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认老人为父,第一是想有个家,让亚索多年流浪,孤独的心能有一丝温暖,这丝温暖也许对于常人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亚索来说,这份亲情他是第一次感觉到,毕竟他以前从未拥有过,有的只是被人诬陷的滋味,亲手弑亲的痛苦,许多人世间的恶像泰山一样,直接压向亚索,使亚索认为这世间所有人都是坏人,都是可能害自己的人。

  所以也导致在亚索不注意的时候,有人突然打扰他,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的眼神所透露出“对世人排斥”、敌意这些都是被逼的,那种无穷无尽的追杀,亚索拔剑无穷无尽的杀戮。

  亚索始终觉得身后总有敌人,而他的心已经变得冷,狠,无情。当老人所对亚索讲的那些真心励志的话和“雯儿”的眼睛深深的摆在亚索面前时,亚索便觉得这世间还有真情,还有着更为痛苦的人,雯儿是个女孩,一个双眼失明的女孩,她的白天黑夜在眼前还是黑色,这种痛苦不亚于生不如死。

  亚索冰封的“心”在这一刻有了一丝暖意,而这暖意却是亚索重新树起信心的解药。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感觉,那种温暖,印在亚索心中,他希望这种温暖一直持续下去,雯儿,老天爷不应该对她那么残忍,她不应该因为眼睛,而看不见外面的世界,这种不公平一直在亚索穿梭了数次,直到亚索从梦中醒来,嘴里还一直喊着“雯儿....不公平”。

  亚索哥哥...,你叫雯儿?

  这个声音很静,这静中脱现出另一种美,另一种善良,亚索睁开眼,看着眼前的“雯儿”,眼前的一切,原来这都是真的,自己真的有了个家,还有一个可爱的.....,亚索想到这里,看着眼前的“雯儿”那颗呦黑的眼睛,心里便有些失落感,又看着这缺陷下的笑容,这种笑深深温暖了亚索的心,亚索开心的说道:“雯儿”你的眼睛会好的。

  亚索哥哥,雯儿的眼睛真的能冶好吗。

  亚索笑着应了一声“嗯”,而后又说:是真的。

  如果真是这样,雯儿好期待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美吗,亚索哥哥。

  亚索打开竹窗,说道:外面的世界不仅美,还有小花,小草,还有温暖的阳光,美丽的月亮。

  她点了一下头,应了亚索一声“嗯”,又说道:我听爹地讲,这月亮最美的时候,是它最圆的时候,是真的吗,亚索哥哥。

  亚索说道:是真的,除了月亮,还有许多美丽的星星,这些星星一直陪在月亮身边,守望着,守护着,不让它受一点伤害,而月亮就像是“雯儿”,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等哥哥把你的眼睛治好以后,你就可以每天看月亮,看星星。

  她的嘴里一直念叨着,星星,月亮,那种期待的眼神,期待的笑容,亚索都看在眼中。

  看着她的脸上的一点炭黑,亚索露出一点笑容,是不是又去做饭了,亚索边说边用自己的衣服擦掉她脸上炭黑。

  是啊,我给你做了好吃的饭,快起来吃吧,嘻嘻,雯儿笑着说道。

  望着桌上备好的饭,亚索心中一阵感动,这种生活他是第一次,以前的生活不知道几天会吃一次饭,不知道几天才会睡一次好觉,虽然亚索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可面对这种突然到来的感觉,让亚索心中舒畅,蒙在亚索心中的“败剑”之辱渐渐散去,使亚索重新拾起初心,拾起了信心。

  亚索见老人不见,听“雯儿”说,老人每天清晨都会出门,去野外打猎,亚索狼吞虎咽的吃的饭后,对着“雯儿”笑了笑,很好吃,我好希望每天能吃到“雯儿”做的饭。

  雯儿听见这些话时,脸上露出比阳光这要快乐的笑容,这种笑掩饰了她的缺陷,这种笑透露出一种气质,而这种气质却很善良,美丽。她笑了笑对亚索说:那我每天都给亚索哥哥做好吃的饭。

  亚索应了她一声“嗯”,又轻轻用手帮她整理整理了头发,说道:好了,去外面走走吧。

  到了外面,亚索在不远的花丛中摘下一朵野花,花虽然不是很美,而“雯儿”却很喜欢,她闻着香气手拿着花在小溪旁翩翩起舞,亚索心里很为她高兴,希望她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缺陷。

  亚索盘坐在一处树阴下,把剑插在自己身边,亚索知道自己的伤远远还没有恢复,他想起了那颗“化天期二阶魔虎”内丹,亚索拿在手中,内丹的颜色呈红色,比起一阶魔兽的内丹,它显得充实,从内到外有一种若隐若现的红色气息,而亚索感觉到这种气息一直吸引着自己体内的气息,这两种气息在互相吸引,就像磁铁的正面和反面,亚索将内丹合于掌心之内,同时将体内的“风之气息”一直流转在内丹周边,渐渐的这股气息流进内丹之中,内丹由红色渐渐变成白色,接着化成一股灵气流进亚索体内,灵气在风之力的混蚀下,渐渐的将伤口愈合,一股气息冲向亚索头盖骨,接着亚索的眉心处发出一点“白色光芒”,内丹内的灵气全部化入亚索体内,伤口愈合后,亚索没有感觉到先前的那种欲热,亚索在想,难道第一次化解内丹的那种刺痛,是自己体内的“风之气息”和内丹中的气息在混合,而那种刺痛是混合时带来的,这样一来,自己的体内就像有了一个可以一直存放灵气的灵池,永不停息。

  亚索在想,如果将自己剑中所化的灵气存进这只灵池,那就会越存越多,而这只灵池自己可以通过“风之气息”随意流通,以确保灵气流通全身化为灵力,使自己将御风剑术的力量扩大到最大化,可.....为什么...剑中为什么会化出灵气,亚索突然想到一个惊人问题。

  这时亚索想到了“小狐狸”在魔林中给自己讲的一个故事,剑中的灵性,剑中的魂,难道每把剑都有属于自己的魂,而股剑魂通过剑意和剑者沟通,可自己从来没有这种感觉,难道这就是上古剑神所悟出的“剑之真缔”。

  ☆酷u^匠T网首c发》

  什么是剑之真缔,什么是剑魂,亚索一直在心中反复重复着这两句话。

  (亚索肯定不知道,剑神悟出的奥义,亚索怎么可能一下子悟解,毕竟亚索才刚刚到了“剑君初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