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过后,龙扬的身体渐渐开始好转,面部改造按照龙扬自己的想法来做,幸好这副身体和地球的完全不一样,于是龙扬就按照地球时自已的样子来给萧山建议。

  改造成功后,龙扬甚至感觉自己回到了自己童年时代。萧芊每天都会准时给龙扬喂食,给龙扬讲笑话,龙扬表面很开心的样子,但龙扬的心总是想:

  怎么样才能提高自己的修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难道只能成为一个普通人。

  最后,龙扬想通了,唯有前去死亡之地才是唯一的选择。刚开始,龙扬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死亡之地,之所以号称死亡之地是原因是:九死一生,生者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但要是一辈子就这样带着仇恨而过,那倒不如死得伟大。

  下定决心后的龙扬便决定,待身体好后便告辞萧家,祭奠下爷爷龙天,通过原身体生前的记忆,龙扬其实是龙天在路上拾到的小孩,但养育之恩却情深似海。 

   一个月后,龙扬的身体好得七七八八。身体好转后,龙扬每天都会修炼《先天真元》,真气一天一天地凝聚,竟不知不觉地恢复到了后天中期。

  但修炼之路怎能一步登天,按书中记录后天中期到后天后期至少要三年,而后天后期到先天则要十年。即使真的到了先天,又怎会是修炼多年的龙纹对手。

  龙家,萧家在青云镇是数一数二的家族,传承数百年,能达先天者却无一人。龙家嫡系子女都会学习,飞龙腿这种武学。

  当然,龙天作为龙家第一高手,自然能把飞龙腿教给龙扬。

  龙扬每天都会练习飞龙腿,飞龙腿主要脚力,配合以真气带动脚法,暴走似飞,以龙形走动,一脚飞出,能隔空飞牛之力。龙扬每当练习完脚法都会去龙天的坟上,上一柱香,并跪上一小会。对爷爷的深深感恩。

  ◎最hH新,章Y节f4上j酷匠网%

  萧山每天都会观察龙扬的脚法,并从中教导龙扬。

  这天,萧山突然对龙扬说道:

  “扬儿,我知道龙家以飞龙腿独一无二,我萧家以奔虎拳而出名,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学习这拳法。”

  龙扬想了想,以飞龙腿自然无法是龙纹对手,但学多一种拳法,自然妙之又妙。便对萧山一拜,表示愿意学习奔虎拳。

  萧山扶起了龙扬道:“扬儿,请看拳,奔虎拳,以其拳霸气,即使面对恶虎依然勇于向前,以拳风将其打死。”

  “扬儿,出拳要狠,要以真气凝聚在拳头上,拳出身动,以虎为形。”

  萧山一边打,一边对龙扬解释道。

  “砰,砰,砰…………”萧山一拳一拳打出,而每出一拳,凡隔空十米内有小石头必然会粉碎。

  萧山快速地打完一套拳法,问道:“扬儿,你感觉怎么样!”

  龙扬想了想,才接着说:“以拳为力,真气贯穿在拳头内,杀伤力十足。”

  萧山赞赏地点了点了头说道,:“接下来,跟着我的拳形来学习,注意用真气用在拳上,这拳初学一天只能打一次,而我一天只要打三次,所以对敌时要到生死时刻才用,切记,切记。”

   “砰,砰,砰…………”拳风起则石碎。

  一个月后,龙扬在萧山的教导下,奔虎拳学得有模有样,威力颇大,虎虎生风。

  在学习奔虎拳中,龙扬每一个起手,都感觉到拳的实意,每次打完拳后,真气基本消耗完尽,但第二天,体内真气更加凝实。

  这天,龙扬独自一人打完拳后,整个人累得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但整个人身心依然舒服得很。

  龙扬凝望着天空,心里又感到一阵失落,重生以来自己一直努力修行,但修行之路,不在其艰辛,而在其希望。龙扬知道整个青云镇,能达先天者,几乎是零,爷爷龙天有机会冲击先天只是一种天大的机缘。

  唯有死亡之地才是希望,龙扬躺在地上,思维不停地飞跃起来。

  或许我把飞龙腿和奔虎拳结合一起,以龙行走动,以拳对敌,行动诡秘,让对手无法捉摸其行踪。

  想到就要行动起来,龙扬不禁跳了起来,虽说奔虎拳只能一天打一次,但是只打其形,不运用真气,还是对身体无害的。

  以龙形走动,以拳相助,拳脚双动,忽拳忽脚,气运胸中。龙扬感觉自己的真气更加熟练的感觉。龙扬把这独特的拳脚称为龙虎展。

  又一个月过去了,龙扬身体终于完全好了,每天除了练习拳脚,去龙天坟前上一柱清香,就是陪萧芊一起学习文字。还好这文字和语言基本上和华夏一样的。

  毕竟这个世界,自己才十岁,表现得太不同就会引人怀疑。

   不知不觉是时候辞别萧家的日子,这天,龙扬在龙天坟前足足跪了一上午,古语云“养肓之恩,不能忘。”心想,爷爷对我前生恩重如山,但今一去,恐怕我不能活着回来,要是爷爷你泉下有知,请保佑我能修炼有成。但此一去,还有一事,尚未完成。

  回到萧家见到萧山后,龙扬对着萧山说道:

  “伯父对我有恩,我理当全力报答,但大仇未报,怎敢苟且偷生,我欲前往死亡之地,寻找修炼机缘,他日,若学有所成,大仇得报,一定再次上门谢恩。”

  萧山怔了怔,随后便身体不住地抖了抖,然后想了很久才说:“扬儿,你还是小孩,你怎知那地方的恐怖,传闻金丹仙人都有陨落于那,你一个小孩,怎能活着出来,唉!”

  龙扬一跪道:“我自知此去,便无生还的机会,但我身负大仇,苟延残喘不如拼个无怨无悔。此去之前,只是尚有一个请求,萧爷爷一定要同意,希望伯父解除芊儿和我的婚约,让我此去,再无牵挂。”

  萧山不敢相信地看着龙扬,感觉眼前的不再是一个十岁的小孩,而是一个成年人才有的思想。萧山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很久才扶起龙扬说:

  “扬儿,修道之艰,其路难,此去便再无生还。唉!你让我如何同意。这是让我同意你去送死。”

  龙扬跪在地上,坚决地说道:“既然我爷爷当年能从中得到机缘,我相信我一定行的,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男儿活于世上,没有冒险精神,怎能成就一番功业。此去之前,解除婚约,便是我再次欠下萧家,他日我若成就功业,必定报答。我意已决,明早一早前往死亡之地,一定能得到成仙机缘。”

  萧山想了很久,或许龙天的幸运能带给龙扬,罢了,罢了。萧山无奈地扶起龙扬道:“你和芊儿的婚约取消了,对外面说,就是龙扬已死,婚约无效。今天你收拾下行李,明早我给你送行。唉!唉!命中注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