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不呢?”

  令狐安邪邪的笑着问,看来他的威名还不够啊?居然抓一个主动上门的小女孩都被挑衅。

  “不放也得放,由不得你。”莲心霸气十足的吼,令狐安看着莲心绝美的容颜忍不住舔舔嘴唇,可惜了,他已经有楚了。

  “放开我的女人。”莲心冷冷的开口。

  “女人,你的,哈哈,您老还真好意思开口,你要说这是你的女儿说不定爷就放了。”

  令狐安张狂的笑着说,莲心的脸黑了,他是比小雪儿年龄大,可那关你令狐安什么事,他娘子都不在意,用得着你来提了。

  “呦,知道丢脸了。”

  令狐安流里流气的喊,整个一蛮不讲理的二流子。

  “关你什么事。”

  宫南雪愤愤的喊,手里猛然显出一团妖灵真火,令狐安着急躲避,只好把宫南雪给扔了出去。

  “小色鬼,你很不错嘛?你是南宫刹之还是南宫瑶之?还是要去认识下啊。”

  令狐安平静的说,顺便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想多了,我家娘子并不是南宫家人。”

  莲心冷漠的说,心里忽然有些紧张,雪儿是南宫家的嫡系后代没错,只不过是母系嫡系,若是被南宫家人带走了,想要娶回去养着就要费劲了。

  “哦,是啊,她们怎么会来这里,水龙吟,禁·龙行天下。”

  令狐安张狂的笑着喊,精致的脸上带着浓郁的疯狂之色,一口精血从他嘴里喷出。

  巨大的水龙拔地而起,扶摇而上,强大的气势顿时压得一干妖族喘不过气来。

  自讨苦吃,莲心想着淡然一笑,拉着宫南雪直接后退数十步,果然听到了他意料之中的大吼。

  “谁在赛场放肆,找死。”

  远处一股强悍的威压顿时出现,巨大的水龙被直接打散,令狐安悲剧的倒飞出去接连吐了好几口鲜血,脸上的表情哪叫一个精彩。

  “扰乱比赛,按规则,三年后在来吧。”

  平静的声音缓缓传来,清晰的传到众人耳中。

  “噗。”

  又一口血从令狐安嘴里喷出,他接连打败了十个妖获得了前往妖府的名额,就这样失掉了吗?果然以普通妖族的名义如此的艰难吗?令狐安失落的想,倒在地上直接昏了过去。

  这样就不行了,远处的人冷淡的想,心性如此不堪,天赋高也是白搭,一介散修罢了。

  那人想着灵识扫过在场的众妖,莲心松了口气,这混天石的效果还真不错,果然没漏出丁点气息,幸好他偶然得到了这宝贝。

  “走吧。”

  莲心看向宫南雪笑眯眯的说,显然心情不错,至于令狐安,早就被莲心抛到脑后了。

  “抱。”

  宫南雪毫不客气的就凑过去要抱,莲心闻言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他怎么这么想狠狠的咬这小家伙两口呢?长不长记性。

  “抱嘛。”

  宫南雪抱着莲心的大腿开始无耻的讨好卖乖。

  怕你了,莲心彻底无语,只得弯腰把宫南雪抱起来,上一世他把小雪儿迷得七荤八素的,这一生好像轮到他被吃定了。

  “小雪儿啊。”

  莲心一脸纠结的说,他这是?报应吗?曾经不好好珍惜,这不,如今就这么犯贱的跑过来受虐。

  好嫩啊,宫南雪看着莲心白皙娇嫩的漂亮脸蛋心里有些痒痒的,看起来好软的样子,好像捏两下啊。

  “想捏就捏吧。”

  莲心欲哭无泪的说,他忽然发现读心术也不怎么好。

  “哈哈,莲心最好了。”

  宫南雪开心的笑着说,抱着莲心的脑袋就在他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伸出自己的魔爪就在莲心的脸上揉捏了起来,彻底把莲心的脸当作了软面团。

  他可怜的脸啊,莲心抱着宫南雪苦哈哈的想,宫南序早就到住处了,一见宫南雪在莲心的怀里不停的在莲心的脸上又捏又抓顿时傻眼了。

  这还是那个天天没事就拿出镜子臭美的莲心吗?他眼出毛病了吧。

  好香啊。

  宫南雪捏够了把脑袋往莲心身上一放开心的玩起了莲心柔韧的三千青丝,到底是那里有香气啊?宫南雪嗅着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疑惑的想,也不知道是什么香,倒是真好闻。

  酷s?匠网永久免t;费…W看小说

  “别动。”

  莲心声音怪异的低声说。

  宫南雪的脸顿时给涨了个通红,曾经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员的她怎么不知道莲心是怎么了,前世的她虽然是单身但都快奔三十了!

  “谁给你教你的这些脏东西!”

  莲心黑着脸低声问,小雪儿这才几岁啊?居然都知道他说的别动是什么意思了,这可怎么好。

  “我是无师自通的。”

  宫南雪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小手拉着莲心的青丝慢慢的打起了结,长发挽君心,宫南雪莫名其妙的想到。

  莲心一怔,立即满脸通红,羞愤至极。

  “小雪儿,你这都学到了什么啊?”莲心气呼呼的吼着坐下来,把宫南雪往腿上一按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谁教你的……”

  莲心打了一下气呼呼的吼,宫南序在另一边听到声音顿时吓了一跳,老姐居然把莲心这家伙惹彪了,不可能吧。

  “真的是无师自通。”宫南雪惨兮兮的哭着喊,她的屁股。

  “说,都谁教你的。”

  莲心恶狠狠地瞪着宫南雪。

  “呜呜,真的是无师自通啊。”

  宫南雪惨兮兮的哭着说。

  “通个屁。”

  莲心气急败坏的喊,头一次爆了粗口。

  噢噢,什么情况?宫南序在门外饶有趣味的想,到底是什么事能把莲心气到打老姐屁股,又什么无师自通?

  好好玩的样子呐。

  “真的,呜呜,那你说说谁教的你…”

  宫南雪依旧惨兮兮的哭着说,眼眶通红,哭得浑身一抖一抖的,她的屁股,呜呜…

  “你。”

  莲心彻底彪了,一把拉过宫南雪就往她脸上咬了一口,力道不大不小,刚好只是疼。

  “啊。”

  宫南雪呆了,她的脸,又被咬了。

  “不想出去被人笑就老实在这里待着。”

  莲心恶狠狠的说,拿出药膏轻轻的涂了层。

  我怔住,傻了一会儿顿时爆出了大吼。

  “你咬我。”

  “嗯。”莲心漫不经心的回答,仿佛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呜呜。”

  宫南雪彻底蒙了。

  “乖。”

  莲心捏着宫南雪的小脸蛋似笑非笑的说。

  “再敢胡闹,可就不会咬了。”

  莲心好像在安慰的说,亲昵的捏了捏宫南雪的小脸蛋,可宫南雪分明感受到了赤裸裸的威胁。

  不会咬了,你还想干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