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形、方形;黑色、白色;或宽、或窄。那些线条和面,正乱七八糟的在一个立体空间中回荡。无力的回击,无法消失的痛苦,在无头无尾的空间里苦苦挣扎、撕裂。甄惜忽的坐了起来,她的神经紧绷的就快断弦,她已经好久没做这样的梦了,果然,是压力太大吗?

  她扶着自己的额头,看着湖泊发愣。是的,她被那老头丢在了类似孤岛的地方。这里四面环水,且不知深浅。她走进湖边,看着湖面上竟然倒不出她的影子。

  如果不是那么真实的记忆,她或许以为现实和虚幻只在一念之间。如果没有人理她,她是不是会饿死在这里。如果她忍不住悄悄下了湖,里面会不会有鳄鱼在等她?

  这里是独龙江,异时空里的世界,她和曹天阳杰克三人,正在修复时空的任务中。可是,一个人处在这样的地方真的太吓人了,就像一个人飘在宇宙里,四周全是未知的危险。甄惜捧住脸,眼泪悄然落下。

  臭老头,死变态。她现在好想爸妈,她为什么会成为时空修补师,这一点也不好玩……

  哗哗哗……

  远处传来的水声让正在默默哭泣的甄惜停止了动作,她屏气凝神的听,接着又是寂静无声。她已经在这个鬼地方呆了至少三个小时了,头顶是黑压压的天,只有一点星光让她分清水面与地面,因此半点响动都会给她造成巨大的心里负担。

  哗哗哗……

  水波动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她肯定,一定是有什么东西。立马站了起来,她咬紧下唇,见远处的湖面荡来一圈波浪。接着,一块黑影出现在水下,那黑影的速度较快,且长长梭梭。

  是船,难道是曹天阳和杰克来救她了?甄惜心想,却立刻发现不对,因为随着那影子靠近,湖面上没有任何东西。

  直到那水下的长影慢慢的逼近,她才发现那是一道弯弯曲曲,长达4米的圆柱形黑影。

  是蛇!

  “啊……”

  一声尖叫划破长空,那是一条乌黑斑麻的水蚺,体型堪比她的大腿。这种水蚺通常出现在陆地上,或者潜如淤泥中,它不仅吞得下一头牛,就连皮糙肉厚的短吻鳄也不在话下。

  “啊,妈呀……”这几个小时的恐怖情绪终于被点燃了,甄惜彻底嚎啕大哭,要知道她最害怕的动物就是蛇,作为一个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她怎么能接受如此有冲击力的画面。

  “不要过来,你滚开!”看着水蚺立刻就要上岸,甄惜不停地往后倒退,直到双脚迈进水里,她才不得不停了下来。背后的水里,更像是有着什么等着她。

  “@#¥”

  就在甄惜即将彻底崩溃的下一秒,远处的水面忽然传来奇怪的女声,那盘缩而来的巨型水蚺忽然停了下来。

  甄惜只见那蛇抬头吐了吐杏子,之后竟然调转方向爬了回去。

  颤抖的抱着自己的手,她巍巍战战的往前走了一步。远处,真的是一条木船划了过来。

  远处虽然黑,但也能模糊的分别出大概两个身影。那身影细长高挑,正是曹天阳与杰克的海拔高度。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甄惜挥动着双手,激动的连哭带笑。都说天无绝人之路,她就知道阎王爷舍不得收了她。

  木船渐渐的靠近了,船上人的面孔也逐步浮现。甄惜注意的看了看,迷彩样式的连帽卫衣、粉红色的花边裙,面前这两个穿着现代装的人,她根本就不认识啊。

  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人从木船上下来,甄惜已经完全懵圈。直到两个人走到她跟前,她才有所反应。

  “你是甄惜吗?”

  “是,你是……”

  “冷峰。”身着迷彩服的冷峰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发觉的错愕,他发现面前的甄惜和慧珠长得很像。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他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冷峰?”甄惜觉得很耳熟,回想了下出发前的那次会议,于是立刻肯定了面前人的身份:“我知道你,冷峰,周sir说你会晚点来的那个人。”

  “嗯。”

  “谢谢,谢谢!你来接我!”

  “嗯。”

  “你见到曹天阳和Jake了吗?”

  “嗯。”

  这是块冰还是木头啊,甄惜面露难色。本来很高兴的情绪,在这两个简短的恩字中,气氛开始变得尴尬。

  “那他们在哪儿,我们去找他们吧?”

  ;W酷匠网☆:唯一正b版J,@其1$他'C都'是盗版/“

  “不用。”

  ……

  “他们去找装备了。”

  下一刻,甄惜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说话的高个子女生上。她看起来至少有178,皮肤黝黑五官立体。

  抿了抿嘴,这个女孩说的中文,可口音奇怪,那个‘装备’夹杂了一些类似呢哝语调,和那个屠龙老头的缅甸语如出一辙。

  “你是?”

  “我叫塔丽娜。”

  听着这少数名族的名字,甄惜挑了挑眉头,“刚才我听见响声,那蛇就走了,是你把那条巨蛇吓走的?”

  “是,没想到过了大半年,它还记得我。”

  “那条蛇是你养的!”甄惜一颗心立刻悬了起来,她的意思,难道不是说她是屠龙人吗?

  “是我们寨子养大的。”塔丽娜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表情已变,只是笑了笑:“你是不是救了那条龙?”

  甄惜往后退了一步,回想起那老头临走前看的眼神,那是拆骨吃肉的痛恨啊。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面前的塔丽娜是屠龙人的话,冷峰又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上来,我们走。”冷峰偏了下头,利落简单的意指木筏。

  虽然心中满满都是疑惑,不过现在什么都比不上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好。跟着跳上了木筏,甄惜小心翼翼的盯着水面,确保那条蛇不会突然出现。

  冷峰站在船头负责撑筏,她和塔丽娜坐在木筏的后端。扫了一眼,她见旁边的人正一直笑意盈盈的看着冷峰的后背。

  塔丽娜说,这是叫做暗湖的湖泊,是寨子的古湖。因为寨里的人信奉水,所以这里的水是用来洗涤死亡的。凡是寨里死去的牲口,或者病死的人,都将被扔进湖中,让他们沉入湖底,得到永恒的解脱。

  看了看这黑乎乎的水,甄惜觉得一阵恶心,不知道下面有多少白骨和还未腐烂的尸体。

  三人就这样飘飘幽幽的往前驶去,与来时的路不同的是,在一条三岔路口,冷峰顺着一条小小窄的岔路而去。岔路的两边距离岸地不远,三人很快就把木筏停到了一栋巨大的木屋面前。半夜的木屋,高地台阶层层递上,古木式建筑将浓厚的封建感漫布开来。

  “就是这里。”塔丽娜刚指了指面前的屋子,见冷峰已经悄然的走到了的门后,并开始打探里面的境况。

  随着冷锋做了个ok的手势,台下的两人跟着他推开陈旧的木门,走进了屋子的里面。干净而简单的装饰,屋内在柔和的灯光下折射出梁上的刻画。方形大厅,梁分四柱,第一条梁上刻着腾飞而盘旋的巨龙,那些龙体型各异,有飞在云中的、有两条缠绕的。爪如钩,形如虹。

  第二条梁上刻着的是行走的人,挑水、耕作,从图案上人物的装束来看,应该是屠龙寨祖先们生活的场景。而第三条梁上,刻着一张结构复杂的平面,上面躺着一个人,他的头顶上则有一条魍魉般的龙正张牙舞爪的,似乎想对他做些什么。而最后一条房梁上,刻着的则是人群与龙对立两面,一面拿着坚刃武器,一面喷着熊熊烈火。

  甄惜看完这些图后,心中有些明白了。接着听塔丽娜说道,这些图案记录的是屠龙族和龙的渊源。那时候屠龙族住在独龙江峡谷之外,而龙住在峡谷高山之中。两种生物虽然相隔很近,但一个南一个北,因此从涉及或发觉对方的存在。有一天,摩格尔家族的头,酋长摩格尔萨侬,带领二十六个寨民走进了峡谷之中,这一去就是三天三夜。后来,当萨侬独自拖着伤口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他说,峡谷中住着一群龙,它们喷火焚烧了其他人。后来,在寨子‘剽牛祭天’的当晚,萨侬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躺在平地上,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在他头顶上盘旋。萨侬死了,屠龙寨交给了米拉提家族掌管,他们执法至今,一直以屠龙为己任。

  “萨侬是怎么死的?”冷峰听完,淡然了问了一句。

  “烧死的。”

  “烧死的?”

  “嗯。”塔丽娜看着惊讶的甄惜点了点头,“他的胸口如同有炭火,一直冒着星星点点的火焰,然后,他就被自己从胸口喷出的火焰烧死了。”

  听着这么玄乎的事情,甄惜咽了咽口水,心想换成是曹天阳和杰克在这里,他们也一定不会相信。而且如果是曹天阳,他一定会可以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些事情。刚想到这里,背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甄惜回过头,见两条细长的身影站在大厅的另一个通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