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脚踢翻书桌,只看见在地上有一部手机正在响着。

封幻楠已经带着云珊快速转移了阵地。眼看就要爬到门口了,却被坏人发现了,两个人吓坏了,站起身来就往门口撒欢的跑过去。

“他们在那,抓活的。”几个反应灵敏的已经追了过来。

云珊一听说抓活的,那就意味他们不会要他们的性命了,便把车钥匙趁机塞给封幻楠,说道“来不及了,我们分头跑,快走。”

其实,封幻楠知道,云珊是想引开一部分杀手,好让自己有机会逃出去。可是封幻楠怎么可能为了逃命反而连累一个姑娘那。便边跑边喊道“我是封幻楠,你们知道我是谁不?”

可是这帮杀手是来要他们命的,他们动作迅捷,很快就把他们两个都抓住了。

两个人都被带回来了接待室,接待室的灯很明亮,一个头目坐在沙发上把玩着封幻楠的手机,他们都蒙着面,只有眼睛,鼻子,嘴巴露在外面。

云珊看着封幻楠脸上有块青,嘴角还有一丝血流出,一定是逃跑过程中挨打了。

头目一副山贼的架势,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问道“把花玉交出来。说不定爷爷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花玉,他们是冲自己来的?云珊笃定,是那个穿长袍的老头派来的。

封幻楠根本就不知道花玉的事,吃惊的望着身旁的云珊。可是云珊就是被打死,她也不会交出花玉的。

头目盯着云珊,见她没有交出花玉的意思,便恼羞成怒,狠狠的踹了封幻楠一脚。

这倒是吓了云珊一跳,还以为这两脚会踹到自己身上,可是睁眼一看,封幻楠吃痛的在地上蜷着身体。

  最@新章节!。上"L酷匠网》a

头目从背后掏出了一把军用刀,朝着刀口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便对着封幻楠的脑袋,他本来就奉命要了他们的命的,可是他们的老板说过,找到花玉,筹码翻倍。谁跟钱有仇啊。所以这帮不怕死的才冒生命危险在这和他们墨迹。

“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交出花玉,封幻楠今天必死无疑。

1。”

怎么办,花玉和人命都很重要,可是,就算我交了花玉,他们真的会放过我们么?云珊的心里此时像有千万只的蚂蚁在撕咬。看着封幻楠投来询问的目光,云珊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封幻楠是无辜的,她不能害了他,那是条人命……

“2。”

云珊已经来不及再考虑了。

云珊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她认栽了,反正没有她,别人也开启不了花之界。索性用花玉换渣男的性命吧!云珊闭上了眼睛,喊道“停!”

“嗖”的一声,一个东西从云珊耳边飞过,打在头目的手腕处,只见头目的刀掉在地上,手捂着手腕,鲜红色的血顺着手缝流了下来,那些杀手慌乱起来。

云珊的心顿时停止了跳动。

云珊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两个瘦些的杀手直接把他俩从地上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杀手握着尖刀抵在云珊和封幻楠的脖子上,冰凉的刀体触碰着云珊如玉般的肌肤,恐惧直入脊髓。

“外面的人听好了,我们手里有封大公子做人质,你们要是再胡来,死的就是他们。”说完,便把云珊和封幻楠推到他们面前,其他的杀手护着头目像老鼠一样躲了起来。

“里面的人给我听好了,赶紧放人,我们可以放你们一马,如果你们不听劝告,那么你们的妻儿老小,也将与你们一同陪葬。”说完就朝天空放了一枪。

这是枪声么?这么大动静,警察也会赶过来了吧!外面的人是谁那。云珊和封幻楠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

显然杀手们一听到自己的家人,有了顾虑,他们这么辛苦的卖命,都是为了让家人过得好一些吧,门外那些玩枪的,估计什么事都会做出来。

头目已经发现了那个后门,立即吩咐手下移走了杂物,撬开了门,又叫人把云珊和封幻楠的腿绑上了,还用准备好的大黑胶带把他俩的嘴严严实实的粘了起来。丢到地上,然后都从后门逃了出去。

也不知道门外的这些人是真的救他们的,还是和刚才那帮杀手一样,如果也是冲花玉来的,恐怕今日就很难善了拉!

后门一阵嘈杂,还有打斗的声音,随后门外面的人走了进来。

是封大茂!等他俩再一回头,刚才要从后门逃走的那几个杀手也都被悉数抓了回来。当然最狼狈的还是那个头目,虽然脸蒙上了,看不到表情,可是他那身脏兮兮的衣服,就知道,他被人给虐了。

还好是封幻楠的老爹,否则云珊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封大茂亲自为他儿子松了绑,心疼的看着封幻楠,问道“有没有伤到哪里?嘴角怎么有血?”

“没事的,父亲,好在你们赶过来了!”封幻楠安慰着。

云珊抖落着身上的绳索,手臂上的勒痕很明显,有的地方已经磨破了皮。

封大茂的人押着那些杀手,朝门外走去,也不知道要如何处置,不过绑架他封大茂的儿子,估计免不了皮肉之苦吧!

只见刚才那个头目,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把刀,趁着大家一不留神,就朝封幻楠猛刺过去。

所有人都被震惊了,眼见那把尖刀就要插入封幻楠的肚子,封大茂一个反手,蹩住了那把尖刀,随即一个转身,带动杀手也转了过来,封大茂把头目丢出去很远,可是头目并没有因此而罢手,没等封大茂带的那伙人赶过来制止住他,头目再一次握着尖刀冲了过来,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冲着封氏父子而来的时候,他却一个急转身,朝云珊的心脏刺了过去。

那一秒,云珊都以为自己要玩完了!眼盯着那把刀一点一点的扎过来,而自己似乎是木偶一般,心里想着快让开,可是身子却僵持在原地。

只听见“砰”的一声,头目猛的站在原地,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胸膛,有一声“砰”!头目应声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

云珊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杀手头目,而在危机时刻朝他开枪的竟然是封氏大总裁封大茂!

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头目,云珊吓得瘫软在地,“你杀了他!”

“不然那!死的就是你!”

“可是,可是您可以打晕他,或者……”

“或者什么?或者让他杀死你?”

云珊看着封大茂,这个老总杀了人了还能如此气定神闲!他们都是什么来头啊?商场巨股居然为了救一个不起眼的职员,开枪打死了他!为什么?只是救她这么简单么?

云珊脑子里乱成团,看着封大茂坚定的神情,他才是最可怕的人吧!

封幻楠扶起了云珊,安慰道“云珊,父亲也是救人心切,毕竟要不是他老人家,你就是这杀手的刀下亡魂了!”

封大茂走到云珊面前,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个人是谁,你们知道么?他叫朱四,在道上有名的睚眦必报,他不死,今天死的人一定是你!你是我们封氏的员工,难道我封大茂要见死不救么?”“幻楠,我会派手下的人护送云珊回去的,你跟我去个地方!”

“父亲!那这些人怎么办啊?”封幻楠指着那些杀手,询问道,他可不想他老子继续杀人!

“我会安排的!警方那边,我也会去处理!你不用管了!”

等他们都离开之后,封大茂的手下一把火烧了度假村,而那些杀手也被打晕,活活的烧死在度假村里。

云珊回到了住的地方,眼前总是浮现出那个头目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一行行清泪寖湿了枕头。

梦里,怀抱着她的那个叫柔儿的女子仓皇而逃,由于产后身体极度虚弱,最终不堪重负,倒在地上。这时从天而降一位道童,扶起了女子,飞升在云端。

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很美妙,云珊躺在襁褓里,开心的笑着。

突然气流出现震动,道童一手搀扶着柔儿,一手抱着婴儿,根本无力与这恶性气流抗衡,最后只能被迫降落在蓬莱岛上,可是与仙阁却要行四五里地。

等待道童把她们母女俩平安带上山的时候,才发现,仙阁已遭突袭,地上零乱不堪,还有千年古树洛鸦都被撞折。刚才的那股气流,应该就是打斗厮杀时产生的。

白头翁特意跑过来来接应道童和柔儿母女。见到他们无恙,便吩咐道童,带柔儿去蓬莱海沧湾,那里有个千年冰室,可以保住柔儿心脉。

白头翁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婴儿,双膝跪向供奉蓬莱祖先的祠堂的方向,声音颤抖道“祖师爷,你叫徒儿如何下得了狠心啊,这孩子是我蓬莱千年传承,她得以血脉本该留在蓬莱仙阁好好修炼,可如今,却要离母而去,生身父亲叶锦荀至今生死不明啊,祖师爷。”

“你既已是我蓬莱主人,就该以大局为重。万物自有定数。”这是祖师坐化时候的遗言。

白头翁抱着孩子,婴儿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啼哭不止。白头翁不舍的在额头上亲了一下。

一扬拂尘,孩子便飞升到云端,只见白头翁口念幻移口诀,一道刺眼的光芒便将孩子带来了人间。

……

云珊从梦里悠悠哭醒过来,枕头上已经湿了很大一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