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叶武面上仍然笑着说:“那不知道小兄弟,想要什么物品,还是功法交换了,只要你提出的要求,我叶家都尽量满足。”

  龙扬看了看叶武,心想既然是你送上门来的,那么自己自然不客气地收纳。于是龙扬继续胡扯道:“我龙家的修炼之法又怎么会能让普通人得到呢!我家父乃成仙之人,只因一生醉于修炼,才晚年得到我一个独子,所以他在我身上下了追踪之法,我若有不测,他便能马上知晓。所以我劝叶家主还是别想对我动粗哦。”

  那叶武一听,吓得汗流浃背,大声地喘气。自己虽然号称白云真人,但仙人只要一口气便能把自己杀了。更痛苦的是,自己万一真的杀了这小孩子,说不定叶家就没了。

  叶武赶忙一脸堆笑地说道:“之前的都是误会啊!小兄弟,别介意啊!是我教导犬子无方,小兄弟教训得对啊!”并打出一个法诀解开了晴雨的哑穴。心想自己的孩子没有十个都有八个,少一个叶天不少,多一个叶天不多。

  龙扬听了这话,像没有听到一样,那叶武赶紧说道:“叶天那小儿,平时都怪我太宠他了,一会我把他再重重地责罚一翻,并好好向两位赔罪。”要是叶武知道龙扬此时此刻正在想怎么样坑骗他,不知道有何感想。

  龙扬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缓缓地对叶武说道:“叶家主,客气了,责罚就算了,待我父亲有时间,让他出一次手,相信你儿子就会没事,不过我父亲自小教导我,不能做伤天害理之事,他更是疾恶如仇,对待那些仗势欺人之士,绝不手软,我从小到现在看到死在其手上的恶人没一千都有八百。”

  叶武不禁面色大变,这事要是真让龙扬的父亲知道了这件事,自己恐怕小命都保不住了。

  叶武急忙说道:“这点小事,怎么敢劳烦仙师了,这都是犬子的过错,龙兄弟做得对,龙兄弟替我教训我的不孝之子,实在是我的幸运啊!龙兄弟,你看现在差不多晚饭时间,要不到我家中吃个饭,再休息一番,让我为接风洗尘。”

  龙扬想了想,要是自己不去叶家,倒是显得自己是不是害怕了叶武,若是引起了叶武的怀疑,那就麻烦了。去了叶家的话,说不定能弄点宝贝儿回来用用,萧山给龙扬的符咒在这次战斗中几乎全部用光了。这让龙扬大为心痛,要是不在叶武身上刮点宝贝,太对不起自己了。权衡之下,龙扬笑着说:“家父曾告诫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若是在你家中休息,那便是违背家父的意思。至于去你家中用膳,我想家父知道了叶家主如此好客,恐怕没有理由责罚于我。”

  于是叶白在前面带路,叶武并不敢御剑飞行,而是陪着龙扬和晴雨一起走路。

  走了一会,只见两辆马车飞奔而来,一见到叶武等人就马上停了下来,龙扬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两个马夫竟然有后天中期的修为,马车停在叶武前面,其中前面的马夫恭敬地对叶武说道:“家主,请上马车吧。”

  那叶武没有回答,只是对龙扬道:“龙兄弟,请上车,我为你牵马。”

  还没有待叶武说完,龙扬打断道:“我们修炼之人怎能贪恋享受,你若再是这样我就马上掉头离开。”一边说一边拉着晴雨,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

  更G`新R最v快^d上酷#匠网r2

  那叶武急忙拦住龙扬道:“龙兄弟,所言极是,是我考虑不周,只是这位姑娘是否愿意乘坐马车。”那叶武心中更是相信这龙扬一定是仙人的后代来到世俗历练,要是打好关系,自己的修为能不一日千里吗?

   就这样,叶白在前面领路,叶武陪着龙扬走路,晴雨坐在马车上,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叶府。

  途中,龙扬从叶武口中得知叶家,传承数百年,更重要的是一直都是白云镇第一家族,所以家族一直占有着整个镇的几乎所有的资源,到了叶武这一代,叶家更是倾了数代的积蓄从一位神秘的大能人手中获得了一颗先天丹,叶武凭借着这先天丹成功突破至先天,成为白云镇唯一被世人所知先天真人。

  叶武曾旁敲侧击问龙扬的家族情况,都被龙扬一句回绝了:“家族乃隐世家,不便与外人所知。”

  叶府,那一众看门的家丁一看到叶武,马上恭敬地打开大门,并对叶道说道“欢迎家主回来。”

  那叶武只是微微一笑,并对其中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道:“管家,准备好最好的饭菜,去把我珍藏上百年的叶家白酒拿来。”那中年人领命后,便恭敬地退了下去。叶武待晴雨下马车后,向龙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让龙扬先进去。龙扬拉着晴雨,一个大步就走进了叶府。

  叶府,不愧为白云镇第一家家族的府邸,无论是面积还是富丽程度是萧府无法相提并论。

  龙扬随着叶武的指引来到了厅中,刚一进厅里,只见一妇人,看到叶武恭敬地请叶武进来便大哭起来,边哭边对叶武说道:“天儿受到这么重的伤,你做父亲怎么不把此人杀了,反而带来家中。我做娘的只有和你拼了。”说完拿着剪刀扑向龙扬。

  龙扬一看到这妇人哭起来,便马上提防起来,这人八成是叶天的母亲,见其扑过来,正准备一脚飞出,没想到叶武一抓住了那妇人的手腕把剪刀夺下来,并一巴掌盖向那妇人并喝道:“天儿是咎由自取,我多次劝他,不要做伤天害理之事。多次想责罚他,都是你慈母多败儿。滚……”

  那妇人被那一巴打得竟向后倒退几步,口角竟流出血液。那妇人见这形势急忙地跑了出去。

  龙扬见这情势,便发怒道:“叶家主,这难道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叶武赶紧陪笑道:“让龙兄弟见笑了,我马上让人砍掉她手。来……”

  还没有等叶武喊完,龙扬打断道:“算了,儿子受伤,做母亲的怎不会为其出头,既然叶天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就不要为难他人了,你认为呢?晴雨姑娘。”

  那晴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那叶武见如此,便再没有说什么。不一会儿,饭菜就端了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征战一生说:

求追书,最好来个恶魔果,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