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肚子饿的过了头,反倒没什么感觉了。甄惜第一件事情是打开抽屉,里面的一份劳动合同正安安稳稳的睡在文件夹里。

  三年,她和《时空工作室》签了整整三年的合同。跳过实习直接成为正式员工,他们是有多缺人?想想后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喝酒,然后迷迷糊糊的把合同签了。哪个公司会带着合同和公章来酒吧啊,还有那个适时出现的钱多多,怎么想都觉得是他们一步一步安排好的。老狐狸,臭狐狸,甄惜暗暗的骂着周sir,心想这个大叔表面上看着温文尔雅,其实城府之深、心机之重。

  “惜惜,你还没起来吗?”木门被敲的乒乒乓乓,甄惜知道一定是她买菜的老妈回来了。

  反正合同也签了,福利也好,先拿去给老妈分享一下,让她高兴高兴。心里想着,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哟,这么快找到工作啦?”惜妈妈一边摆弄着手中的白菜,一边用平静的口气说道:“你快收拾收拾下楼吧。”

  “下楼?”感觉到不对,甄惜从阳台上伸出头去。楼下,一群老老少少正围着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指指点点。

  是周sir!这个老狐狸怎么来了?对了,老妈怎么知道,难不成……

  “惜惜啊,其实找个比你大的多的男人是很幸福的。”

  她想到哪儿去了,甄惜觉得蛋疼,当然她如果有的话。可自己的老妈怎么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呢,一般情况下,妈妈不是应该说:女孩子要自尊自重,找个对你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妈,楼下那个是我领导……”

  “惜惜,别听你妈的,爸爸觉得谭文不错,你们好好发展发展。”一旁的惜爸爸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也正色的说道。

  天啊,都说毕了业就是爸妈的逼婚年纪。这还没毕业呢,他们就已经开始出谋划策了,还是快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吧。

  ======楼下的小区里,周sir顶着烈日往16楼看了看。大红色的内衣裤随风飘摇,看大小,刚好是甄惜的尺码。

  “周sir,你……你怎么来了?”对面,白色吊带长裙的女孩正气喘吁吁的从单元楼里走出来。

  “你忘了昨天我让你来公司吗?这都几点了?”

  “诶?”甄惜敲了敲自己的头,她怎么不记得还有这出,“可能我喝了酒,不记得了……”

  “你就喝了半杯……”周sir无语的撑着自己的额头。

  “我吃醪糟也会醉,如果量多点的话。”

  “好吧,上车。”周sir无奈的将车门打开,周围立刻传来一阵惊呼。

  妈呀,此刻就像是她跟个钻石王老五去约会似得。她要是上了车,明天小区里还不闹翻了天。还没毕业的大学生甄惜,绑上了某个大老板。或者咱们小区的甄惜,被某个有钱大叔骗走了……

  “周sir,我还没收拾好呢。要不你先回公司,我待会儿自己坐公交车过去吧?”

  “我在这等你,给你十分钟,晚了扣你工资。”

  混蛋,谁说开豪车就一定大方,这个该死的老狐狸,就用这些方法来克扣员工。

  不过十分钟以后,甄惜还是即时的抵达了周老板的副驾驶位。

  “你很喜欢穿运动服吗?”周sir将自己的墨镜取下,打开了车里的空调,“你不怕热?”

  呵呵,甄惜笑了笑。昨晚穿运动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现在穿运动服,她是怕邻居想太多。

  周sir的车技很好,加上玛莎拉蒂的车速极快,两人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出现在了城市之星的1304。

  办公室里,钱多多正坐在前台描着眉毛。

  “诶,今晚是杰伦的演唱会,姐姐我为了他的票也是拼了。”

  而大厅里,Jake正摆弄着一架尼康摄影机,对着桌上的一盆花闪来闪去。

  “ok,baby,美极了。噢,宝贝儿,perfect!”

  “你们回来了。”

  甄惜跟着周sir迈进会客室,见曹天阳正好站了起来。

  “我把她带来了,下面马上开会。”

  接着,钱多多、Jake立刻走了进来,诺大的会议室里,四人稀稀疏疏的坐在彼此对面。

  “根据探测器的最近监视报道,独龙江地带不规律粒子正在猛速增长。此次速度完全超过了预先的控制与猜想,情况堪忧。”周sir接过钱多多手中的文件,并摊开在曹天阳的面前,“以你的专业眼光来看,你觉得该怎么办?”

  “我也觉得很奇怪,按理说我们的检测系统是十分完善的,可是最近信息总是存在滞后。”曹天阳说道,“不知道是不是粒子之间的相对速度发生了变化,总之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young说的对。”杰克一本正经的拿出一支笔在纸上画着,“独龙江的位置在这里,虫洞的位置在这里,两处位置距离我们上次去的时候发生了变化,这种空间的跨度之前一直没有那么大。”

  “联系上冷峰了吗?”周sir问道,紧锁着眉头。

  “联系上了,他说他有事情要处理,至少还要两天才能回来。”钱多多将手机上的信息展示出来。

  “等不了了,我们先去,之后他来了再汇合。”曹天阳看了眼钱多多,“多姐,你今天之类多准备一副装备给甄惜,我们明天就出发。”

  “等等……”一旁一直默默无言的甄惜举了举手,她不光刚才听得云里雾里,现在更是一头雾水,“明天,我就开始做任务?”

  “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我什么都还不会。”

  半晌的沉默,舒尔曹天阳忽然站了起来,极为正经的看着她说到:“从昨天签订合约开始,你就已经是一名时空修补师了。作为一名修补师,你的职责就是工作,不要拿新手或者不懂来当作借口,你应该想的,是如何尽快融入我们。”

  听完曹天阳的话,甄惜心里一震,时空修补师,仿乎她从今天开始就再和以前不同。她不再是学校里的小花朵,而是被赋予时空修补师这个职业的成年人。

  “那我应该做什么?”

  “在前期,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曹天阳说完就从椅子走开,接着和Jake讨论起里面的情况。

  “惜惜,人总是要迈出第一步的。实践出真知,跟着天阳去了解了解你的工作内容,不会有事的。”

  看着此刻露出温柔笑容的周sir,甄惜想起了韩剧里的欧巴。这个大叔,刚柔并济,还真是有两副面孔啊。

  12点整,甄惜大口的刨着塑料盒里的白饭,说好的新员工美味初餐呢?我吃,我吃穷你们!

  周sir把她交给曹天阳后,就和钱多多出去了。这个风云师兄是这样安排她的:先了解工作室的环境,然后背书。面前,厚厚的一本册子堪比半本小说,就算她记忆力好,也不带这样搞得吧?

  “你要是背不下来,会对团队和自己造成伤害。”曹天阳抖抖眉毛,他知道她记忆力好,更要使劲开发。

  “待会儿就背咯。”切,她就擅长背书,背给他们看。

  “xixi……”一边的杰克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我先带你参观环境,好不好?”

  洗洗?

  “xixi,这扁。”

  受不了了,作为一个中文系高材生,她对语言和音调是很有标准的好不好。洗洗,让她想起‘洗洗更健康’,又不是妇炎洁,干什么老是洗洗洗洗的。

  “Jake,你换个对我的称呼吧。”甄惜笑咪咪的看着他,对着老外卖个萌,迷惑一下。

  “好吧,叫你宝贝儿。”杰克大言不惭的说到,惊得曹天阳一口可乐喷了出来。

  “怎么了,我觉得很好听啊。”甄惜点点头,帅哥老外的爱称,她喜欢还来不及。

  接着,甄惜就跟着两个人开始了对《时空工作室》的正式参观。工作室的前台用酒红色的台案装饰,奠定了高雅的格调。进去后是拍摄艺术照的大厅,厅里放照明灯、服装和背景布等专业设备。桌上的电脑还运行着Photoshop,仔细一看,竟然是杰克的自恋照。

  “宝贝儿,好看吗?”Jake笑着问到,金色的头发从脸边扫过。

  “这里是会议室,那边是办公室。”曹天阳很进入状态,他可没心情跟他们胡闹,“那边是休息室。”

  甄惜走进休息室,舒适而温馨的布置让她眼前一亮,咖啡机、微波炉、还有烤箱。总算是有个适合女孩在呆的地方了,甄惜心想,见身边的杰克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hello,翠花。”杰克不知是看见了什么,抱起沙发上的毛茸茸的东西就朝甄惜走来,“这是我们的新朋友。”

  甄惜踮着脚朝他的怀中看去,白色的茸毛,圆润水灵的眼睛,那毛茸茸的东西耷拉着两支长长的耳朵。是折耳兔,好萌啊!!伸手就去摸,爪子还没碰到,就被曹天阳一把抓住。

  “洗手。”

  “洗手?”

  “翠花是我们工作室的luckystar,young的女朋友。”杰克笑眯眯的说到。

  这回倒是轮到曹天阳眉毛一跳,他要是下半辈就和兔子好,还不如死了算了。看看甄惜做出吃惊的表情,她还故意糗她。笨蛋女人别人说什么都信。

  “你以后会负责照顾它,特别是它的屎,都归你打扫。”

  “兔子还能不拉屎吗,打扫就打扫。”

  看r正K@版/章Qw节4上R"酷匠T@网

  这句话倒是出乎意料,曹天阳满意的点点头。因为多姐最讨厌毛茸茸的东西,这下总算是找到个某女的存在点。

  休息室的最里面,木色的楼梯盘旋而上,甄惜跟着曹天阳爬上去的时候,他故意看了看她的眼神。

  果然,她嘴巴张的可以吃下一颗鸡蛋。因此甄惜怎么也想不到,爬楼梯时还压抑的阁楼,里面竟然呈现的是海阔天空的气势。金属色的各色设备与仪器,以及大多数她叫不出名字的产物玲琅满目。看了好久,她才慢慢的说了一句:好cool。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