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所发出的神之气息,让当场之人大开眼界,眼前的剑,它有脱俗的气质,普通剑刃无法与之媲美,而古剑时不时出现的白色力量波动,让众人感觉到一丝沉重的压迫感,那些想亲手拿起古剑的人,望而止步,脸上露出害怕之色。

  童无言看在眼中,笑在心中,对着众人说道:怎么,不是不相信古剑之力吗,不是有人想试一下吗,现在怎么没人想敢试了。说完,仰天轻笑一声。

  传说中的古剑立立在目,下面的人无色无言,静静的看着古剑。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人,那人面目俊俏,虎眼剑眉,长发随风飘扬,一身紫衣,大有风流人物之态,睥睨天下之色,那人冷笑一声,道:我来试试。

  哈哈

  童无言大笑一声,道:这位英雄一看就相当了得,不知可否报上英雄大名。

  “英雄”,阁主高估在下了,我只是一名好奇的剑客,那敢称得上“英雄”二字,在下不才,纵剑派大弟子“莫无名”是也。

  众人皆是惊讶之色,众说风云。

  “这难道就是纵剑派大弟子?

  “纵剑派大弟子不是一般不出山吗?

  “难道是为了古剑”。

  说什么的都有,可有些人一声不出,冷冷的盯着“莫无名”,好像在认真观查什么,这个人终于还是走了出来,他轻笑一声,双拳抱道:莫无名,听说过,听说过。

  哦!

  莫无名用阴冷的目光盯着这人说道:我见过你吗,你是?

  “我没见过你,但听说过你,在下仍横剑派大弟子“萧子浪”。见过阁主,见过众位英雄。

  “横剑派大弟子?天啊,什么情况。

  ”纵横二剑派同现青年大弟子?天啊,不敢相信。

  “难道,这把古剑,真的会引起群雄争夺战?

    众说风云,下面乱成一团。

  哈哈。

  萧子浪对着莫无名大笑一声,说道:不知,该称莫兄是师兄,还是师弟。

  呵呵

  莫无名笑道:纵横本是一派,因为剑术,互相猜疑,倒至人心尽散,剑术分离,才出现的纵横二剑派,不管如何称谓,萧兄随便就是。

  “那莫兄就是我的师弟了,还不见过师兄?萧子浪一脸藐视之色地说道。

   莫无名听说过“萧子浪”,但也是没见过,他没想到的是,古剑大会中居然会有横剑派的人,还是同自己一样,也是大弟子,实力不容小视。可萧子浪说的话,实在让莫无名又气又恨,本是同门,他又不想让天下之人嘲笑,莫无名还是放下内心的愤怒,嘴角一场,轻笑一声,说道:呵呵,见过萧师兄。

  哈哈

  萧子浪边笑边点头的说道:见过莫师弟,又斜指古剑说道:难道莫师弟想试一试这古剑的感觉?

  “当然,难道萧师兄不是吗?莫无名疑惑的看着萧子浪说道。

  “不愧是同门师兄弟,都是为古剑而来,那谁先试呢,莫师弟?

  呵呵

  莫无名轻笑一声,说道:你是师兄,当然是师兄先试,师弟再试。

  萧子浪的每句话似乎在刻意的针对着莫无名,他本想争取这个机会,可众人面前,不忍丢自己的面子,更不想丢整个纵剑派的颜面,所以,莫无名一直在谦让,他只能忍着,再等后面的事情发生,他在试图

转让自己的处境。

  好好好!

  “我的好师弟,那师兄就先试一下,说话间,萧子浪跳上了古剑圆石之上。

  众人都是期待的眼光,希望真的可以拿起古剑,一睹古剑的风彩,古剑仍神兵利刃,那是说有人拿的起就有人拿的起,童无言的那些话,萧子浪也听到了,他也记在心里。没有剑皇剑术修为也是无法拿起古剑的,萧子浪也明白自己的实力,剑皇修为自己也是刚刚达到,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拿得起。

  古剑整体黑而亮,和普通剑刃长上一截,宽上一折,宽大的剑刃之上有一条破碎的裂痕,裂痕间流露着白色气息,整体看上去,像是破碎已久的剑刃,刚得到拼接似的。

  难道这就是古剑?

  萧子浪带着疑问围着古剑转了两圈,他心里想得很复杂,“如果自己的修为不足以拿起古剑”,那不是在众人面前丢尽了人?相反,如果拿起古剑在众人面不仅扬我横剑派之威,如果自己真的可以驾驭古剑,敢问这里的谁还能挡我,如果我“横剑派”得到古剑,那七派中的霸主地位就指日可待了,他心里暗笑一声,终于决定去拿古剑。只见萧子浪刚拿起古剑,准备向众人人扬威之时,被他举过头顶的古剑发出璀璨的白色光芒,白芒所到之处一片白色,让众人无法睁眼去看,刚开始萧子浪以为这是驾驭古剑的前兆,不料却是相反,白芒过后,众人看见了一切。萧子浪手中的古剑由白色转为紫色,古剑发出巨烈震动。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已经达到剑皇修为了,我运足全力,为什么只能暂时举起古剑?萧子浪心中暗说道,面对众人,他不想丢了面子,他还想用古剑挥出自己的剑术,所以他只能硬撑着,古剑他不是重,而是古剑的力量太过庞大,没有一定高深修为的人,很难将古剑挥酒自如。萧子浪终于承受不住古剑的力量压制,举过头顶的古剑,像巨石一般,剑指地面,坠落下来,“轰”的一声巨响,古剑硬生生插入了石盘之中,古剑坠落地面所发出的力量波动,直接把萧子浪震下石盘五丈开外,他大吐鲜血,他嘴角咬牙,一丝恨意,他深深明白,自己被骗了,自己成为了试验品。

  众人仅是惊讶之色,无声无息,由古剑看向萧子浪,那些没有能力,没有信心去触碰古剑的人,他们自然不敢去嘲笑别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笑也只能在心中暗笑,毕竟剑皇剑术修为之人,他们是惹不起的。而有的人却能惹得起,他就是纵剑派大弟子“莫无名”。

  早在萧子浪举起古剑之时,莫无名就看出了一些端疑,古剑并不是剑皇剑术修为就能拿起的,很显然,古剑只是个引子,而童无言所说的话没有一句可以相信,莫无名更加断定古剑背后有天大的阴谋。莫无名心中暗笑,“幸亏不是自己上去“,要不然可真是,丢了自己的面子不说,还丢了门派的脸,更丢了师傅的脸,萧师兄啊萧师兄,你真是活要面死受罪,刚刚下山,就丟了你师傅的脸面,我都为你感到羞愧,说到这里,莫无名心中暗笑一声。

  萧子浪虽是被古剑波及而受伤,但却伤的不严重,他站起身来,看了看一脸嘲笑之意的莫无名,又用恶狠狠的眼神看向远处的童无言,说道:童无言,不..,童老贼你竟敢骗我,古剑不是剑皇剑术修为所能拿起来的。

  哦?

  “我如何骗你了“,只是你自不量力而已,我只是让你们试一下能不能拿起古剑,而你却长拿不放,这怎么能说我骗了你,难道你想将古剑据为已有?说话间,童无言脸色又晴转阴,冷冷的说道。

  哈哈

  萧子浪大笑一声,道:我想你想多了,古剑之威,大家都己看见,我想不只是我想拿到古剑,我觉得场内众人都想拿到,童阁主这样说话,是不是别有用心?

  哼...

  “不自量力,就是不自量力,何来怎么多废话”,童无言冷冷的说道。

  呵呵

  萧子浪冷笑一声,道:我不自量力?那童阁主是否敢和在下比试比试?

  “你....,童无言气道:有何不敢,比试你也不行,童无言准备拔剑上前,有一人突然拦下了他,这个人一脸邪意之笑,眼睛中冒出一丝精光直指萧子浪。

  只见这个人说道:童阁主是这里的主人,那有主人亲自上场的,在下仍无名小辈,愿意替童阁主一战。

  哈哈

  萧子浪狂笑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你配吗?

  童无言笑了笑说道:他是我的左护卫,你若能胜他,便是胜我,你意如何?

  9√酷匠bX网I正版首发,

  “好吧。请接招,萧子浪拔剑而上,那人冷“哼”一声,“不自量力”,拔剑而上。

  无名小辈是谁,当然是“何为笑”。

  人群中的“蒙面人”,很快认出了他的样子,蒙面人紧紧握剑,似乎准备拔剑而上,他又看了看周围,渐渐放松了剑柄。

  “何为笑?一女子突轻声说道,这女子便是“杨灵灵”,蒙面人也注意到了她,他只能静静的看着,却无法上前。

  “灵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