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灵灵看到何为笑后,心里有些恨意,她想把“何为笑”所做的事大白于天下,她的父亲曾伤于“何为笑”剑下,她对“何为笑”恨之入骨,恨不得上去与他大战一番,可她仔细一想,现在“何为笑”是童无言的左护卫,就算把真相告知众人,童无言若不相信,众人便会当做戏言,自己也将成为笑话。唯一的办法便是,让他自己露出“马脚”,那“何为笑”潜服在猎妖阁,难道又有什么野心?难道是为了那把古剑?杨灵灵又看向坠入石盘的古剑。

  燕东明“雪剑派”大弟子,他也恨透了“何为笑”,半年前那场“大弟子剑术比赛”,他苦练多年的剑法,尽被“何为笑”不费吹灰之力破之,失去了大弟子的位置,他那时心服口服,当听说“何为笑”是血滴子之后,他便开始对“何为笑”产生了敌意,又听说,“何为笑”击伤了自己的师傅,是为了“雪城禁地”的禁忌剑术,那日起,他苦练剑法,发誓要将“何为笑”挫之骨,扬之灰。

  但燕东明看见何为笑时,他已经露出浓浓的杀意,准备上前,但又被杨灵灵一手拦下,杨灵灵的眼神告诉燕东明,不要冲动,静观奇变。

  蒙面人自然是亚索,他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杨灵灵”,他想起了和她一起的点点滴滴,是那么让人回味,亚索好想回到从前,回到一个无忧无虑,整日把酒欢的时光,他不想让自己的喜欢女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看到她,亚索已经很高兴了,他现在无法去想什么“儿女私情”,因为一个男人的耻辱,莫过于败剑,他要亲手杀掉“何为笑”,为自己雪耻。

  一个是萧子浪,一个是何为笑,两人皆已经达到“剑皇剑术修为”,实力相当,两人战意浓浓,都不把对方放在眼里,萧子浪拔剑而上,横剑之术体现的淋漓尽致,每一次出剑都差点命中“何为笑”的要害,当然,何为笑也不是吃素的,他并没有用剑去格挡,而是依靠自己的身法硬是躲过了“萧子浪”的致命之剑。

  何为笑便躲边退,嘴中还嘲笑道:这就是最古老的剑术,“横剑之术”?我看不过如此。

  哈哈

  萧子浪大笑一声,说道:想看看真正的“横剑”,说话间,他将浑身灵力注入剑中,剑顿时发出黄色光芒。

  萧子浪横着挥出一剑,这一剑快入闪电,带着斩尽万物的气势,如淘淘洪水般,势不可挡。

  呃啊...

  何为笑大叫一声,匆忙间,挥剑阻挡,他深知,此剑注入了灵力,威力大了不知多少倍,如果空用无灵之剑去挡,那便是找死,他也注入一丝灵力,可这仅仅是“何为笑”匆忙间所注入,更本没有多大的防御力。

  两剑相撞,一声巨响,周围的人都感觉到这浩大的“力量波动”,何为笑不敌,硬生生被这一招“横剑”击退了十几丈远,跌倒在地,口中流出一丝鲜血。

  呵

  “他扬起嘴角冷笑一声,又用手擦掉嘴角的血迹,心中暗地嘲讽道:横剑之术不过如此,尽然动用灵力,而且还是全身之灵,难道你对你的剑法没有一点信心吗,你是横剑派大弟子吗。哈哈哈..,何为笑站起身来狂笑一声。

  这一笑,彻底激怒了战意正浓的萧子浪,这分明就是明摆地嘲飒,藐视。

  找死..

  萧子浪咬牙挤出两字,而后提剑朝何为笑刺去,剑刃上带着黄色灵力一并而去,破空之声,嗤嗤作响,形成一道黄色光线,让人摸不着虚实,看不到尽头,光线如一把神箭快速射去,萧子浪暗笑一声,这次你还不死。

  呵呵

  何为笑冷笑一声,骄兵必败,说完留下一道残影,刹那间尽然躲过那致命一剑。

  “刺空了,怎么可能,萧子浪一声惊叹,脸旁又留下一点汗水,他急忙收会锋芒,看向四方。

  四方皆传来一阵嘲笑之声,”萧子浪你太过轻敌,你以为,只有你会使用剑灵之术吗,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真的灵术。

  萧子浪看向四周时,那一道残影一时间分裂成无数只虚影,与真人一模一样,手中各拿锋利的剑刃,都露出让人心寒的笑容。

  “这是什么灵术....,我怎么从未见过,萧子浪用惊慌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四周,生怕,突然刺出一剑,要了自己的命。

  “虚虚实实,假假真真,万影归一体,万剑归一剑,幻灵之术,起!无数道闭眼的虚影,突然睁开眼睛,他们的剑皆指向萧子浪,每把剑皆发出紫色光芒,如万道鬼影,分分合合,合合分分,间接般迷惑了萧子浪的心智。

  他变得无比惊慌,眼神中透露出两个字“害怕”,一个人如果乱了心智,迷失了自我,那怕他有多么高深的修为,多么精准无比的剑法,在这一刻,它们显得一文不值。

  萧子浪乱了心智,他的剑法变得杂乱无比,他好像不是在用自己的剑术,而胡乱挥着剑刃,害怕有一把剑刃随时会刺过来。

  万剑皆指向萧子浪,万道影子做出同样的动作,刺向了他,万剑瞬间归于一剑,万影皆归于一体,这一剑一人穿插萧子浪数十次,剑剑都是致命之处。

  观看者皆吓破了胆子,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人一把剑竟然硬生生穿插进一个人的身体,而且还是数十次。

  哈哈..

  何为笑站在萧子浪身前,收剑入鞘,露出一脸嘲笑之色,道:一个人不要太过于骄傲,骄傲你得有骄傲的资本,而我就有这个资本。

  萧子浪脸色苍白,血丝充满了他的瞳孔,他面对嘲笑自己的何为笑,他强忍着将要吐出的鲜血,恶狠狠的看着何为笑。再看萧子浪的身体,竟有十道血孔,血孔冒血而出,染红了他的全身,血流了一地,他五脏尽破,没有一丝完整之处,他终于坚持不下,仰天大吐一口鲜血,染红了他的半边天,他的眼前皆是红色,弃下自己的剑刃,身体向后倒去。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为之骄傲的剑术,竟刚刚出道,就被一个自己不认识的无名小辈所击败,他心中一阵悔恨,后悔自己的骄傲,后悔自己的年轻,他没脸再见自己的师傅,没脸再见整个“横剑派”,他也知道自己不仅败剑,自己的命也交给了何为笑。萧子浪看着天空,天空渐渐变黑,他流下一滴眼泪,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大家都看见了,我招招相让,他却剑剑逼我性命,我再次相让,他却大下死手,我不得以用剑自卫,没想到此人竟如此脆弱,我不小心失手,他竟没有任何防御的意思,我也没办法,我若不拿他性命,我想我早就死在他的剑下。何为笑面对众人一脸笑意的说道。

  七派剑术,始于一剑,有强有弱,灵力之现,剑灵修身,天下之大,皆是剑客。

  81最I)新章ke节GU上酷匠w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