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可是付了一年的房租那?”

“那怎么办,我家亲戚,我也不好让他住外面啊,你行行好,在找个地方吧,他明天就搬过来了。”

“你再说一遍?有你这样的吗?总底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找房子吧。再说了,你底退给我钱啊。”

一提到钱,这房东就变脸了,讥笑道“呦,我把这房租给你,都坏了名声了,你一个姑娘家,说不说的就失踪了,那么些天才回来。这左邻右舍的都议论纷纷的,我还没管你要损失费那,你知道么,我现在连下个楼买点菜,都要被人家议论着,按理说,你底给我精神赔偿。”

真是黄世仁什么样,她就什么样,云珊懒得和她胡搅蛮缠,这摆明了就是赶人的。有些邻居已经听到楼道里的吵吵嚷嚷,跑出来看笑话。云珊气的,把房东揪到屋里来丢在沙发上,吓唬道“要我搬出去,可以,把剩下的钱全退给我,否则。”云珊扣着手指关节咯咯作响。

  *最g●新章节I上酷Z+匠!=网7d

这个老房东简直就是条狐狸,一把推开云珊,就大喊救命,说云珊要杀人什么的。

这时已经围观过来好多邻居,云珊被他们议论的无地自容,明明自己才是无辜的人,可现在被恶人逼得流离失所不说,还惹上来这么个无赖。

云珊收拾好东西,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外面仍然下着雨。房东靠在大门口,双手掐腰。

自从到了这座城市,就没安静的过上一天消停日子,举目无亲,现在满兜里就只有几百块,还是院长妈妈在她离开的时候,给她的一些钱,一部分用来租房子,剩下的也花的七七八八了。

这大半夜的,找个旅店对付一下吧。

小旅店都在比较偏僻的地方,自然也离上班的地方很远了。只是她一个女孩子这个时间,出去找旅馆,是很危险的。

可危险又能怎么样,她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和这种房东继续纠缠下去了,不赶紧离开,难道还要被这些人当成垃圾一样丢出去么!

外面因为下着雨,更显得天异常的黑,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这个地方有些偏僻,天天早上上班都要走出一条街才能有公交站。

云珊站在雨里,等了许久,都没有出租车。对了!云珊忽然喜出望外的双手捧着花玉,又狠狠的亲了一下,她可以进入那个世界里,过了今晚在说啊!

云珊高兴的正琢磨怎么利用花玉开启那个世界那,突然,又沉下脸来,一想到,她第一次进到里面,衣服都消失不见了,回到自己的世界时,自己做的遮羞布也同样消失不见,她怎么还敢进去那,万一这身上的衣服和皮箱里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可怎么办,这是她全部的家底了。

最主要的是,明天一上班,她难道要光着身子么?想到这里,云珊抱着头,狠狠的甩了几下脑袋。

几番纠结之下,云珊还是决定自己找旅馆吧。

……

平时也没有注意到,附近是否有旅馆啊,云珊被淋的跟落汤鸡似的。

监视他的大汉向封大茂报告了情况。封大茂灵机一动,赶紧撤回了两个大汉,随即叫来女佣,请封幻楠少爷来了自己的卧室。

“幻楠啊,爸爸突然想起一件事,明天是我和你母亲相识的纪念日,我们夫妻患难与共这么多年,可是你妈妈福薄,没享到几天福,就走了,她临终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看看,有没有你小时候的衣服或者什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啊,我明天想带给她看一看,也好叫她安心。”说完,还用袖口拭去眼角的泪水。

其实,封大茂早就把他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调查得一清二楚了,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租住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没有带过来那。

如他所愿,封幻楠穿好衣服,发动车子朝那个小区驶去。

不知道是封大茂会算计,还是封幻楠与叶云珊确实有缘分,正当云珊走到拐角的地方,封幻楠的车子也开到那,险些撞倒雨中的叶云珊。

云珊被突如其来的车子吓得崴到了脚脖子,动弹不得。

封幻楠没有打伞,直接跳下车,一看是叶云珊,旁边还有一个倒在水泊里的行李箱。便二话没说,把叶云珊架进了车里。

“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吧!”封幻楠边说边发动车子,准备开往医院。

云珊拦住了他,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地方,勉强挤出个笑容,说道“我没事的,封总经理,很晚了,您是有事要去做吧,您忙吧,不用管我。”说完便要下车。

“就算不认识,被我的车子吓到,扭伤了脚,我也有责任带她去医院做检查。你不用有负担。”封幻楠很显然不喜欢叶云珊那个口吻和他讲话,所以自己也置气起来。不管叶云珊说什么,已经开着车子朝医院驶去了。

……

医生检查完,又上了石膏,便吩咐说没什么事,小心些,一个星期就能顺利走路了。

云珊还是礼貌的谢了封幻楠,便拄着拐杖走了。

封幻楠一把拽住她,问到“行李,在我车上那,我扶你,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送你吧”

她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大晚上的到处流浪,无家可归。连忙推脱说要自己打车走。在医院附近,出租车还是很好打的。

封幻楠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可能是身在要职,就会不经意的在乎自己员工的安全。一再坚持下,云珊拗不过他,只好从了。

私家旅馆门前,门灯昏暗,距离公交站很远,更别说地铁了。恐怕以后上班都要早起两个多小时。一个女孩子住进这种地方,怎么能叫人不担心那。还没等云珊下车,封幻楠又一脚油门,朝自己那套公寓驶去。云珊被他这个状态,吓得连忙喊停车。可是不管她怎么捣乱,抢方向盘,最后都无济于事,又担心这么闹下去,会出事故,只好安静的坐着。心想,自己也不算得罪过他,何况现在自己可是他的员工那,他是不会害她的。这才安心的坐着,不吱声了。

车子开的很快,全新的迈巴赫62,几分钟的时间,车子便开到了目的地,还是云珊住的那个小区,之前,封幻楠提过的。

云珊和他一起下了车,封幻楠拽着湿漉漉的行李箱,扶着云珊上了电梯。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讽刺,同是一个小区,却天壤之别,云珊租住的是露天步梯,一层十几户人家的那种老建筑,在小区的最里端。而封幻楠租住的却是靠近大马路的高层,光看楼道,就知道房价不菲。

电梯停在十二层,右拐便是了,一层只有两家,而且都是密码锁,封幻楠开了灯,云珊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脸都热了,这种差距,即便都是出租屋,也不是一个阶层可以相比的啊。

封幻楠随便拿了几样小时候用过的东西,便走出卧室,发现叶云珊还在发呆的盯着屋子看那,便温柔的笑道“今天很晚了,你先在这里休息吧,那个,那个旅馆,女孩子是很危险的,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搬出来,但是,在我这,你可以安心的住下来。”

云珊险些被他的温柔打动了,本想拒绝的,可一想到,旅馆门前昏暗的小灯泡,就觉得一入柴门恐失身,便同意留了下来,但是也随即保证,会尽快找到地方搬出去的。

封幻楠走了,这一切,老爷子封大茂还是第一时间就掌握了。

……

第二天,很早,人力资源的王秀琪便打来电话,告知云珊,封副总经理已经为她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并嘱咐她养好伤。可是却没说这一个星期的病假算不算工资。所以,云珊感激他贴心之余,还是很担心自己的荷包。

这回无人叨扰,云珊倒是能安静的修炼口诀了,每一次修炼,都觉得身体里的气团运行的更从容,而且,精气神比以前更旺盛。

闲暇时,也得空研究花玉,并找到了进入那个世界的法门,只是为了不消耗衣服,她每次出入,都是赤身裸体的,那个世界的溪水可是极好的,身体被泡得白白的,嫩嫩的,像婴儿的肌肤。

病假第四天,云珊可以下地自由走路了,可当务之急,不是上班,而是找房子,可是自己囊中羞涩,怎么办那。云珊犯愁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最后,还是决定,找个稍微稳妥些的小旅馆吧,等到开了工资再说吧。

想到就做到,云珊可是个行动派。

走到小区门口,正好碰见了以前的房东,她正和几个女人在那七嘴八舌的嚼舌头,云珊没有理她,可是有些时候,你不犯人人犯你。

那个房东叫住了云珊,挖苦道“呦,这不是叶大小姐么,怎么,还留恋我们这个小区那,谁家胆子那么大啊,还敢收留你那,看来是想和叶小姐一起出名那,哈哈”

云珊转过身,瞪圆了眼睛,转而又笑道“再想出名,也不如你啊,到现在,还敢和我说话那。”

那个房东被她这么一说,旁边几个人都捡到笑了,只觉自己嘴拙,反驳不出什么,气哄哄的走开了。

云珊以为,这事就过去了那,毕竟,自己正准备搬出去那。可是,人生在世,不如意更多。

很快,小区里的那些鸡婆大婶们都传开了,还有难听的,说叶云珊被包养了。就住在几号楼几单元,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云珊根本不敢下楼,她第一次蜷在角落里,知道了口水可以淹死人。

她天真的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如今,她却替代了封氏的头条新闻,取而代之成了这个小区的活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