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珊再也忍受不了这些闲言碎语了,如今,快要整个小区的大妈大婶来为她的失踪做宣传了。

俗话说,三十六计走为上,夜里,云珊把收拾好的行李箱,慢慢的运了出去,电梯就是好,不用自己扛着下楼了。

出租车是云珊事先联系好的,旅馆也找到了。离公司是远点,可是相比能远离这里的是非,更好些。

旅馆112号房间,标准的单间,只有八九平米,除了一张单人床,还有一张电脑桌,一面布满痕迹的窗帘,就什么都没有了。厕所和洗漱的地方每个楼层有一个,是大家公用的。云珊放好东西,锁上了门,便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心里想着,明天上班,看见渣男好还给他钥匙。

对哦,现在叫渣男是有点不合适了那,人家借你地方住,失踪了,还帮你报案,如今是直属上司。云珊看着桌子上的那一串钥匙,傻乎乎的笑着。

还没睡着,就听见隔壁大战。“啊,你放开我,你个臭男人,在外面养女人,回老娘这撒泼。啊”“给老子把嘴闭上,不然老子扇烂你的嘴。”只听几声很脆的扇耳光声,便紧接着是那女人的哭声……

这个旅馆,一楼住的都是在外打工人员,云珊来的时候,老板就已经告诉她了。都是打工的,谁认识谁啊,即便是两口子打架,又有谁敢去拉架那。说不好,倒成了人家两口子发泄的牺牲品。

这个夜里,又见不到周公了!

早晨云珊洗涑完,穿了一件鹅黄色雪纺衫,白色铅笔裤,一双运动鞋,当然,上班是要求高跟鞋的,所以她又带了一双,背着一个灰绿色的小包,便朝公交站走去。她住的这里要做一个小时的公交,然后步行四百米,乘地铁十分钟,出站台,继续步行三百米,才到公司楼下。

“唉,上个班,我容易吗我?”云珊一边自我嘲讽,一边换上高跟鞋,在大厦的玻璃门前,转了一圈,透过玻璃倒影看了看,没什么问题,这才满意的给自己一个甜蜜的微笑。

“云珊。”云珊听见有人叫她,一回头,是王俪俪。两个人互相寒暄了几句,便一起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大家很难得的闲散,慵慵懒懒的几个人,玩手机的,打电话的,甚至还有趴着桌子上睡觉的。

云珊感到很意外,这是再给封幻男上眼药么,今天可是他正式认命第五天啊。

云珊回过头,指着面前的这帮人,问着俪俪“这几天都是这样么?”

“是的。走,我们也过去吧。”俪俪伸手握着云珊的手走了过去。

一上午,也没有看见封幻男,只有李坤待在自己的经理室里,鬼才晓得他在做什么。

中午午餐时间,俪俪主动走过来,叫云珊一起去吃饭,俪俪突然的热情,云珊很是有点不习惯,但是碍于面子,还是跟着去了。

封幻男坐在一张靠窗户的椅子上,自己吃着饭,云珊随便打了一份,便支开俪俪,自己走到封幻男那边。“经理,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呃?云珊,你的脚好了,快坐下吧。”

“谢谢经理”随后把钥匙推到封幻男餐盘前。

封幻男有些落寞的收起来钥匙,便低着头吃饭。那转瞬即逝的落寞,云珊还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那。在她心里,封幻男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子哥了,将来也许还会拥有着这里所有人去留的大权,身边美女即将如云,这样的他怎么会落寞那。

这时俪俪也拿着两杯拿铁,走了过来。

云珊谢了谢俪俪,就把自己的那杯递给了封幻男。看着他诧异的神情,微笑道“我记得我还欠你一杯拿铁。”

封幻男想起那天自己太过随性,尴尬的笑了。

俪俪看着这两个人,忍不住泯着嘴偷乐着。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恐怕叶云珊和封幻男心里已经升起了情愫,只是谁多点,谁少点。俪俪自是看得明白,不过,她有点为封幻男惋惜,因为在她王俪俪阅人无数的经验下,她感觉云珊并非是池中之物。

王俪俪是个聪明人,看得出封幻男欲言又止的样子,便识趣的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封幻男看了一眼低头吃得正香的云珊,这丫头,也不注意吃相,好像几天都在饿肚子一样。坏了!封幻男突然想起家里冰箱里只剩下一块面包,和一根肠了。她脚扭伤了,难道,她不会真的几天没吃东西吧。封幻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埋头吃的正欢的叶云珊。

云珊感觉有人一直在盯着她,也抬起了头,封幻男看完她的脸,立即笑喷了,忍不住用手擦去云珊脸上那块咖喱酱和饭粒。

  最@新=、章&%节p上yc酷匠Ch网

食堂里还有半数以上的员工都没有离开,因为封幻男肆无忌惮的大笑,都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俩。

这回是叶云珊难过的要哭了,她可是刚离开那个小区,消停下来还不到十二个小时那,不会又在这么大的公司,又制造出什么绯闻吧,云珊端着盘子灰溜溜的跑了,跑到餐厅门口,才想起忘记留下盘子,这又拧着头皮,回来送盘子。看着大家快要透视到她心脏里去的眼神,云珊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封幻男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得意忘形了,本想晚上请云珊一起吃个饭那,这下可好,李坤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大做文章,伤了云珊啊。想到这些,嘴里的饭也变得难以下咽了。索性,丢下盘子,走了。

顶楼董事长室,封大茂饶有兴趣的听着秘书讲述这午餐一幕,手里握着的玉球发出摩擦的声响。

“这倒是超出了我的预想,不过也好。”封大茂满眼冒着商人的精光,然后看着林杰,吩咐道“秘密通知下去,禁止员工议论这件事,否则,不管是谁,立即开除。”

林杰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也恭敬的说了一声“是”便退出去了。

封大茂走到落地窗户前,拨通了手里的电话。

“老板。”电话那头就是监视云珊一举一动的两个大汉。

“找个机会,让幻男知道叶云珊的住处。”

“是。”

……

云珊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策划案。

集团大厦,是全网络覆盖的,每个员工不止是电话,直接通过电脑上的局域系统,便可以实现对话。但是有封董事长的特别交代,没有人敢谈论中午的话题。一下午,云珊都安安全全的度过。

直到临下班的时候,封幻男叫住了叶云珊,但是还有何蕊和齐乐,他们是这次集团活动的主要策划人。

加班到快八点了,封幻男提出宴请大家,犒劳今天的加班。其实何蕊和齐乐都是很喜欢这种不掏自己腰包聚会的,都纷纷鼓掌表示万分同意。可是云珊一看手表,这个点了,在不回家,恐怕要赶不上末班公交了,就推脱说有事去不了。封幻男有些脸面挂不住,他想了一下午才想到这个办法的,只是想和她单独待会,因为只有云珊,能让他觉得心安,没有负担。

中午饭厅的事情,即便上头有令,但是巧不巧的,当时何蕊和齐乐都在。所以她们俩个一唱一和的帮封幻男打了场,云珊也不好再拒绝,嘴上同意了,可心里却嘀咕着,这一天的工钱,都要给出租车师傅了。

吃饭的地方是齐乐选的,自然离她家最近,多出一道街,便是何蕊家。她俩算是同路。可是封幻男和云珊根本不知道。

席间,封幻男的幽默和风趣,逗的这三位女士是前仰后合,自然不比平日里的冷脸,大家聊的很投机也很开心,云珊第一次感觉到,她们两个原来和自己一样,都这么开朗,乐观。

时间在欢声笑语间总是过的很快,一晃快十一点了。封幻男结完帐,便提出要把她们一个个的都送回家,齐乐赶忙推脱说“不用了,我家离得很近。”说着,便拉着何蕊的手,跑开了。

就剩下云珊和封幻男了。云珊看见不远处有个出租车,便招手。结果,被封幻男的手抓住抬起的胳膊。

封幻男见云珊立即抽回来胳膊,本来有些话已经到嘴边了,却换成了“云珊,我送你住的地方吧。”

“呃?不用了经理,我打车就可以了”说完又向前走了几步,举手示意出租车。这时出租车已经开过来了。云珊对封幻男说了声再见,就钻进了出租车里。

本来封幻男想邀请她去附近的酒吧坐一会的,自己新官上任,却是处处碰壁,即便是钦定的公子,可是空降兵向来不被那些股东买账,所以员工也是容易随风倒。他只是想,争取她,叶云珊在这次策划案上,多帮帮自己。可是刚才一见她的神情,好像要非礼她似的,便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封幻男见云珊那辆出租车已经跑远了,便驱车往别墅开去。

躲在暗处的大汉,看见封幻男的车子调头,赶紧拨通了封幻男的电话,说道“公子哥,就这么放心一个女孩子回去。”说完立即关了手机。

封幻男根本不认识这个手机号,本想是个恶作剧,可又一想,她是自己的下属,怎么能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又一脚刹车,换档,轮圆了方向盘,一脚油门,朝着云珊离开的方向追去。

角落里的两个大汉,相视而笑,也悄悄的发动车子追了上去。

云珊住的旅馆到了,付了自己一整天的薪水,心里还真是疼。

拿起脸盆去整备去洗漱,一开门,撞见了封幻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