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拜玄女!”大殿上,除了白头翁和白正修,还有女人组的那位气质超凡的首领,其余都弯腰参拜。这玄女的殊荣还真是不小。

云珊打量着四周,看着他们对自己如此恭敬,这种感觉太酷了。在WFS里,谁会这么朝拜自己啊。甚至有种飘飘然!

“云珊,按照辈分,你当叫我一声曾爷爷!”白头翁眯着眼微笑道!

“啊?”这一句如同狂野之中晴天遭雷劈,曾爷爷?您确定不是爷爷么?这中间可是隔着两辈那。云珊结结巴巴的问道“您老是在开玩笑么?曾,曾爷爷?”

白头翁缕了两下胡须,嘴角微扬,很确定以及肯定的点了点头。

白正修一身冷傲,清澈的眸子充满寒意,生气的看着这个在他眼中不懂礼数的野丫子,当与云珊眼神相撞的时候,却又别过头去。

云珊心里自然不服,叫这个老头曾爷爷倒也不是不行,看样子他底有几百岁了,叫声曾爷爷自己也不亏,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要管这个不可一世的面瘫掌门叫爷爷么?还有子墨那些小屁孩是不是也都成爷爷了,这不是要逼疯的前奏么?

众人面面相觑的盯着她,都不知道她在执拗什么?而子墨好似猜到了缘由,抿着嘴偷着乐着!

白头翁知微能力已经读心的能力,只要一个意念便可以探知云珊这种才聚灵期修为的想法。5可是当白头翁得知云珊灵是因为辈分问题而不开心时,忍不住浅笑道“云珊啊,你这个小丫头,竟为这种事纠结,玄女在我蓬莱始宗是辈分最小的,这玄女可是一千年才得一次传承,也因此玄女的身份与蓬莱掌门和紫云山掌门一样享受至高无上的尊荣!”

“当真?”云珊当时真想跑上去好好的亲他一口,这老头太可爱了。只要不用叫那些小屁孩为爷爷,就是大赦天下般的开恩那。云珊乐得双手握在胸前,期待着白头翁再次确认自己说的话。

“原来我们的玄女是因为辈分发愁哦,我当是什么事那。”站在一旁的落霞上仙笑道,她便是紫云山的掌门。

落霞上仙伸开手臂,兜兜转转几下,手掌间发出一道金红色的光来,随即一个编织精美的红玉宫绦便出现了。

落霞上仙把手中之物递到云珊面前,温柔的说道“云珊,做了玄女应承天意,这是我随带身边多年的灵域,希望你不要嫌旧才好啊!”

她的笑容好慈祥哦,她的声音也好温柔哦,就连她的动作都是那么亲切。云珊被眼前这位上仙深深的吸引着,双手虽然本能的接住了礼物,道了谢,可是眼睛却不愿意离开她。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是妈妈的那种感觉么?

白头翁因为深受重伤,体内精元受损,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咳嗽了起来。

脸色也越发苍白,喘着大气,白正修赶紧跑到他身后为他注入灵力,吊着这口气。落霞收回握着云珊的手,也跑了上去,关切的问道“白师叔,你这是?”见白头翁摆摆手,落霞转过头看着正修,正修知道这事不能瞒着落霞上仙,难过的点了点头。

落霞上仙看着白头翁,神色慌张起来。

云珊和其他众徒一样,紧张,焦急,担忧。却碍于很多原因,没有围上去。

白头翁把正修注入的灵力慢慢的回收,运至丹田,这才稍坐直身体,自知自己时间不多,立即遣散了众人,只留下正修,落霞和云珊。

考虑到云珊修仙路上的会遇到各种问题,身边来个启蒙之人都没有,就很难过,白头翁临死之前说什么也要安排好云珊的事。而落霞早已经是仙承期的炼丹大师,她不仅会炼丹,最会做人!只要有落霞教导云珊,自己才能放心。白头翁紧张的说道“落霞,老道已如夕阳垂幕,唯有一事记挂心中。”

“师叔,有事请讲。落霞一定完成师叔嘱托。”

“好,好,落霞,那我就把云珊交给你了,这孩子,天性醇厚善良,可是不知世道险恶,身为女子又是玄女,修仙之路和开启传承,还要你多加照拂才是啊!”

云珊一听,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已经顾不得形象,白嫩的小脸上泪流满面,白头翁是何等身份,临终前还不忘把自己交给可信之人照料。而自己却什么也为他做不了,看着白头翁身体里的灵力开始向外蔓延,就是自己再无知,也知道这是要大限将至了。

云珊跑过去握住白头翁的手,又是感动又是难过的抽泣着。

  8。看Y2正}版章Pn节上酷%匠_网:

白头翁擦去云珊脸上的泪水,把她的手郑重的交在落霞手中,意味深长的看着落霞。

落霞上仙强忍着泪水,承诺道“师叔您的意思落霞明白,请您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的。”

白头翁安心的点了点头,又从怀中掏出一块丝帕,交给了落霞,又叮嘱道“待需要之时,再打开。”

落霞点了点头,收到了宫绦之中。

白头翁转过头看着正修。吩咐道“你一心秉持正道,却知正道沧桑么?凡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才是修仙之根本啊。”

正修明白师傅是在指三生劫一事,认真的点了点头。

白头翁接着说道“正修,待云珊修为进入筑基期时,你待将她接进蓬莱。切记切记。”

“徒儿谨遵师命!”白正修叩首作揖。

白头翁身上开始散发着一些白晶晶的水系因子,一点点腾空,头也缓缓的耷拉下去,手掌从云珊的手心里滑落而下,云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白正修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大喊着“师傅!师傅!”这是心底最悲痛的呼唤,多年来不曾侍奉左右,终于回来了,可是师傅却撒手人寰,可怜白正修视师为父,如今怎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落霞此时也控制不住眼底的泪水,跪在地上,头枕着白头翁的手臂,趴在他膝盖上痛哭起来。

白头翁坐化了,再也回不来了。就连云珊她自己都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把他当成了亲人,只是自己明白得太晚了,云珊大声的喊着“曾爷爷,曾爷爷……”二十多年来,她第一次感受到失去亲人的痛,一直孤独的生活在无依无靠的阴影中,在自己荣为玄女的这一刻,欣喜还没散去,却迎来了一次失去亲人的痛,这种痛绞得心都要碎了!。

殿外那些道童们都很担心老掌门,所以都没有离去,此时听见里面的哭喊声,纷纷跪在地上,三拜九叩,行蓬莱至高礼。

白头翁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变得透明,最后全然化为那些亮闪闪的灵气,消失在这蓬莱大殿上。

哭泣声,呼唤声回荡在大殿里……

殿外,金钟长鸣。

就连那些住在岛上的小鸟们都飞向了天空,与白头翁道别。

在大家的哀恸声中,一只紫色的蝴蝶从殿外飞了进来,落在了落霞肩头,扇动着翅膀,在与落霞说着什么。

落霞赶紧站了起来,收起泪水,拍着正修的肩膀劝慰道“正修,人死不能复生,这蓬莱千百年的基业是你师傅生前最割舍不下的。你不要让他失望才是啊!”

白正修此时早已没了斗志,目光呆滞,跪在地上看着师傅坐化的地方,整个人心都要被掏空了。

云珊听落霞上仙这么一说,忽然想起,连续剧里上仙坐化,不是都会惊九天的吗?那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个叫血罗空的坏人岂不是也会知道的吗?云珊抬着头,看着落霞正紧张的看着门外。

“不好,怎么来得这样快。”落霞掐指一算,突然大叫道,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拽起白正修和云珊,便正色道“正修,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作为蓬莱阁的人,我也很难过,可是难过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听我说,白掌门的事,血罗空已经得知了,以她的个性,定会前来挑衅,当务之急,就是组织好门徒,做好应战的准备啊!”

白正修终于被落霞上仙的一番话点醒了,收起了沮丧,眼睛里也恢复了斗志。说道“上仙说得对,我不该在这个时候只顾难过,蓬莱需要我,师傅,他也需要我。”白正修凝视了一下腰间的宫玉,转而严肃的看着云珊说道“叶云珊,你赶紧随落霞上仙回紫云山。”

“我不走,早就听说是血罗空开启了时光之咒,今天我也想见见她,何况我是玄女,理应与蓬莱上下共进退!”云珊狠狠的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周身散发着一股杀气,可是她灵力太小,这股杀气在白正修和落霞面前来讲,却是那么弱不可及。

“云珊,你不记得白道长临终所托了么?赶紧与我回山,不得有误!”此时的落霞上仙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温柔,有的是没的商量的坚决。

云珊想起了白头翁临终时说的话,是啊,以自己现在的力量,恐怕也只是蓬莱的负担吧。

落霞见云珊刚才的戾气渐渐消失,便拉着云珊的手,与正修做了一个简短的道别,赶忙携众徒飞回东方的紫云山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