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龙扬便辞别了萧山和萧芊,萧芊并不知道死亡之地的恐怖,但听到名字就感觉不祥,于是哭着对龙扬说:“龙哥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等你哦。”龙扬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萧山虽然心中不舍,不过依然没有强制拦着龙扬,萧山缓缓地递给了龙扬一个包袱道:“我要送你的东西,一定要保管好,这包袱名为储物袋,别看这个袋子样子难看,里面能容下十平方的物品。使用时,打开袋口,输入真气能感受里面的物品就能取出来,要装物品时,用真气放入就行了。”

  龙扬点了点头,打开袋口,把手伸了进去,用真气感受了很久,才感觉到了里面有四样物品。于是龙扬试了试是否能取出。结果真的取了出来。

  第一样竟然是一件天蚕衣,第二样是一叠符纸,第三样是一块玉佩,第四样是一大堆银两。

  萧山见龙扬都把物品取出来了,萧山才说:“这天蚕衣是我萧家的传家之宝,有随身体变化而变化,是一件先天法器,遇水不湿,火烧不烂,身穿其不仅能冬暖夏凉,还能保护其主人,你穿上后,用真气使其合身就行了。外面再穿上一件普通衣服,不要随便在外人随意露出”

  龙扬穿上了天蚕丝,运行真气,将衣服紧贴于身,马上感觉到一丝丝真气运行于全身。舒服得龙扬差点忘记穿上普通的衣服。

  萧山待龙扬穿完普通衣服后才交待说:这些符咒,有些是贴在脚上能加速的,有些是战斗时使用,能炸死敌人,这里面几乎都是一阶符咒,具体怎么样使用,你看符上面是什么字就知道了。像这符写着“速”字的就是加速符,你只要贴到脚上,运用真气就能加速逃跑。这符写着“火”字就是运用真气催动,对准敌人飞去就会爆炸。

  龙扬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符收了起来。心里十分感动,因为这符虽然仅仅只是一阶,但七星国炼符师少之又少,这叠符恐怕已是萧山的一辈子积蓄了。

  萧山见龙扬把符收起来,才说道:“你看这玉佩上面是否刻有字。”

  龙扬拿起玉佩,入手时感觉到一丝丝暖和之气直逼入丹田,只见玉佩通体雪白,约铜钱大小,呈八卦形状,中间刻意“雪”字,周围有小字包围住“输入先天,即能成仙”

  龙扬吃惊地看着萧山问道:“这不是有机会成仙的玉佩吗?萧爷爷你怎么能把它给我呢?”

  萧山笑了笑道:“成仙重要还是情义重要,这玉本应你爷爷所得,只是他交给了我保管,龙纹并不知道这件事。希望你今后好好保管,莫忘家仇。”

  萧山接着又说道:“你爷爷曾见此玉上有“雪”字,于是命名为雪玉,并用红丝绳穿好。此玉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了,他日,你若成仙,别忘了在爷爷坟前上一柱清香。”

  龙扬戴上好玉佩,心中明白此恩不报,今生无法开怀。

  龙扬收拾好行李,拒绝了萧山叫来的马车,便徒步前往死亡之地。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龙扬深深地明白这个道理,直到多年后,龙扬才知道,今天萧山给他的物品,几乎是萧山的全部。

  死亡之地位于青云镇东面,龙扬一直向东前行就能到达,幸好萧山还给了一份青云镇的地图。

  龙扬一直走了三天才到达死亡之地的边缘,他并不急着进去,而是在就地在搭了一座帐篷,在帐篷外面烧起了一大堆火,烤起刚打来的野猪肉。

  香味四溢,龙扬对烤肉还是很在行,看着烤得金黄色的猪肉,龙扬不禁吞了吞口水,准备开吃,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小兄弟,这肉真香,能否分一点给我吃!”

  龙扬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衣衫破烂,脸上还满脸伤口的十五岁左右的小青年,在流着口水看着自己的烤肉。

  龙扬心想,这肉既然自已也吃不完,分点给他亦是没有什么所谓的。于是把猪肉用力一撕,撕开了一半,递了一半给那小青年。

  那小青年,一拿起那肉,不知道到底是饿得太久了,还是肉太香了,竟然大吃起来。只是肉太热了,那小青年吃一口后,大口大口地吹着气。

  “热,热死我了,吃了小兄弟的肉,还不知道小兄弟怎么样称呼?那小青年开口问道。

  “我叫龙扬,不知道兄台怎么样称呼呢!”龙扬答道。

  “我啊,我是皇甫逍遥,今天能遇上龙兄弟,是我的褔份,他日,我若飞黄腾达,一定不会忘记龙兄弟。”皇甫逍遥答道。

  龙扬笑了笑,自己今次都不清楚自己能否活下来了,于是便道:“逍遥大哥,咱们相见是缘份,只有肉,怎么能没酒,待我进去帐篷拿点好酒了。”

  待龙扬拿了酒后,两个人便大饮起来,从交谈中得之,皇甫逍遥本应是富贵之家,只是因其是庶出,自身却无法修炼,在这个七星国,无法修炼之人很少,就算了普通老百姓都有后天初期的修为,而后天中期算得上是一个高手了。

  皇甫逍遥本是庶出,加上无法修炼,这不刚满十五岁,就被赶出家族。

  龙扬心中想,同是天涯沦落人。自己幸好还有萧山帮忙,要不然早已成黄土。

  入夜,两人竟然喝得大醉,夜晚的降临,白天自然会到来,明天或许会一个美好的未来,又或者会成为一堆黄土。

  天空不知不觉地开始亮起来,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龙扬发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梦见自己持剑飞行,得道成仙。把龙纹那小人杀得落花流水。最后,自己成为了七星国第一高手,令世人所跪拜。

  龙扬睁了睁眼,看了看还睡在自己身边的皇甫逍遥,龙扬似乎想起了昨天两人一起喝得大醉,一起大谈人生理想,皇甫逍遥竟然说自己想成为一代名君,治理国家,让百姓得以安居乐业。而龙扬自己却想成为一名仙人。成就一番传奇。

  龙扬摇了摇头,再仔细看了看身边的兄弟,不禁笑了笑,理想这么的美好,但现在两个人都过得如此潦倒。只是不知道理想什么时候能实现。又或者只是理想然而。

  咦!这个皇甫逍遥怎么长得有点像芊芊,龙扬这次不禁认真地打量起皇甫逍遥,要是皇甫逍遥这时已经醒了,不知道会不会认为龙扬此时在看猩猩一样看自己。

  龙扬经过仔细辨认,发现皇甫逍遥的下巴,面部轮廓,鼻子几乎和萧芊的一样。这令龙扬不禁想起了一件事,萧芊其实是萧山的在镇上拾回来的养女。其实龙扬还知道龙纹一样没有亲生儿女,因为龙纹,龙天和萧山他们三人修炼的《先天真元》功法,要想步入先天就一定要保持童子之身。几乎上,整个修炼世界上的人都认为,只有保持童子之身,修行才能有机会突破先天,所以除非是修行到先天的高手,又或者是对先天无望者才会生儿肓女。

  龙扬不禁想道,这个皇甫逍遥会不会是萧芊的亲人呢!又或者是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不知道皇甫逍遥是否愿意前往萧家呢?这样,或者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日上三竿,龙扬用溪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顺便打了几条大鱼回来时,见到皇甫逍遥已经醒来,便约其他一起烤起了鱼。

  其间龙扬问道:“逍遥兄不知道有什么打算,有没有想过投靠亲人呢!”

  皇甫逍遥愣了愣,想了很久才说道:“不瞒龙弟笑话我,我曾想过投靠亲人,但发现自己无亲可投,我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和一个妹妹,还有什么亲人。要是自己能修炼,或许能混个家丁或者护院的。但现在只能到处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先养活自己。然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龙扬接着说:“逍遥兄既然暂时没有下脚的地方,要不前往青云镇萧家,萧家家主萧山是我的救命恩人,待我修书一封,让他安排你的工作,并指导一下你的修行,逍遥兄,你认为怎么样呢?”

  酷Z匠网z永W久免q费|J看?小l{说h+

  “如此甚好,天下之大,既然能有一处容身,甚好。这件事就麻烦龙兄了。”皇甫逍遥很高兴地回答道。

  龙扬拿出了笔墨,写好了书信,交给了皇甫逍遥后,便叮嘱到:“逍遥兄,你到萧家后,就说是萧山之友,萧家家人自然会安排你见家主萧山,除了萧山之外,谁都别说出我的名字。以免引起仇家对我和萧家的不利。”那皇甫逍遥点了点头说道:“兄弟的仇家就是我的仇家,他日,兄弟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定会万死不辞。你放心就好了,到了萧家,我就说是萧山家主之友,到时候见到萧家主才给他书信。”

  随后龙扬给了皇甫逍遥一些钱财,让其坐马车前往萧家。当然这钱财只仅仅够坐马车钱。

  吃完烤鱼后,皇甫逍遥便辞别了龙扬,龙扬开始收拾好物品,正式动身前往死亡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征战一生说:

求追书,求挖掘机,求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