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灵之术过于恶毒,是极阴之灵所炼,先传是邪派通用的灵术,只有在极阴之处方可修炼,这种灵术达到巅峰之后,可根据自身修为化出身外化影,来迷惑对手,很显然“何为笑”的幻灵之术已经炼至巅峰状态。

  萧子浪很不幸,遇到幻灵达到巅峰状态的“何为笑”,刚刚出道就殒命于猎妖阁 。

  你....

  童无言指着何为笑慌张的,说道:谁让你杀掉他的,他可是横剑派大弟子啊。

  何为笑弯腰双手恭礼,道:童阁主,是他杀我在先,我杀他在后,我不杀他,他便会杀了你忠实的左护卫啊,有什么事,还请童阁主担着。

  童无言也想担着,可萧子浪毕竟也是横剑派的大弟子,一派之力不可小视,他深知“猎妖阁”直属灵剑派管辖,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也怕上面怪罪下来。

  正在这时,远处飞来一女子,女子一身白蓝衣裙,两双月牙眼,微下扬的眉毛,微尖的俏鼻,樱桃小嘴,白皙的脸颊,细微的黑发,在风中微扬,如仙女下凡,众人的眼光都注意到了这位绝色女子。

  女子直接落到童无言面前,先看看后面的何为笑,又用充满寒意的眼睛看向童无言。

  呵

  女子嘴角微扬,笑道:童阁主好大的胆子,竟敢不先奉报我灵剑派,就私自命手下杀掉了“横剑派”大弟子,这么大的事情,你能担当的起吗。嗯..,女子又恶狠狠瞪了童无言一眼。

  女子的笑的很冷,却有不一样的气质,这种气质,让人看了,觉得她高高在上,有一种藐视自己的感觉。

  童无言瞬间感到头大,他本想坐稳阁主的位置,安享晚年,好好的灵剑派突然要开什么“古剑大会”,而且还是在他的猎妖阁,这下又死了人,又惹来了灵剑派大弟子“沫子雯”,他突然明白,这是一场阴谋,是场有计划的阴谋,而自己却是这场阴谋的牺牲品。

  “为什么古剑会存放于猎妖阁,为什么当初“萧意”会让自己担任猎妖阁主,他是相信我,还是一开始就是在利用自己,童无言把前因后果统统都想了一遍,这才知道,他一直忌惮的“萧意”,最终还是不肯放过自己,他咬牙切齿,心中一阵怒火,看着眼前的“沫子雯”,他还是压制住心中的怒火。

  “他知道此事的后果,如果灵,横二剑派因为萧子浪而开战,萧意为了保存实力,肯定会妥协,并帮助横剑派找出真凶,那个时候,他无论跑到何处都会被追杀,他了解“萧意”的手段。(萧意,灵剑派,掌门人)

  童无言为保住自己的性命,只能另找一只替罪羊,而那个替罪羊必定是“何为笑”,在沫子雯刚刚出现时,他便在考虑自己的后路。

  呵呵....

  童无言点头哈腰的说道:是我的沫侄女啊,沫侄女眼睛什么时候恢复的,也不通知你童伯伯,好为你准备一份大礼啊。

  童无言与萧意仍是同龄,曾经也是师兄弟,沫子雯是萧意的养女,自然也是童无言的侄女。听到侄女的沫子雯暂时改变了对童无言的态度,她并不想让众人看见一个不会尊敬前辈的人。

  哼...

  沫子雯冷哼一声,说道:多谢童伯伯的好意,雯儿心领了。

  又接着说道:童伯伯,能告诉我是谁杀死了“横剑派”大弟子吗,我想找到真凶,也能给“横剑派”一个交代。

  让众人惊讶的是,童无言居然直接指向“何为笑”,并大声的说道:是他,他叫“何为笑”,他为了与萧子浪争夺古剑,并杀死了萧子浪。

  “你这个老不死的,操你.....十八代,你这个卑鄙小人,早知道你会出卖我,何为笑在心中暗骂道。

  呵呵...

  何为笑轻笑一声,说道:原来是灵剑派大弟子,没想到堂堂灵剑派的大弟子,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美人,不知道沫姑娘看上看不上在下,如果看得上,在下愿意做沫姑娘的小新郎。说完又淫笑起来。

  酷KV匠@网《√唯E%一I‘正!2版},@f其!`他BI都是。盗版

  “沫子雯并没有生气,而是一如即往的说道:你叫,何为笑,我观察你很久了,你使用的剑术,灵法,即不是正派之术,你的灵术只能在极阴之地才可修炼,只有魔界才有这种地方,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邪派之人。

  哈哈...

  何为笑,拍手叫好,道:不愧是灵剑派的大弟子,不仅长的漂亮,而且还很聪明。

  何为笑说话间,沫子雯的蓝袖中露出一把短剑,直指何为笑,道:果真是邪派之人,说,是谁派你来的。

  “没想到,沫姑娘生气的时候更好看,如果沫姑娘能打过我,我就这告诉你,呵呵呵..,何为笑一阵大笑。

  沫子雯并没有生太大的气,而是收起短剑,轻笑一声,转身看向众人,道:他是邪派之人,他杀我正派人士,自古正邪不两立,如今邪派之人欺负到咱们的家门口,大家说,该怎么办。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众人齐声喊到。声势浩大,周围的小鸟都被震得飞走。

  “没想到,这女子如此阴险,竟想到利用众怒,将自己灭杀,何为笑心中暗说道。

  何为笑深知众怒不可犯,他意识的往后退去,观察的四方有没有可以逃出去的缝隙。

  这时,众人拔剑而上,杀气冲天,直指何为笑。

  莫无言走到沫子雯身前,双手抱拳笑嘻嘻的说道:有闻灵剑派大弟子是一位美少女,使得一手好盲剑,现在得知沫姑娘眼睛忽然好了,沫姑娘的剑法肯定会在上一层楼,不知沫姑娘是否愿意和在下交个朋友。

  这是赤裸裸的色狼在说着赤裸裸的话中话。

  沫子雯当然没有理他,只是瞅了他一眼,挥身离去。

  众人之怒不是好惹的,这些人虽没有高深的修为,至少也在剑君中期修为,好虎也架不过群狼,何为笑便砍边退,时不时砍掉几人的脑袋,血喷了一地,他的身上也连中几剑,流了不少血,经过幻灵之术的使用,何为笑已经费尽了不少灵力和体力,他只能使出全身招数,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去。

  亚索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他没想过去截杀何为笑,仇可以报,但不可以趁人之危,他不是这种人,他要等着何为笑恢复之后,公平对决,亲手杀死何为笑。

  亚索又看着不远处的杨灵灵,他很想当面和杨灵灵说自己这半年所经历的事情,把酒对青天,一醉解千愁,可如今,他只能看着自己心中爱着地女人走向远方。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败剑之辱,他唯有杀人雪耻,才对得起自己的御风剑术,才对得起自己的恩师,才对得起他心爱的女人。远方,夕阳西下,微色的阳光照出一条小道,亚索顺着这条黄昏小道,走向黄昏的尽头,身后留下阵阵风尘。

  莫无名走到萧子浪尸体前,摇了两下头笑道:萧师兄啊,萧师兄,你是师兄如何,横剑之术再厉害又如何,你还不是死在别人的剑下,横剑之术再厉害,也是纵横剑术的分支所创,整体实力下降了一半。

  又对天说道:祖师爷爷啊,祖师爷,你们当初为什么要将纵横分成两派啊,又看向死去的萧子浪,道:萧师兄,到最后还是我给你收尸。

  纵横剑术,亘古之术,始于天地,阴阳所创,众剑之祖,众术之祖,纵横分之,众剑欺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