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族也许是真的怒了,他们很快的将三个人捆在木头上,抬着往峡谷外走。气氛很严肃,曹天阳能感觉到这群人正处于极低的气压中,随时可能发生爆炸。

  甄惜有些累,感觉自己的四肢酸痛无力。她回想起最后那金光散去之时,她见到那苍茫的大地上,人类的身影来来往往,自在安然。那是万物之初,天与地之间飞龙无数。他们曾经相处的如此和睦,它们曾经是他们的守护。血与脉,相承之初,是龙的传人。

  她刚才做了什么,帮了一条龙吗?他们平时的工作也像今天这样吗?甄惜看了看曹天阳和杰克,正好对上杰克投来的笑脸。都被绑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思笑。甄惜也无奈的笑了笑,或许心态来的比状态更重要吧。

  出了峡谷不远,三个人就被人蒙住了眼睛。颠簸持续到天黑以后,再揭开眼罩的时候,已经到了屠龙族的村落。

  夜里的屠龙寨笼罩在一层模糊之中,除了能看见外面的树林和远处的田地,里面也只能看见星星点点的火光。

  曹天阳和杰克被丢在一个四面无窗的低矮木房中。木房用栅栏拼接而成,看起来像是用于囚困大型动物或野兽的牢笼。栅栏之间的间隙只有胳膊的宽度,用于传递碗筷和食物。

  鸟瞰下的屠龙寨,处于独龙江峡谷之外的一片高地之上。寨子修成环形,背靠高山。这里山势复杂,四面葱嵘,因此形成为天然保护屏障。寨子以四个圈形为主,外圈布防,有田地和流水入口;二三圈布人,有牲口和各种活动场地;内圈布场,用于祭祀和粮食存仓,也是整个寨子的综合整理地界。

  同样繁星入幕的夜空下,蓉城城市之星1304的灯光依然敞亮。周sir刚和组织上层通完电话,放下手中的手机,他看了看身旁挺拔的身影。

  “才回来,就要赶过去?”

  “嗯。”说话的人眼圈有些黑,脸色略带憔悴。

  “刚才是博士亲自打来的电话,屠龙寨远比我们知道的要大,它的规模更宏伟,它的生活方式更完善,人和人之间有稳定的协作流程,他们也有一套生活体系和规章制度,如果把它比喻成一座城,那它或许即将发展成一个独立的小国家。

  “所以要尽快赶过去。”

  “冷少,这次辛苦你了。”周sir拍了拍面前冷峰的肩,看了看他身后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其实上次你突然离开去找她,应该直接告诉我,天阳因为这件事情很担心。”

  “因为时间紧急,我也是为了提高效率。”冷峰说完看了看那女孩,见她对着自己吐了吐舌头。

  “这样也可以解释之前数据滞后的原因了。”周sir叹了口气,“没想到异时空独龙寨的人,竟然在几个月前通过时空裂缝闯了进来。”

  下一刻,周sir已经带着冷峰和那女孩上了工作室的阁楼。启动蓝思的程序,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将到达那女孩真正的家乡——异时空的独龙江。

  曹天阳和杰克所处的牢笼,通风一流,隔音全无。随着吱吱叽叽的昆虫声传进来,两人睡意全无。

  “young,宝贝儿被他们带到哪里去了?”杰克看了看房外,守在外面的人正垂着脑袋呼呼大睡。鼾声传来,犹如一只雷打不动的死猪。

  “估计是被视为不详物,所以被特殊对待。”曹天阳说道,“她救了龙,可能会被大卸八块。”

  “什么叫大卸八块?”

  “就是把她像吐司一样,切成碎片。”

  “shite!”杰克一拳打到木栏上,“要不是背包全部被拿走了,我早就用切割仪出去了。”

  “问题是我们的定位表也在里面,就算有来自外面的救援,也不一定找的到我们。”

  “那可不一定。”杰克咧着嘴,露出莞尔一笑。

  “噔噔。”

  两人正说话,忽然听见清脆的石头声从远处滚来。那声音来的很突兀,打断了警醒的两人。

  借着微弱的光线,曹天阳和杰克往后退了退。见一团黑色的身影蹲在一边。随着那影子移动了下,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也呼之欲出。

  “冷?”杰克揉了揉眼睛,见体形矫健的身影后,一头类似长发落到腰间,“你变性了?”

  “好笑吗?”低沉的声线,模糊的线条,黑色身影的冷峰走出,露出了背后的长发身影。

  杰克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有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

  “冷,你带着女朋友赶过来的?”杰克突然吹了个哨子,“这就是中国人说的桃花乱坠?”

  “她是塔丽娜,是这里的人。”冷峰递上一个水袋,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先喝水,防止休克。”

  曹天阳接过冷峰手中的水袋,一边打开喝,一边扫视着面前陌生的身影,“你说她是这里的人?”

  /9最4Q新k☆章k5节上y;酷匠…网1

  “是冷峰把我从中国带回来的。”名叫塔丽娜的女孩开口道:“我很喜欢你们国家,有车、有自由,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面对这样一个会说中国话的异时空女孩,曹天阳和杰克先是愣了愣,接着立刻反应了过来,“你穿过了时空缝隙?”

  塔丽娜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冷峰的话,我会在中国呆上一辈子。”

  “那你为什么回来?”杰克问道。

  “我没有选择。”塔丽娜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得告诉你们,按照我们寨的规矩,酋长会举行“剽牛祭天”,你们会在之后被杀死。”

  “什么是剽牛祭天?”

  “这是一种祭祀仪式,酋长会用梦棍戳穿牛的心脏,然后就是你们的心脏。”

  “奥!”杰克转了转眼珠,“真是残忍。”

  “冷峰,先放我们出来,我们的背包被拿走了。”此刻的曹天阳十分镇定,他已经将所有的情况分析了一边:“我们先去救甄惜,然后拿回背包。”

  冷峰点了点头,接着从腰间拔出黑将军。紫外线的激光从把头里发出,瞬间无声无息的将木栏割破。

  杰克率先从牢笼里出来,接着他一个猛扑,往前跳了三米的距离,一个全身扑往前方。他的姿势如狼扑食,迅速而精准。

  咔嚓曹天阳出来的时候,杰克已经从地上站起来。而那原先睡守的屠龙人,脖子已经歪掉。他的手法太干净利落,曹天阳有些惊讶。

  “你杀了他?”

  “我们必须争取时间。”杰克拍了拍手。

  “你没看见他基本睡得像个死人?”

  “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装的。”杰克回答到。

  实际上曹天阳和杰克认识时间并不算长,在他的印象中,从没有见杰克这样狠辣的一面。即使他们有时候伤害人,也是在执行任务中,为求自保的必须行为。

  “好了,行动。”一旁的冷峰不同于曹天阳的惊讶,毕竟他和杰克早就认识。

  “你去哪儿?”曹天阳见冷峰转身,立刻对他的行为做出了预判,“你又要单独行动?这个寨子地形复杂,你独自行动,很可能会置于危险中。”

  “有塔丽娜,她就是地图。”冷峰脸上的表情是淡然而不容否定,“背包的事情交给你,我去找甄惜。”

  “他曾经是中美联合队突击队的成员。”一旁的杰克看着冷峰离开的背影说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工作就是个人扫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