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杰克熟悉的蹩脚中文传来。

  “Jake!”此刻没有比见到老熟人更让人安心的了,甄惜两步垮了上去,与同样朝着自己跑来的杰克一个熊抱。

  眼角夹着一丝泪,这就是传说中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吓死我了,把我一个人扔去喂蛇。你们又被抓了,我以为我们都会死。”甄惜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在杰克的怀抱里擦着眼角的泪水。

  “itisok”杰克拍了拍她的背,“takeiteasy.”

  “我们是在工作,这点挫折就把你吓成这样?”一旁的曹天阳有点莫名的上火,拉着甄惜的衣服就往自己这边带,“以后的困难还多。”

  “你找到背包了?”冷峰的眼睛扫过面前的曹天阳,一语中的。

  “没有。”曹天阳摇了摇头,回想起刚才两人探究的情景。他们穿过田地,走进了寨里的通道,道路上两边的屋子都关门闭户,“这个寨子的建筑和形式复杂,好像是圈式修法,每层之间都有联系,处处连通却形如迷宫。因此光是通过我们四处乱撞很难把背包找出来。”

  “是的。”杰克也一本正经的挑眉思索道,“这里的建筑就像罗马的皇宫,最中心的位置就是统治的位置,所以我们怀疑东西被放在这里面。”

  “那怎么办?”甄惜问道。

  “现在有两个计划。计划F,战斗模式,塔丽娜带我们找到老头,威胁他交出东西。”

  “不行,这里是屠龙族的地方,敌人众多,我们就算找到了东西,也恐怕逃不出去。”冷峰说道。

  曹天阳想了想,接着点了点头,“计划S,策略模式,我们的定位手表虽然被拿走了,不过你还有。通过你的手表,作为定位目标,搜索这里。”

  听完曹天阳的话,冷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多功能定位表,到达这里后,手表的红色闪烁的确加快了一些。

  “定位功能可以联通背包里的探测仪,在空旷的地方可以直逼目标,但是这里房间太多,无法准确定位。”杰克解释道。

  “是的,这里好像很大,房间也很多。”甄惜环顾四周,宽敞的大厅四方皆开了门,每处都有一条笔直的通道往外延伸。

  “分队。”冷峰说道。

  “分队。”曹天阳也说道。

  两人互相打量了彼此一眼,谁也没想到此刻竟然异口同声。

  “我们三个都是具有专业技能的人,可以分成三组带头。冷峰有定位手表,带着甄惜一组走左边通道;塔丽娜熟悉这里,跟我一组走右边通道;杰克走中间。”

  三组渐渐的散开,甄惜站在冷峰的背后,见他眼睛追着曹天阳和塔丽娜离开的方向。他的眼神深邃,目光中的沉静让她打了个寒颤。

  通过左边的侧门往里,黝黑的通道在月光下模糊不清。路过第一个房间,冷峰并没有停步,而是朝着最里面走去。陈旧的木质地板在脚下发出细微的声音,甄惜环视这沧桑的四周,觉得自己正往禁地走去。

  “为什么,不检查这些?”甄惜指了指自己刚路过的房间,试探的问道,“万一东西就在里面呢?”

  “你知道陷阱理论吗?”冷峰说道。

  “不知道。”

  ……

  良久的沉默,甄惜感觉乌鸦的叫声从头顶飞过。一般人问了那样的问题,下一步不是应该告诉答案吗?

  “你不解释下吗?”

  “越是简单,让人不注意的东西,越是容易让人落入陷阱。反过来,保持清醒和警惕,就不会落入陷阱。所以从难到易的破解过程是最安全的,除了相信重要的东西会被设置困难,出于节约时间也要从难到易。”

  “就是说,从里面找更可能找到,也让我们更谨慎。”甄惜试探的问道:“你是这个意思吗?”

  “嗯。”

  “呼……”甄惜呼出一口气,心想亏得自己能听懂,还真是没白混中文系。

  跟着冷峰继续向前,甄惜见冷峰将手中的手电筒光仔细的扫射着通道的上上下下,心想她果然是个办事仔细的人。又想起跟着曹天阳离开的塔丽娜,心中的疑惑如洪水喷泄。

  “其实我从刚才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带着塔丽娜?她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她不是这里的人吗?她可信吗?”

  冷峰停住脚,看了看手表上的红灯,轻轻地推开面前的木门,“几个月前,她通过时空裂缝到达了中国杭州,并在那里搅出了些动静。不过媒体认为她是想炒作出名,所以并没有引起重视。后来,时空组织搜集到了这个消息,对她展开了调查。我收到情报是几天前的事,于是飞去找到了她。不过那时候我发现她已经陷入了被某种力量监视的局面,而她自己似乎也有所察觉,所以在为了安全的情况下,她不得不跟我回到这里。她没有选择,除了我。”

  面对冷峰一口气吐出的巨大信息量,甄惜木纳的点了点头。只要肯定塔丽娜是可信的,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随着冷峰走进房间,白色的电筒光芒将屋内的情况照亮。简单朴素的房间里,一张发乌的木柜正静静地矗立面前。上面,一团黑色的物体高低错落,去又彼此堆积不动。

  “是背包!”甄惜指着上面放着的三个黑色物体高兴的叫到,“想不到我们运气这么好。”

  说完,就朝着面前的木桌走过去。

  “等等。”冷峰一把抓住甄惜的手,一股凉凉的肌肤嫩滑感浸入心脾。

  ^d酷匠网v“正$版:首发

  “怎么了?”

  “我来检查。”

  看着冷峰前进的背影,这个给人感觉冷冰冰的人背影挺拔而立,竟然莫名的让她安心。

  冷枫将手中的电筒含在嘴里,左右两手从侧面拉开拉链,并将背包如脱衣服样的拉下,以防手被里面放进伤人的东西所害。背包里,探测仪、粒子相机皆挨个放好,乍得一看并没有什么不同。

  “甄惜,过来确认每一样东西。”

  甄惜走进,挨个挨个的数着包里的仪器,“探测器、电筒、手表……”

  当打开曹天阳的包袱的时候,却发现那装着龙血的试管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再三的翻看背包,里面依然缺了这样东西。

  “怎么了?”冷峰问道,“少了什么?”

  “是试管,里面是龙血。”

  冷峰皱了皱眉头,如果没有龙血,裂缝就无法修补。背包被屠龙族的人搜走,那极有可能的是,他们已经把试管藏了起来。环顾四周,这个幽深的屋子除了这一张桌子,四周还放着许多的支架。支架上有大大小小的各种物体,因此这个房间很可能是其中一个储备物品的房间。

  “搜索这个屋子。”冷峰一边说,一边朝着左侧的木架走去。站在侧面观察,他发现木架的位置并没有完全的贴墙,而且摆放的有些不平,看起来像是被谁搬动过一般。

  甄惜背上自己的背包,见背着其余两个背包的冷峰正将木架往后搬,于是赶忙冲过去帮忙。

  “呃,好重。”手上使着劲,木架在安静的夜晚发出嗞嗞的声音。

  咬着牙齿继续,刚才还略有移动的木架忽然变得稳如泰山。怎么回事,甄惜心里奇怪,抬头才看见面前的冷峰已经停止了移动。

  “怎么不搬了?”

  “嘘。”冷峰忽然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噔噔噔……

  远处忽然传来的脚步声渐渐渗入了耳朵,甄惜心中忽然一个紧张。

  “有人来了?”

  “快搬。”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两人快速的将木架搬离了墙面一人的距离。

  “¥##@@!”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之而来的说话声也传入耳朵。甄惜这才发现,那说话的声音正是屠龙族带着呢哝的缅甸语。

  随着远处传来火光,通道外木门开启关闭的声音正逐步传来。

  沉着的敲了敲木架后面的墙,此刻的冷峰正着重于找到不寻常。从道理上来讲,屠龙族已经找来,通过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他只有把目标放在这里有其他通道上。敲击墙面的声音是空洞的,墙面和地面的缝隙也说明了背后有出路。可是如何将墙打开却是个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