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这么有本事的父亲,是霸气,后面十几个打手,随便哪一个,胳膊都比云珊的大腿粗!

车里,封幻男揉着被绑出血痕的胳膊,说道“差点忘了,父亲,刚才那帮人,说要我们交出什么花玉那。”

听到花玉这个词,封大茂手里转玉石的动作停了下来,心想着,他们要花玉?难道是他?一想到是他,封大茂的脸色暗了下来。

封大茂不想儿子卷进这件事里来,转移了话题说道“什么玉啊,至于要人性命。算了,不管他们了,儿子,你今天受委屈了,度假村的事你不用再管了。后天集团有个跨国研讨会,你准备一下,和封琪去趟新加坡。”

“新加坡?”封幻男显然不情愿这样的安排,弱弱的问了一句“叶云珊也去吗?”

“不,这是高级的集团发展研讨会!”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封琪公寓楼下。

这些天封琪不再像前几日那样吵吵闹闹的了,吃完就睡,像猪一样的生活。老爷子听到属下的报告,神色却暗了下来。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怎么会不了解他,不是搞出四个女人同处一室,就是拿工作的事情来敷衍结婚。此时,他封琪能在那清心寡欲的消停下来,谁信啊。老爷子早就想查查房了,可是怕底下的人知道了不好,正好今晚封幻楠出事,借这个由头,上去看看。

封琪的床上果真躺着女人,而且是四个。

封大茂走到了房门口,看守的坐在地上睡着了。封大茂一脚踢在了看守的屁股上。怒吼道“滚开!”

这一声可把房间内正在睡觉封琪吓破了胆,这要是让老爷子看到这一幕,她们的命就没了。赶紧扒拉醒身边的四个女人。“快起来,别睡了,老爷子查房了。快点啊。”

这四个女人一听老爷子来了,吓得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好在公寓很大,房间的衣柜够多够大,也来不及穿衣服,抱起地上散落的衣物就各自找地方躲起来,也不管是谁的东西,只要不落下被老爷子发现就好。封琪也赶紧穿上了睡袍,跑出去开门。

最后一个严冬藏在衣柜里,却发现床脚边有一个头花,赶紧又跑过去捡起来,这时老爷子已经进来了,严冬如果再藏到柜子里,就会被老爷子发现,只好掀开了那张带气压的高箱大床,想办法藏进去。

老爷子和封幻楠站在客厅里吩咐道“看守失职,先带回别墅,等我忙完了再处理他。”

看着一桌子的垃圾、红酒瓶,地上还散落着空啤酒罐,很显然这不可能是封琪一个人的喝的。

只听卧室一声闷响,封琪闭上眼睛,心想完蛋,完蛋了。

封大茂立即起身,朝着发出声音的卧室走去。封琪大步向前,拉着封大茂的胳膊,刚想撒谎,却碰上那老爷子都能拧出血来的眼神,只好无力的松开了胳膊。

封幻男并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非要这个时间,顶着星星月亮的跑来封琪的公寓。但是他知道封琪在这只不定琢磨什么好事,被老爷子知道了那。索性坐在沙发上看着热闹。可是一低头,一个用过的小可爱湿漉漉的躺在桌子腿边。封幻男一看封琪紧张的那副样子,真想好好给他上点眼药,可是偏偏自己就不是落井下石的那种人。只好厌恶的走到窗前。

屋子里的香水味刺鼻,一想起封琪在屋子里不知反省还夜夜春宵,老爷子的脸被气的涨红,走到卧室门口虽然停下了脚步,却更想回手抽他一个耳光。

“不争气的东西。你现在马上换衣服跟我走。我在车里等你。十分钟的时间。”说完,老爷子背着手走出了公寓。封幻男看着封琪如释重负的感觉,冷笑了一下,也离开了。

封琪此时此刻最恨的人就是封幻男,他的出现,夺走了本属于他的一切。现在又在他面前出糗不说,他更怀疑是封幻楠把老爷子带过来的,真想拿出男人的实力,好好和他打一架。

封琪边换衣服,边叫出了四个女人,“一会,你们想办法离开这,老爷子的眼线估计还没有撤走,你们四个人目标太大,分头离开吧。”封琪穿好了腰带,却发现少了严冬。便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叫着名字也无人答应,于是就慌慌张张的找了起来。眼看十分钟就要到了,人还是没有找到。

盛夏了解那老东西可不是说着玩的,赶紧说道“亲爱的,你先走吧,小冬一定在这屋里,我们留下来找她。”

阳春和申秋也复合着。封琪无奈的看着手表,只好先行离去。

三个女人把屋子都要掀过来了,只有他们夜夜春宵的朝大欧式床没有找。大家都着急的出了一头的汗,阳春预感越来越不好,害怕得双手捂着胸口,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可能是刚才严冬钻进去的时候,没合好盖子。所以发出木板钢架错位的声音。

“这个声音,怎么像刚才老爷子进来时发出的声音啊。”申秋连忙拽起坐在上面的阳春,大家顿时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赶紧掀开了盖子。

里面的一幕,让她们三位女郎吓得魂都要没了,严冬的头部被磕破,流出的血已经涂红了她整张俏脸。掉落的钢架斜叉进了她的后背。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陨落了。

她们三个瘫坐在地上,互相抱在一起,又害怕又心痛的哭着。可是谁也不敢打电话告诉封琪,因为他此时和老爷子在一起。

老爷子的眼线果真并没有撤去,天已经亮了,眼线拨通了封大茂的手机。“老板,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出入。”

电话这端的封大茂,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放下了下来。心里有点不舒服。再不是亲生的,可终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也一直精心培养着,如今这么怀疑封琪,封大茂有点埋怨自己过于多心了,对封琪说话的语气也和善了许多。

……

飞机场贵宾室里,封大茂吩咐封琪和封大茂的把一切通讯设备都留了下来。并嘱咐道“这次研讨会非同小可,希望你们两个兄弟能精诚合作,共同学习。新加坡这几天,你们有事可以找林杰,他会为你们办妥,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不许你们私自与外界联系。如果我知道你们谁不听我的命令,将永久逐出WFS集团。”

听到这个交代,封幻男和封琪一样震惊,只是个研讨会,弄这么严肃有必要么?但是老爷子的狠戾,他们是不敢触碰的。都安静的闭上了嘴。

  看K%正(Y版章-@节:A上酷#匠网

林杰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向封大茂礼貌的鞠了一躬,便带着两位公子登机了。

阳春她们三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封琪去了新加坡,她们联系不上封琪,也不敢去集团那边找,情急之下只好先把严冬的后事悄悄处理了。

可是好事难出门,坏事传千里。

当封大茂知道封琪旗下镇海大酒楼的大经理严冬香消玉殒的时候,突然联想到那天晚上,封琪公寓里那声闷响。但是并没有派人打听严冬的死因,因为封大茂一直都很讨厌那四位女郎,觉得她们误了他的儿子。

申秋已经把那张床打扫出来了。担心老爷子再重返这里,所以别的地方,她们也没敢动。

自打封幻楠走后,叶云珊作为副总经理助理,整天无所事事。最近,人力资源部搞出了一个职能评估。所有人都为这次评估而头疼。轻点的降职,严重点的直接可以回家睡大觉了。

云珊自然也担心的要命。虽说这几天,和封幻男、何蕊,还有齐乐一起搞策划案,也得到了上层领导的认可,可是除此以外,她什么也没有学到。而这次评估,针对危机公关,市场营销评估和职业技能水平都有一套很严格的考评。集团上层也想通过这次评估,宁缺毋滥,不养闲人。

云珊从图书馆里借来了很多资料,整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埋头苦学。

评估标准很快就要执行了,人力资源都已经劝退两名老资人员。

云珊摸着嘴角,不知什么时候起了一个大泡。

拿着杯子想去水房接点热水,正好听见里面有几个女人再那议论。

“你知道么?那个叫严冬的女老板死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啊?”

“是啊,怎么回事啊?”

“就这几天的事儿,听说死得很惨……”

“我听说她是封总经理的……”

突然一个女同事看见云珊站在门口,赶紧推了一下正在八卦的那个同事,几个人互相递了一个眼神,离开了。

云珊并不熟识严冬四人,但是她早有耳闻,那位封琪可是个很风流的人,不过他虽风流,却对这四位女郎是极好的!

封琪和封幻楠都去了新加坡,这事儿全公司除了云珊也没几个人知道,也不知道封琪回来得知严冬的死,底有多心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