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足饭饱后,叶武便邀请龙扬和晴雨到其藏书阁,说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他们,龙扬自然甚是高兴。

  龙扬和晴雨便随叶武来到了藏书阁,只见藏书阁有三层,第一层有守卫把守。一进入其中,现在虽然是晚上,但依然能看到那些年幼的小孩在阁中阅读。

  这让龙扬暗暗称赞,难怪叶家能成为白云镇第一家族,其对下一代的培训重视程度决定了家族未来的发展。

  叶武对龙扬解释道:“我们叶家相信从幼儿学起,才能使家族兴旺。所以三岁就教其识字,白天修炼,晚上需在藏书阁呆上三小时用来学习知识,然后才能休息。直到达到后天中期或者二十岁才能在外工作或修炼。第二层乃后天中期修为第子学习的地方。第三层则只能是族长才能进入。”

  龙扬随着叶武直接来到第三层,第三层仅仅只有方寸之地。三个人呆在一起更显得地方更小了。

  叶武指了指桌上的一个宝盒说道:“这盒子里装有一把法宝青芒,是世间少有的宝剑,剑锋锐利无比,削铁如泥。宝剑当是佩英雄,希望龙兄弟笑纳。”

  Z最H@新%章◎节上QB酷+匠网*~

  叶武说着打开宝盒并拿出了宝剑,宝剑一出剑鞘,只见满房皆是春色,闪耀无比。叶武把“青芒”递了过来,龙扬拿起“青芒”,入手感觉到一丝丝暖气,锋芒毕露。隐隐带有一丝傲慢之气。

  这等宝物自然是越多越好,谁人会嫌少。龙扬于是手一扬,套好剑鞘,一抓便放进了储物袋。并说道:“叶兄今日的礼物,我龙某交定了叶兄这个朋友。”

  那叶武虽有不舍,但一听到“叶兄”二字,便认定这礼物没有白送。便赶紧答道:“龙兄弟,客气了,我这便是你家,有任何事能需要兄弟的,兄弟愿效犬马之劳。”

  龙扬心中大骂道,这个老家伙,要不是欺骗他,他一定把我挫骨扬灰,一听说我有后台,马上巴结我,这种人,怎么能做我的兄弟。但仍然笑着说道:“叶大哥说的是哪里话,他日我修成仙人,定助大哥你成仙。相信用不了百年,大哥一样能成为金丹仙人。”

  成就金丹仙人,那是多少人的梦想,纵然叶武修炼多年,仍情不自禁,沾沾自喜。笑容满面。

  突然,晴雨指着挂在正中的一幅画说道:“这是什么画,能否取下来看看。”

  叶武显然被打断了美梦,心中虽然有点不悦,但却不敢表现得太过分,于是说:“当然没问题,晴雨姑娘请看。”一边说着一边用一招隔空取物便把那幅画取了下来。

  晴雨接过那画,看着那画,竟入了神,一动不动。龙扬和叶武看到这情形,于是乎都走了过来一起观赏,只见画边题有字“万剑朝仙图”,画中画了八把剑,每把剑呈扇形分散,刚好形成一个圆形,而每把剑都直指圆心。

  龙扬大惑不解,看了看叶武,希望能得到解释。谁知道叶武反而摇了摇头说道:“这画是我府中一位下人因感谢我叶府收留了他送我的,但他只知道是世代传下来的,并不知道其中的玄机。我见其有仙字便放在这里经常参悟,希望有一日能有所领悟,却始终一无所获。实在是浪费至极。”

  龙扬见晴雨如此痴迷,便对叶武说道:“既然晴雨姑如此喜欢这画,不如就当是道歉的诚意。叶兄弟,你觉得怎么样?”

  “如此甚好,犬子所犯的错误,这画就当是我叶家道歉的诚意。希望晴雨姑娘,能给我一点薄面。不再与犬子计划,他日他若不知悔改,我定会重重责罚他。”叶武连忙回答道。既然已经有了成仙之机,又怎么会执着一幅破画呢!

  龙扬推了推晴雨说道:“叶兄弟的好意,我们怎么会推辞。晴雨姑娘,你说对吧!”

  晴雨这时才醒过来说道:“多谢叶家主割爱,这画我当然要收下。你那儿子还是要多加教导啊!不然下次恐怕性命难保。”

  叶武假装很开心笑了笑说道:“这画与姑娘有缘,自然应是你所得。犬子,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一番。晴雨姑娘,请放心好了。”

  龙扬见自己和晴雨都在叶家获得了好处,自然要辞别叶武,不然呆得越久越容易露出破绽。于是便一脸不舍地说:“叶兄弟,今日天色已晚,但我还要赶路前往与族中兄弟汇合,实在不能与兄弟详谈了,他日,若成仙人境,便与兄弟不醉不休。一醉解千愁。”

  叶武满脸失望之情劝道:“龙兄弟,今晚已入夜,实在不应该再赶路,晚上赶路危险重重,不如就在舍下住上一晚。”

  龙扬面色一黑,不悦地说道:“叶兄,你我皆是修道之人怎能贪图享受,更何况我已经约定于人,失信有违道心,即使他日成仙,也会被心魔所折磨,一不小心,性命难保。就算晚上危险重重,我更应该勇往直前,一无所惧才对。叶兄,你认为是不是这样。”

  那叶武被说得面红耳热,心想:不愧是大家族培养出的子第。于是回答道:“龙兄弟,所言极是,让我明白到我达先天境后,自以为高人一等,太过于享受,所以修为一直不前。让龙兄弟见笑了。”

  龙扬装出一副教育后辈的态度傲然地说道:“叶兄弟久居白云镇,实在应该多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要不然,人怎么能对得起生命。活着就应有所追求,虚度光阴,那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叶武点了点,然后答道:“待我处理好家族事务后,一定到处闯荡一番,成就一段传奇。”

  龙扬或许没有想到,他的一段话改变了叶武的一生轨道。当然这是后话了。

  龙扬接着说道:“那是自然的,家父经常告诫我,只有经过生死战斗,才能有所突破,和修行高的人一起,修为自然会高,我们修炼之人怎么能畏首畏尾,定当如出鞘宝剑,剑锋所指,所向无敌。”

  叶武点了点头道:“兄弟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会,望兄弟多珍重。”

  于是叶武便把龙扬和晴雨送出了叶府,叶武正准备再送送龙扬,哪里知道只感觉一阵微风吹面,那龙扬和晴雨竟消失得无暗无踪,吓得叶武冷汗连连,心想:一定是龙扬家族中的高手把他们接走了。这等高手,绝对是仙人级别的神秘人幸好自己结交好了龙扬,不然,自己真的小命难保。

  话说此时此刻的龙扬只感觉到眼前一闪,眼前便看到傲天在看着他。龙扬便知道一定是傲天把他弄了回来。

  “孩子,你回来了,我现在很抱歉地告诉你,你的考验没有通过。”傲天漠然地说道。

  龙扬不禁心有不甘,自己九死一生才骗过了那叶武,怎么还是没有通过考验呢?

  于是反问道:“傲天前辈,那刚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吗?那晴雨姑娘到哪了?”

  傲天笑了笑说:“要是有缘份你自己会再见到她的。我只能告诉你的是,她现在很安全就是了。”

  傲天的话无疑告诉了龙扬,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龙扬把手伸进了储物袋中,幸好,那“青芒”还在,要不真的是白白冒险一场。

  龙扬摇了摇头,很不甘心地问道:“那我怎么样才能通过考验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征战一生说:

求追书,来个恶魔果,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