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妖阁阁主点了两下头,应了一声“嗯”,外面就是练剑场,两位请。

  亚索记得,雪剑禁地之战,何为笑只是操控的二十名傀儡在战斗,而他真正的实力却一点没有显露出来,亚索很担心这一点,特别是代表剑术等级的剑耀,到了练剑场亚索才真正看见“何为笑”剑柄上的剑耀,剑耀有四个孔,竟然全亮了,亚索再看看自己的剑耀,颜色相同,却只有一个孔亮着,难道.....“何为笑”已经到了剑君巅峰,即将跨入剑皇....,不可能,不可能,亚索只能默默的安慰自己一下。

  何为笑嘴角扬起露出奸邪的笑容,眼神中可以看得到一道道精光,他手中的剑刹那间没了剑鞘,露出寒光凄凄的剑刃,那剑刃从剑尖至剑身发出紫黑色的气息,直到那把剑刺向亚索,亚索才真正感觉到这把剑透露出的一股邪力,剑不快不慢,却剑剑致命,亚索拔剑的同时,利用“踏前斩”左右躲避,可刚躲了一剑,背后又来一剑,亚索急忙用剑招架。

  “砰”

  两把剑刃相撞,一阵阵火花喷斥而出,亚索两手持剑,用尽全力招架,何为笑嘴角一笑,眼睛中尽是藐视亚索的眼光,只见他一用力,那把剑上的紫黑色气息越来越浓,亚索突然感觉一顾外力一直冲斥着自己的剑,而这顾外力通过自己的剑一直冲斥到自己两臂,两臂一阵巨痛,亚索持剑连退十余步,才稳下身来,亚索吸气吐气,这阵外力才慢慢消失。

  何为笑围着亚索走了半圈,那藐视的眼神,似乎在告诉亚索!你在雪剑禁地不是威风凛凛嘛,你的那套剑术那去了,为何一直在隐藏,怕什么,怕他们看见你的世外剑法吗。何为笑的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后,向亚索冲去,冲到离亚索两步之遥,整个人消失在亚索面前,亚索扭身环视四周,这才看见何为笑,可何为笑已不是一人,在这一瞬间他竟化出了无数条影子,这些影子形同真人,若隐若现,虚虚实实,让亚索分不清那只影子是何为笑,只见这些虚影中各持利剑,各个如真剑,这些虚影摆了摆姿势,挥剑如电之速刺了过来。

  如果这些虚剑都是真剑,恐怕亚索会被刺成刺猬,惨不忍睹,何为笑的剑法好像每一招都在克制亚索,亚索这时连躲的办法都没有,万剑从中过,万影一处留,万剑洞穿亚索的身体,却只有一把剑穿过亚索,何为笑持剑站在亚索背后,一声诡异的笑后,便听见他说道:亚索,你都来不及出招,就输了,还想和抗衡“血滴子”,找死,今天放你一命,哈哈,何为笑收起剑刃,一声充满嘲讽的笑离亚索而去。

  心在左边,伤却在心的右边,血流不止,很快染红了亚索的全身,亚索剑立地面以持身体,那藐视的眼神,那充满嘲讽的笑,比伤口还要痛,亚索在想为什么“何为笑”不干脆杀了自己,他是让自己活在痛苦当中,自杀?为什么要自杀,活我也要活在痛苦中,亚索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身后是无数的嘲讽。

  何为笑站在众人面前,指着亚索很傲气的说道:看见了没有,这就是雪剑派的弟子,这就是雪剑术,传说中曾威震天下的剑术,不过如此,哈哈,这声笑在亚索耳中徘徊了很久。

  哈哈,猎妖阁阁主一声大笑,说道:雪剑术不过如此,和我灵剑派相比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

  众人听后,大笑亚索,边说亚索废物一个,边说嘲讽着雪剑派。

  亚索都忍过去了,也许自己丟了雪剑派的颜面,也许自己不配称为剑客,不配拥有一把剑,不配称自己为什么剑君,自己就是一个废物,一个只会依赖别人的废物,哈哈,亚索一声强笑,右胸血液逆流而上,很快一口血从亚索口中而出,亚索擦擦嘴角的血,走过众人鄙视的眼神,走过众人嘲讽的笑声,来到了门外,原来的两名守门小弟子也露出嘲讽的笑容。

  亚索终于知道嘲笑别人的滋味,可能“何为笑”是故意侮辱自己,让自己身败名裂,也让亚索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呵呵,亚索一声苦笑的说道。

  很快亚索走出了云峰,伤口的血却血流不止,对于亚索来说,这点伤不算什么,伤口是洞穿型伤口,内外伤都有,亚索看着满手的血,想起了一个止血的办法,把木头烧着,利用火灼的方法,把裂开的伤口合为一处,可这大白天,又是在野外,去哪寻这烧着的木头,亚索看了看周围,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不远处的山峰下隐隐约约冒着白烟,亚索心中有了一点念想,走到冒烟处,只见一个小草屋,小草屋的院外是一片小溪,小溪旁的上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菜,亚索看见这些时感觉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失血过多,导致亚索体力不知,亚索见院中没人,只好走进去,咚.....咚...,亚索用剩余的力气敲了两下木门。

  )酷B●匠z网|“正kD版go首◎?发)

  木门轻轻的开了...,亚索露出一丝微笑,面前是位女子,女子一身朴素的衣服,脸上还有模糊的炭黑,只是她的眼睛很特别,瞳孔中的泪花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坚持,再加上令人“心暖”的笑容。亚索见了女子很礼貌的说道:姑娘.....我...受了一点伤...

  啊...不..不要进来,我家只是一家普通人,没有钱,女子关上门背靠在门前喊道,希望可以挡住门不让坏人进来,眼神中透着恐惧,失落。

  哈哈,亚索轻轻笑了两声道:姑娘,你听我说,我不是坏人,我受了很重的伤,我现在都打不过一个三岁小孩,咳咳咳,亚索又咳嗽了几声,接着又说道:姑娘如果不相信我,我就不进去了,可求姑娘施舍在下一根快要烧废的木头,亚索在此谢过了。

  门中的恐惧之声没有了,过了小一会,女子慢慢的打开门,丢出了一根还着火的木头,女子却没有关上门,静静的不知道看着什么,亚索看着女子,心中有点疑惑,难道她看不见自,亚索又回想起刚才,如果她看到自己的样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举动,难道她的眼睛.....,亚索没有在往后面想,亚索捡起着火灼的木头,硬生生烫在了右胸的伤口上,一股烧肉的味道冒在了空气中,亚索强忍着痛,咬着牙,因为伤口比较大,烫的就比较深,比较长,亚索终于忍不住这割心般的痛,只能朝天长啸,树林上的许多小鸟被声音震飞了一片,亚索眼前一阵眩晕,感觉天已经黑了,亚索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女子的眼睛是看不见,可她却有一颗善良的心,而这颗心正好掩饰了女子不足,朴素而美丽,女子听着声音判断了亚索的位置,摸索摸索着便摸到了亚索,女子力气不大,却能将亚索拖进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