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将亚索拖入屋中,屋内不是很大,两个阁间,中间是厨房,两边是卧室,女子虽眼睛不方便,可自己家的情况还是能摸清的,很快将亚索扶到了草床上,准备了干净的布子和水,将亚索身上的血迹擦干净,又用布子帮亚索包扎了起来,女子虽然眼睛不方便,可她日积月累的经历,已经让她的耳朵和双手成为她第二个眼睛,虽然这些东西看不见,可这些东西是女子活下去的希望。

  包扎完以后,太阳快下山了,只露出一点斜阳照在这座木草屋里,斜阳映在亚索脸上,亚索睁开眼,感觉身体已无力动荡,只有右胸外还有点疼痛,看着周围的环境,亚索便知道,是那位女子救了自己,刚想到女子,便想起了女子的眼睛,亚索痛恨这个世界,为什么好人总有缺陷,而坏人却永远..杀不完。

  亚索一咬牙,左臂一用力,硬是让自己坐了起来,亚索站起身体,模模糊糊,摇摇欲坠的向外面走去,走到外面便闻到一股烟味,还有她咳嗽的声音,亚索向烟味的地方看去,便看见了那位女子。

  亚索刚想要说话,从另一个房间走出一个老人,老人过了半百,虽老了,却也是有灵巧的腿脚,老人摸着胡子说道:小伙子,醒了。

  亚索一看面前是位老者,便双手敬道:亚索见过前辈。

  老人点了一下头,应了亚索一声“嗯”,又对亚索说道:进来坐会吧小伙子。

  亚索看着正在忙活的女子,轻声的说道:她....

  哈哈,老人笑了两声,说道:那是老夫的女儿,没事的,别看我女儿眼睛有点不好,做饭这种小事,还是很方便的。

  亚索点了一下头,应了老人一声“嗯”,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进了老人的房间,亚索到了房间便坐在一旁,老人一脸笑容,让亚索看了心里很舒服,亚索也冲着老人笑了笑,虽然这个笑并不是很明显。

  老人看见亚索手持剑器,又身负重伤,便问道:小伙子是剑术家吗。

  呵呵,亚索笑了两声,说道:前辈,我不是什么剑术家,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剑器爱好者。

  老人摸着胡子,笑道:哈哈,小伙子真不会说慌,你说你是一个普通的剑器爱好者,那为何会受怎么重的伤,难道会有人去伤害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

  亚索看了老人几眼,只见他没有那种嘲笑,尽是一脸让人舒心的笑容,亚索一想,说了又如何,反正自己已经败了,也不在乎多少人知道自己的事,亚索露出一丝微笑,说道:不瞒前辈,我是一名剑术家,我曾经以为自己的剑法无人能破,可今天,他不费吹灰之力便破我的剑法,关键是我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他太快了,呵呵,亚索低着一声苦笑。

  老人应了亚索一声“嗯”,点了两下头,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名剑术家,也有过辉煌,虽然时间很短,我也有过你的想法,可有一天,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那时候起,我便答应他永不碰剑....,老人停了一会,又说道:可天意弄人,我眼看着女儿她娘被一群匪徒所杀,我却无能为力,因为那时候,我不仅丢了剑,还丢了魂,丢了一种属于剑的魂,年轻人,你可不能像我一样丢了魂啊,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唯独不能失去魂,这样东西一但失去了,你也会像我一样,承受失亲之痛。

  失亲之痛,亚索听见这四个字,心里一声叹息,自己虽有剑,有一声本领,却亲手杀了他,有剑又如何,没剑又如何,你一个人永远斗不过这天下的“恶”,亚索虽然想起了些伤心事,可前辈和自己一样都有过失亲之痛,虽然方式不一样,但前辈也许要安慰。

  亚索看着老人,老人虽一把年纪,想起以前的事,他也流泪了,虽然不多,但也足以看出老人心中的苦有多深。

  亚索安慰道:前辈您说的话,亚索记在心里了,前辈为了安慰亚索,却说出了前辈痛苦之事做为工具,亚索何德何能值得前辈这样做,亚索谢过前辈了,前辈若不嫌弃亚索,亚索....反正也没有爹娘,亚索愿意为前辈做半个儿子,为前辈养老送终。

  老人听了之后,心中一阵激动,脸上一股惊讶之色,随后便露出了笑容,说道:若能有小伙子这样的儿子,老夫便没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好,老夫就认了你这个儿子了。

  亚索说道:自古,见爹见娘,需行跪拜之礼,亚索说完,用着全身的力气,用剑支撑着身体,在老人面前跪了下来,又深刻的叫了声:爹.....

  老人应了亚索一声“哎”,便立马去扶亚索,嘴里还说着:好儿子,你有伤在身就别这样了。

  亚索坐在一旁,很快女子将煮好的饭,端了进来,老人急忙帮女子将饭放在桌子上,说道:来,雯儿,见过你的哥哥。

  女子有点疑惑,问道:哥哥...

  老人说道:你哥哥就是你救的人,他叫亚索,已经是爹的儿子了,也是你的哥哥了,又对着亚索说:你妹妹叫沫子雯,叫她雯儿就行。

     女子虽然眼睛看不见,却听的出此话的真假,女子冰冷的脸终于露出如阳光般的笑容,说道:真的,我真的有哥哥了..

  咳咳,亚索又咳嗽两声,道:雯儿,是真的,我亚索就是你的哥哥。

  女子露出惊讶的表情,止不住心的快乐,那没有光的眼睛竟流出一滴滴眼泪,道:我有哥哥了,以后不怕别人欺负我了,亚索......,亚索哥哥,嘻嘻,女子笑了一声喊道。而后又说道:亚索哥哥,我能抱你一下吗......。

  亚索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嗯,我已经是你哥哥了,我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女子用手摸索着摸索着便碰到了亚索的肩膀,又轻声问道:是亚索哥哥吗。

  亚索应了女子一声“嗯”,是哥哥。

  女子立马将亚索搂进了自己的怀抱,可能是力气有点大,动到了亚索的伤口,亚索强忍着疼痛,在女子的耳边说道:好妹妹,哥有点饿了,先吃点饭吧。

  女子放开亚索,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笑了笑,说道:好的,先吃饭。

  老人将饭端到亚索面前,亚索边吃边看着女子的眼睛说道:爹,雯儿的眼睛还有的治吗。

  老人叹了一声“哎”,很难,恐怕靠一些药是不行了。

  亚索立马问道:爹,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不管是什么,有多危险,雯儿的眼睛我一定要治好。

  老人想了一会,说道:有是有,在云峰的不远处有一座山峰叫小月峰,上面长满了灵花灵草,峰顶有一珠花叫“月莲”,此莲中的露水可治雯儿的眼睛,可这峰顶有一头守峰兽,厉害的很,上去的人都没有下来过。又对亚索说道:亚索,千万别去冒险,我怕刚有一个儿子,很快就失去了。

  酷匠{网iQ唯+一-正*i版gV,/其》l他9都是}J盗版.o

  亚索露出一丝笑容,对老人说道:爹,你儿子比他们强的多,如果那守峰兽我打不过,我自然不会久留。说话间,给女子夹了点菜,而后又说道:来,雯儿,吃菜。

  亚索盯着女子的眼睛,心中已经立誓,不管她的救命之恩,就冲她的一声“哥哥”和这个令自己感觉到温暖的家,自己拼上命也要治好她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