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纬27.5、东经98度的独龙江地带,是一条神秘的峡谷。为了节约电能,利用白天的自然阳光,曹天阳要求甄惜六点半以前必须到公司。

  当她顶着自己的熊猫眼,脑子里还盘旋着那些定位、基站的词语时,没有人知道,她昨天晚上背书背到夜里两点。

  “你手上的多功能定位表是我们之间的联系,要随时保持电能充足,知道吗?”曹天阳一边清点着背包里的设备,一边跟甄惜打着招呼,“进去以后要听我的,我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哦。”甄惜用手赶走自己的哈欠,一边点点头。

  休息室的阁楼,周sir回想起之前的数据变化有些担心。横抱着手,他看着面前准备出发的三个人,有些叮嘱的话始终不好开口。其实理论上,时空修补之路执行一次就该完成,除了每次的修补之路费用昂贵,更因为里面的状况随时可能发生变化。

  “启动程序吧。”曹天阳并没有注意到周sir的不安,让钱多多打开了面前的传送仪。透过蓝色的玻璃罩,躺在犹如包裹蝴蝶的茧中,他冲着外面的大叔做了个ok的手势。

  ‘蓝思’,传送现代人穿过虫洞,抵达异时空的传送箱。传送箱的微粒子有将人缩小至纳米程度的作用。在一定时间内,连同电脑开启超级程序,通过电波与几近光速的力量把低微化的粒子发送至基站,就可以抵达空间的另一头。

  而独龙江的附近,是刚好建立不久的空间基站。天知道,泰山北斗的曹博士连同“时空保卫组织”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给他们打造了这样方便的抵达程序。

  三个人一个接一个睡了过去,五分钟后,等到甄惜满怀期待睁开眼的时候,却是她完全没有料到的景象。

  白,极大的留白,眼前的世界白茫一片,能见度极低。她伸出手,除了手掌以外,其它的部分已经淹没在白雾里。沉睡,死寂,悄无声息。甄惜忽然想起了寂静岭里的场景,环视四周,愈远一米愈模糊,连树与叶的声音也没有。她打了个寒颤,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觉得一股寒气侵入心脾。

  “这里为什么这么多雾?”甄惜问,转过头去看杰克和曹天阳。

  “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情况很不好。”杰克边说,边看了看这静如废城的独龙江。

  曹天阳显然也有些惊讶,一般情况下,峡谷在早晨因为大气悬浮的水汽凝结,可能会形成薄雾。而到了太阳升起的时候,这些雾气就该大多散去。可现在这些雾气非但没有散去,且规模之大浓度之密,完全超出了正常范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曹天阳心想,于是打望了一圈四周。利用自己的专业敏感找寻不同,是他的专业素养之一。果然,一股刺鼻的味道,正随同雾气渐渐渗进他的鼻中。

  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气味,有些像芥末一样的刺鼻,又有一些腥腥膻味。一丝浅淡的酸辣钻入鼻中,夹着着血腥气的味道忽然越来越浓。曹天阳的心中忽然一愣,“是捕龙烟,屠龙族出动了!”

  “捕——捕龙烟?”甄惜口吃,“峡——峡谷里有龙?”

  “异时空里,什么存在都是可能的,因为这里的基因和分子亿万种。”曹天阳瞥了甄惜一眼,却见她两眼放光神色兴奋。她,这是处于激动和兴奋吧?

  看着某人似乎是来旅游的,曹天阳决定吓吓她:“异时空里,有很多你难以想象的东西,所以你不想出事的话,最好小心点儿。”

  “对,见了他们,我们要跳起来走。”杰克补充道。

  “是绕道走……”曹天阳用手蹙眉,“根据黑暗森林法则,你最好有多远跑多远,如果一定要交锋,之前一定要想到对策。”

  “什么是黑暗森林法则?”甄惜转了转自己大大的眼睛,恢复了刚才的畅想状态。

  “简单的说就是因为互相不信任,从而要杀死双方。”

  诶?甄惜往后退了一步,想到出发前多姐给自己买的高额保险。她那时还想,公司真是大方。但如果是有生命危险的话,去他爷爷的大方!

  “young,我们现在必须开始做准备。”杰克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他将自己背上的包取下来,然后拿出记录仪开始指指点点。时空修补师,每段时间都要记录当下的时间、位置,这样的信息采集是修补开始前的基础工作。

  “把背包放到石头上,然后按照流程开始做事。”曹天阳也将背后的背包拿了出来,“粒子追捕相机在你那,你不是喜欢拍吗,去吧。”

  “我?”还真是不拿她当女的看啊,甄惜此刻真的很想打他一拳,环视这苍茫的四周,恐惧感和未知感让她不寒而栗。

  “要不我们一起去吧?”甄惜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你不知道四要素吗?”曹天阳一边掘土一边说道,“参照物、独特性、环境还有人。”

  她当然知道,这些要素分别是为了记录大致方位、地理位置、环境情况、人物组成四个方面。看了看继续埋抓捕器的曹天阳,他一直冷血无情,看来也指望不上了。甄惜摇摇头,觉得还得自己上。新时代女性,要坚强!

  从背包里拿出相机,踩着满地的石头往前走。穿过层层迷雾,不远处石块连成的‘小石潭’正顺着白雾绵延至远处。

  咔擦、咔擦……

  相机的灯光在白雾中闪烁,刺眼的亮点被雾气柔和。粒子相机的穿透力和捕捉力是十足的,当甄惜完全沉浸在拍照后,不知不觉已经远离了曹天阳的视距范围。

  哗哗轰轰……

  一阵轰然声忽然在她的耳边响起,甄惜一惊,手中的相机嘭的摔到地上。赶忙捞起相机看了看,“还好这些设备都不是普通材质,防水抗压能力一级。”

  “好什么好,坏了,可是要赔的。”曹天阳和杰克幸灾乐祸的从雾中走出来,看着她还未消失的惊恐的样子笑。

  甄惜甩了个白眼,表示抗议。

  “我们也听见声音了。”杰克正色的说到,“那边应该是个瀑布,我们过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于是三个人在迷雾中寻着声音向前。随着距离越近,嘈杂声也越来越大。三人走了一会儿,一股流动的冷风伴着丝丝的水气氤氲而来。绕过一块巨大的山石,哄哄的瀑布正一泄如注。

  湍急的流水夹杂着白雾滚滚而下,曹天阳伸出右脚勾了勾水,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打的他差点站不稳。他忽然回闪出一个片段,他和杰克从瀑布外十米的树林往这里跑,然后屠龙族开始用箭弩攻击他们,伴着各种愤怒的警告。

  “Jake,为什么上次他们先是警戒我们。”曹天阳吸了口气,“然后等我们跑到这,他们就动了杀机?”

  杰克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恍……

  一束金色的光线从眼前闪过,打断了正在思考的曹天阳。他跟着刚才的光看去,见地上一层石头下有个凸起的缝隙,而金色的光就是从里面发出来的。

  曹天阳走近蹲了下去,伸出手就去翻开地上的一层石头。随着第一层石头的揭开,金色的光线渐渐的暴露在眼前。那是一块不大的菱形片块,厚度有3毫米。菱块呈金色,表面似有纹络,而金色的光就从纹络之中散发出来。

  “young,这是什么东西?”后面的杰克和甄惜围了上来,看着金光的东西挠了挠头。

  曹天阳没有回答,只是将面前的菱块举了起来。金色的薄片,有些坚硬和刺手的外壳,这个东西看起来有些像花瓣,但却又比花瓣更复杂奇怪。心中闪过几个念头——这东西应该是被屠龙族故意放在这里的,他们是信徒,信奉水可以洗濯污秽,所以这或许是什么不祥的东西。另一方面,这里靠近瀑布,水流量极大,从化学角度来讲,这里的冷却效果明显,难不成是什么烫的或者跟火有关的东西。

  对了,曹天阳心中忽然一个激灵,那东西必须长时间冷却,而因为现在正值夏季,瀑布水流量暴增,所以表面的缝隙被冲开,这东西才暴露了出来。

  “是龙鳞!”曹天阳说道,心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们把龙鳞藏在这,所以当我们靠近这里的时候,引发了他们的攻击。”

  “这是龙鳞?”甄惜一把抢过曹天阳手中的薄片,语气中带着些怀疑,“龙的鳞片?”

  “这的确是龙鳞,而且是火龙的龙鳞。”杰克看着甄惜手中的东西,俄而才有些些激动的说道:“我在DSA看过关于中国记录龙的资料,里面有概念图,和这个很像。”

  “DSA?”甄惜问。

  “美国特殊资料情报局。”曹天阳答。

  “好啊,你们怎么会有我们国家的机密资料,啊?”此刻反应过来的甄惜,立刻一把掐住了杰克的脖子,“又来偷我们的东西,快把从中国拿走的古董还回来!”

  “好了好了。”看着被面前的甄惜摇的七荤八素的杰克,曹天阳连忙出手将她拉住,“这跟Jake没有关系,而且这种事情很正常。”

  “宝贝儿,你差点杀了我。”杰克无辜的看了一眼甄惜,见她一脸笑意,才知道她在开玩笑。接着,杰克指了指甄惜手中的龙鳞,“young,他们为什么把这个东西放在这?”

  “火龙是十分罕见的龙种,这种龙吐火如烟,顷刻覆灭,屠龙族的人或许被火龙攻击过。”曹天阳说到:“他们留下鳞片或许是出于宗教信仰,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不过有了这个东西,我就可以拿去给博士研究。”

  看着满眼放光,就像捡了金子的曹天阳,甄惜立刻把龙鳞抱在怀中:“这个既然那么重要,我帮你保管。”

  G看Fv正版B章G节rw上W7酷匠D网u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