西方莫邪”。

  (这只是他的猜测,他也不知道,然而那位老者正是西方莫邪。)

  小路的尽头越来越近,渐渐的看到一丝光亮,一尊狼的石像呈现在亚索面前,石狼如真狼,毫不失狼的韧性和坚强的意志力,仿佛一尊狼王正在遥望月亮,发出那慑人心弦的吼叫声。

  石像的后面则是一间干净的小院,小院内花草并立,小树正好充当了小院的围墙,石桌石凳陈放于小院的中心,石桌上有些许落叶和未喝完茶的茶杯,在看院内这间小屋,小屋普普通通,是一间青石和黄草搭建的屋子,屋子不大,似乎只能容下一个人。

  “这难道就是前辈恒其住的地方?”亚索带着疑惑走到石桌前开口问道:有人吗,亚索前来闯谷,有人吗.....,依然没有人作答,小院中有种说不出的寂静,这种静似乎没有一丝危险,相反,有种让人烦杂的心静下去的感觉。

  这时,寂静的小屋一阵苍老的声音传绕而出。

  “年轻人....,坐下来喝杯茶吧”。

  :》酷匠q_网“永o久WK免e费v=看w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