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山峰上的房屿显得暗淡无光,微暗的余阳照射在雪剑堂下一片练剑场上,练剑场上没有多少人,有的只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少女和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少女一个人坐在雪剑堂的石梯上望着下面少年,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恋惜的感觉,少年右手拿剑,左说拿酒,一边喝酒一边练剑,在阳光的余阳下,少年的剑法显得很乱,没有章法可言,少年收剑,喝下一大口美酒,看着远处石梯上的少女,少年的心中如刀割如针刺,少年又是喝下一口酒向少女走了过去。

  少女轻微的站起身来,夕阳照在了她的脸上,少女一双大眼睛,微长的睫毛,微微向下又修长的眉毛,红粉色嘴唇加上从左侧斜留下的头发,显得清新脱俗,外柔而又内刚。

  少年慢慢的走上石梯,与少女一高一低的对视着。少年在少女眼中是一个百折不屈的男人,可也知道他面前亲人离去,外表坚强,内心流血般的脆弱。

  少女是杨灵灵,少年便是亚索。

  亚索看着杨灵灵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眼中泛着泪光没有表情的杨灵灵对亚索说道:亚索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亚索点了一下头“嗯”。

  你喜欢过我吗,杨灵灵发着快要哭的声音说道。

  亚索第一次见到杨灵灵如此柔弱的样子,亚索说道:灵儿是亚索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唯一救过亚索的人和最亲的人,亚索不懂什么是男女之情,只知道灵儿在亚索的心中有着无人可替代的位置,我一直喜欢着灵儿。

  亚索说这些话也是从酒中吐出的话,可酒后吐真言,不得不信。

  要走的人是留不住的,杨灵灵那时一人游历雪剑国,路过杨家村时,在一条小溪旁边看见了昏迷中的亚索并救了他。许许多多日子走来,杨灵灵早以爱上了这个异地来的这个男人。

  真的要走吗,杨灵灵的左眼划出一滴眼泪的说道。

  亚索上了两层石梯站在杨灵灵面前,用手轻轻擦掉她左眼流出的眼泪,说道:我想保护灵儿一生一世,可我的能力。。。。亚索没在说下去。

  杨灵灵心里清楚也相信面前的亚索。

  能抱抱我吗,杨灵灵柔声的说道。

  亚索从小到大的时间都是用练剑和杀人,哪抱过什么女人,亚索第一次这样,他心跳个不停,对视着杨灵灵,却没有任何动作。

  哼,杨灵灵说道:笨蛋亚索,抱人家一下都不会,说完后双臂抱住了亚索,亚索轻轻的把一只手放在了杨灵灵的后肩。

  杨灵灵用手擦擦眼中直流的眼泪,轻轻的在亚索耳边说道:我想到第二件事了,我要你答应我,好吗。

  亚索没有说话。

  只听杨灵灵说道:我要你在外面不要喜欢任何一个喜欢你的女人。

  亚索,.....

  两人抱在一起,都没有在说话,似乎时间停在了这一刻。

  亚索说道:我答应你,一生只喜欢一个人,她叫,杨灵灵。

  我能听听你的笛声吗,杨灵灵说道。

  亚索坐在石梯上,月亮刚好上来,照在了亚索的身上,透出了亚索的背影,亚索拿着笛子,吹着往日的曲子,微风吹过,亚索身后的马尾辫

在风下微触动,曲子的旋律没变,还是那么忧伤,如往事重现,一切又如风如梦。杨灵灵静静的在不远处看着亚索的身影,在曲声带动下,想起了与亚索曾经的经历。

  曲声吹了很久,二人就这样,一人听,一人奏,慢慢的杨灵灵靠在亚索的肩旁睡着了。

  亚索放下笛子,想起了杨灵灵让自己答应的第一件事,那晚喝了很多洒,酒不是太烈,却喝的很尽兴,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独自饮酒,独自闯荡,独自面对事情,独自和自己说话,甚至杀人之后也是一个人独自承受着痛苦,所以有一个在一起喝酒,谈心的人是亚索很快乐,很快乐,直到答应她的第一件事以后,亚索不在把她当做一个普通朋友,而是一个靠自己用命去保护的人,因为不是她救过亚索的命,而是亚索第一个见到的女人,也是唯一动了心的女人,亚索不再一个人去面对任何事情,而是他知道,心里有一个值得自己倾尽所有去保护的人,他必须变得更强。

   她不是很美,不是绝色佳人,不是绝世美人,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有的只是一个,只会每天对亚索天真的笑,虽然亚索没有一点笑意,只会在亚索面前一直叽叽喳喳,虽然亚索不会很多不会回复太多,可她还一直陪在亚索身边的女人。

  亚索仍然记得在杨家村,醒来之后打开房门第一次见杨灵灵的样子,她手拿紫剑在风中练习着雪剑术,她的第一次回眸一笑,第一句话,让亚索的心有了从未有过颤动。

      一律旋曲风中传,

      心乱喝酒剑亦乱。

      空中悬月有她影,

      不知影中把泪流。

  (一首烂诗,大家不必在意)。

  清晨,西城门外。

  西城门两旁站守城的士兵,对来往的人进行检查。除了士兵和商人外,在不远处的地方,一个是杨灵灵,一个是杨在天,还有一个自然是亚索。

  杨在天说道:亚索兄弟,修灵之路很漫长,外面的世界人心险恶,毕竟不在雪剑国,你一个人没有身份不行。

  亚索:身份。

  杨灵灵举起自己的剑,剑柄的末端飘摇的一块玉石,说道:这块玉名叫剑玉,也称为剑耀,即是身份,剑耀的高低决定你的剑术等级。咯,杨灵灵嘻嘻笑道:我这块剑耀不值一提,只是一块普通剑士的剑耀,杨灵灵斜眼看着杨在天,又扭了扭杨在天的胳膊,说道:爹让亚索看看你的剑耀。

  杨在天看着杨灵灵哈哈笑道:女儿啊,看什么看,我与亚索已结拜为兄弟,今日爹就将自己的剑耀送给亚索了,说话间,杨在天摘下自己剑上的剑耀。

  亚索一看,双手握拳对杨在天说道:不敢不敢,杨大哥即然说了,剑耀代表身份,没了剑耀就没了身份不是。

  哈哈,杨在天摸摸自己不长的胡子笑着说道:亚索兄弟话虽不错,但我是一派掌门,一块剑耀还是能找的上的。

  亚索:这......

  杨灵灵顺手接过杨在天手中的剑耀跑到亚索跟前,小声的说道:哎呀,你这个笨蛋,你就接受了吧,我爹都这样说了,说话间,把剑耀挂在了亚索的剑上,又笑着对杨在天说道:爹,你看亚索接下了,呵呵。

  更l新c最@i快T上◇?酷B@匠(网

  杨在天笑道:好,好。

  亚索说道:亚索在此多谢杨大哥了。

  杨灵灵揪着亚索的衣角轻轻的说道:亚索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亚索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剑耀一种身份,一种代表剑术等级的剑耀,杨在天的剑耀虽不高,没有到剑王巅峰,却也是剑王高级,也代表了亚索现在的身份,虽然亚索现在的剑术等级不在剑王巅峰之下。

  雪城西门直通雪剑国西部边境,而西部边境的对面便是灵剑国。

  亚索看着剑上的剑耀,又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杨灵灵,转身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