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正修!”白头翁一听这声音,立马扬拂尘开了殿门。

殿门外夜风习习,白正修一席淡蓝色仙袍,宫绦加街明黄,一头仙云简髻微微泛着蓝光。周身灵气逼得众人呼吸局促。

“是了,正修,你进入仙承期了?”白头翁笑逐颜开的上下打量着正修身边的灵气流。不禁欣慰的连连称赞。

正修连忙上前行礼,“不孝弟子,给师傅请安了。”

“师弟给正修大师兄见礼。”众人一看白正修已经进入仙承期,都兴奋不得了。

其中一个师弟喜极而泣道“太好了,以后血罗空再也不敢来我们蓬莱捣乱了。今天玄女重归,大师兄修为突破,真是双喜临门那。”

众人纷纷称是!

正修看着跪在地上,被吓得已经瑟瑟发抖的三个师弟,忙跪求师傅手下留情。

白头翁迅急走下座来双手扶起正修,说道“正修,今后你不必对我行此大礼,蓬莱门规祖师有训,凡我门弟子修炼至仙承,即门派掌门。正修,择日为师可传位与你!”

“师傅,正修一心修道,只为行侠仗义,匡扶正道,不曾想过这掌门之位,请师傅收回成命。”

“正修糊涂,这遗训乃祖师所定,岂容你我更改。今日已晚,你先随我上怡空阁,为师有事要说。”

“那师傅,他们……”正修一直心善,更不舍师弟受那火刑。连忙求情。

白头翁看了看地上跪着的三个徒儿,眼睛怒气已消过半,但仍三分怒道“今日且罢,各自阁中闭门思过,待明日玄女醒来,求得原谅,才可免那火刑。否则自己领刑去。”

  +d酷匠-网正T#版S;首}…发

“谢师傅,谢师傅开恩!”三个罪童赶忙叩谢。

白头翁一扬衣袖,带着晕倒的云珊和正修朝怡空阁飞去。

怡空阁西厢,白头翁把云珊放在床榻上,从怀中玉瓶里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放进了云珊口中,便带着正修去了自己的寑居。

白头翁前脚刚踏进寑殿,白正修便双膝跪地,“师傅,徒儿不孝,这一去几十年,不能服侍在您老身边。让您一个人面对修罗枉地。师傅,对不起。”

“哎呦这孩子跪下做什么,如今你已进入仙承期,那么为师所承受的都是值得的。孩子,快起来。”

“师傅,对不起,徒儿并没有突破筑基十重天,徒儿真心不想欺瞒师傅,可是前日梦内魂游,梦见百姓生灵涂炭,我蓬莱也是血红当空,实在担心,所以暗自服下自己炼制的丹药,短期提升了自己的修为而已。”

白头翁双手明显的颤抖,伸出去准备扶起白正修的手臂也僵持在那。

“修儿,先起来。师傅怎么会怪你那,你才六岁,为师便把你秘密遣送到御灵山,让你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为师对你,对叶氏夫妇,对蓬莱阁都有愧啊!”望着窗外,叹气起来。

“师傅,莫要怪责自己,既是蓬莱一脉,自是有着使命在身,无论是谁,都会为这个身份负责。”

白头翁听着正修这番宽慰的话,心里稍安,可是正修魂游看见异像,便关切的问道“修儿,魂游修行可是遇到磨难了?”

白正修遗憾的点了点头。“说来也惭愧,那日魂游聚灵,突破时却被迫终止,胸口疼痛得厉害,险些走火入魔。”

白头翁紧张的看着白正修,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右手旋转运气,慢慢的靠近白正修的胸口,却被一股力道反弹回去,震伤了他的旧患,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射出来。

“师傅师傅,您怎么样,待徒儿为您度气。”白正修使出全身力量,把真气逼进师傅体内,却遭到反噬。

白头翁见此,心中已明了。捂着胸口说道“修儿,莫要再费力气,你遇到三生劫了,自然无法突破。眼下为师身受重伤,修儿,师傅请你立即接任蓬莱掌门。”

“师傅,徒儿并没有突破十重天,怎可接任掌门?”白正修一向视师傅为父亲,多年来修行,却日日不忘为他老人家祈福。今日手握师傅脉线,已经大有魂断之向。

白头翁打断了正修的话,声色严厉的看着他,吩咐道“你如今已仙承修为回岛,修罗和四国必然知晓,如果你固守陈规,让修罗知道了,蓬莱将会有灭顶之灾!玄女还年轻,你好好照顾她,保护玄女,开启传承,解救四国,这也是你的使命!”

“师傅,徒儿答应您,一定会保护好玄女,只是徒儿在藏书阁里看见过,生死劫,三生劫,苦身劫是世间最难过的劫难,可是这三个劫到底是什么啊?”

“很多年以前,有位上仙,他曾遇到过自己的生死劫,破解之法,便是找到生死劫那个人,然后杀之才能破解。苦身劫是要剔骨削肉,重塑今身,方能进入上仙班。而三生劫,注定是情不得,如镜中花,水中月啊。”

白正修自六岁起便立誓,今生只为蓬莱,为修行,绝不受儿女私情牵绊。

可是男女之事谁能说得清那,恐怕世间最难做放弃的事就是这个情吧!

次日天朗气清,云珊醒来看见自己躺在玄女的散金嵌红宝石的黄梨木床榻,旁边还有一件叠得板板正正的鹅黄色衣裙,便自己动手换了起来,又选了一对步摇和一组和田玉金钗玉兰花簪,便走出殿外。

这两位女童已经奉命等候她多时,云珊好奇的打量着这两个美女,忍不住问道“这蓬莱不是道观么,怎么还有女弟子?”

其中一个穿红衣的女孩子娇滴滴的笑道“玄女真幽默,蓬莱阁是仙阁,说得久远点,上古时候可是和女娲娘娘有些渊源那,怎么能说是道观那?”

云珊听得一头雾水,接着问道“那白头翁怎么一身道袍,还有云涧殿里的不都是道童么?”

“白头翁?”两个女孩子互相对视一眼,终于知道玄女嘴中的白头翁,其实就是蓬莱掌门。便扑哧一声都笑了起来。

这时大殿传来金钟的响声。

另一个白色衣裙的女孩子赶忙催促着“时间要到了,玄女,请速速随我们入殿。”

还没有等云珊同意,一股青烟从脚如莲花漫开,载着她们三人便悠悠飘落在大殿门口。

大殿内外,几百名道童还有很多穿着白衣短裙的和红衣长裙的女孩子。为首宝座之上仍旧是白头翁,只是云珊隐约觉得他气色不是很好,下首分众人两翼,左边是一位俊俏的让人窒息的浅灰色蓝边云缎袖长袍男,而对面,那些女孩子群首的是一位一席深灰色牡丹团纹织锦绣长袍,头戴绿玉珠钗的中年妇人。

云珊躲在角落里好奇的打量着,这时白头翁已经开口道“仙祁年间,润齐月,蓬莱第五十七代掌门换任仪式正式开始。”白头翁看着下首的白正修,微微駭首道“白正修,蓬莱第九十七任门主关门弟子,秉承中瑞,克俭勤德,乃我门之大幸,然尚,后入中天,进仙班,仰呈开山先祖之遗训,授,蓬莱第五十七任掌门,白正修,进前,迎宫玉,衔古剑擎天!”

白正修跪谢白头翁老掌门后,众人随之参拜新掌门。

“叶云珊?”白头翁突然叫着她的名字。

好好的掌门换任仪式,叫她做甚,众人齐刷刷的转过来看着她,这眼光里有喜欢,有好奇,有期待,有平和,当然世上哪有那么多美好,自然有些人充满了敌意,嫉妒。

云珊走到前去,轻瞥一眼这个叫白正修的新掌门,绾着高高的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顺在耳后,微仰着头。

白头翁起身举着拂尘对准上空穹顶中央念道“花开花落,蒂结蒂衰,周而孝悌,名感五内。何有八方,蓬莱傲玄!”只见金色穹顶如盛开的九瓣莲花,各执一色,空中金星闪烁,纷纷而下,围在云珊身边旋转,忽而如冰凌炸开,甚是漂亮。

云珊体内的气流开始躁动,直入百会,奇经八脉开始截然打开。伴随着这些金星灵力,额髻间绽放了一朵如玫瑰般妖艳,如牡丹般富贵的陀菱花图腾印记。

陀菱花是蓬莱阁特有的灵花,长在极寒的千年冰洞。此花象征着蓬莱独有的尊荣,也是玄女的标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