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个喝下去,然后去那边测试骨龄实力,达到筑基境就可以参加下一步的比赛。”

  绿染说着笑了起来,圆圆的眼睛弯弯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酷~匠网唯‘j一正u版J:,e其+\他%都t是◎l盗版gH

  “下一个。”

  绿染说着抬起头漏出了她招牌式的纯真笑容,天真的可爱。

  “宫南雪,三岁,筑基境,猫妖。”

  宫南雪扬起头开心的笑着说,眉眼弯弯,就像个福娃娃。

  “小弟弟,你怎么又来啦?是去那里,你看,有牌子的。”

  绿染看着宫南雪笑眯眯的说,明显是认错了,宫南雪嘴角微不可查的抽抽,那她以后女扮男装的话不就有意思了。

  “我叫宫南雪,宫南序的姐姐,大姐姐,你认错了。”

  宫南雪笑着说,真挚的表情看得绿染一愣,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小妹妹不要生气嘛,你们实在是长得太像了,连声音都几乎一样。”

  绿染挠挠头笑嘻嘻的说,把弟弟当女孩,把姐姐当男孩,看她都干的什么事?

  “把这个喝下去然后就可以去那边测试骨龄实力,以你和你弟弟的年龄实力是可以免去比赛的,快去吧!”

  绿染无奈的笑着说,宫南雪接过那杯果子酒般的碧绿色液体,还有股清冽的芳香。

  味道应该很好吧。宫南雪想着看着手里的杯子吞了口口水,大口吞下。

  好苦,好苦,好苦。

  宫南雪哭丧着脸惨兮兮的往外吐,明明看起来是好喝的,闻起来还很香的,为毛到嘴里就又苦又涩又臭,逗人啊?

  莲心看着在心里无奈一笑,拿出早已备好的糖块塞到了宫南雪的嘴里。好看,不过是天幻仙府做出的幻觉,好闻,这杯子是馨香石雕的,这玩意可是难喝的紧。

  “下一个。”

  “君莲心,十七,结丹境,狐妖。”

  莲心冷冷的说,皇者,君上也,帝者,肆意也,君莲心,帝肆唯爱宫南雪。

  长得好看,就是太冷了,绿染悄悄瞟了一眼莲心立即红着脸底下头。只要他一进仙府,十大美男肯定就要重新排了,酷炫冰冷帅男,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倾倒呢?

  绿染想着脸上漏出了一个白痴般的笑容,莲心,莲心,也不知道这美人的心倒最后会为谁怜。

  绿染呆呆的想,最后连自己是干嘛的都忘了。

  莲心清楚的知道绿染心里的想法,心里极其不爽,冰冷的看了绿染一眼,直接走开。

  绿染忽然觉得浑身一冷,顿时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赶紧回神。

  “呃…哎!喝了这个,去那边测试骨龄实力。”

  绿染赶紧大叫,冰山什么的果然最难伺候了,呜呜。

  莲心闻言目光越发冷咧,只是一眼都让绿染觉得浑身发冷。

  小雪儿,为了你我这都忍了,肯定是要先收点利息的,等着吧。

  帝肆在心里邪邪的笑着想,我的宝贝娘子,你可要老实点。

  “那女的眼睛有病。”

  宫南雪在一边看着这一幕气呼呼的想,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泛酸,不对,她真是疯了。

  “怎么了。”

  莲心走过来奇怪的问,小雪儿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这会功夫怎么气成这样?吃醋了吗?还没到那地步吧,莲心在心里乐呵呵的想。

  “不要过来。”

  宫南雪气呼呼的喊,莲心一脸无辜的站住,面上满是不解,但心里早就乐坏了,原来是真的吃醋了。

  “怎么了?”

  莲心说着依然是满脸疑惑。

  宫南雪看得嘴角直抽抽,木头,真是个木头,不知道本殿主看上他了吗?她真是脑袋欠抽了才会去喜欢这个家伙。不对,她宫南雪什么时候喜欢他了?她肯定是脑抽了,肯定的。

  “笨雪儿,我本体是狐狸!”

  莲心依旧满脸无辜的说,心里笑得哪叫一个开心,娘子啊笨笨娘子,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你都注定逃不出我的手心。

  “滚,你这个榆木疙瘩。”

  宫南雪一听莲心的话彻底怒了,蠢可以!但是,蠢得奇葩就不对了,蠢到笨就不对了。

  “姐夫,我们已经测试过了,我们可以直接进入妖府,不用比赛,你快去吧。”

  宫南序在一边笑嘻嘻的说,你莲心不是嚣张吗?不是得意吗?该。

  宫南雪这小气鬼都默认他叫姐夫了,居然还犯傻,啧啧,高智商都喂狗去了。

  “噢哦!”

  莲心一幅傻的找不着北的表情,刚才的冷酷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得旁边花痴一齐傻眼。

  他们听到什么?一个小屁孩叫这人姐夫这人还默认了,太没天理了,太不公平了!

  花痴们双眼冒着红星目送莲心离去的背影,冷酷帅气加呆萌可爱,太完美了。

  真能招蜂引蝶啊,宫南雪坐在一边目光阴郁的想,为什么?她现在这么想把莲心给藏起来?她好想金屋藏娇的怎么办,莲心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吧,她怎么样才可以让莲心只属于她一个呢?

  “姐姐,快看,那人长得跟莲心都有得一拼呐。”

  宫南序一脸坏笑的喊,宫南雪目光顿时一亮,那就找人代替吧。

  “哪呢?”

  宫南雪立即向宫南序跑过去喊。

  “大哥哥你能抱抱我吗?”

  宫南雪站在令狐楚的旁边可怜兮兮的说,拉着令狐楚的衣摆,小脸上楚楚动人的表情十分惹人怜爱。

  “不能。”

  令狐楚冷冷的说,一拉衣摆转身就走,抱小孩,还女的,他家小安会生气的。

  “我来抱你吧。”

  清脆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宫南雪一转身就立即看见一个漂亮的宛如女孩子的男人,怎么看都给人一种身娇体肉易推倒的感觉。

  人妖吗?宫南雪莫名的想到了这个词儿,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怎么忽然感觉有点冷。

  “小妹妹,来,我抱你吧。”

  男人笑眯眯的说,一张漂亮的小脸看起来温婉平和。

  极品受,宫南雪赞叹的想,在没有多想直接投到了男孩的怀里。

  “我叫令狐安,你叫什么啊小妹妹?”

  令狐安笑着问,周围一圈的人听了这个名字立即退了好几步,然后匆匆忙忙的散开了,四周很快不见一个人旁观。

  惨了,宫南雪一见周围人的反应立即就知道不妙,这人绝对不好惹。

  “大哥哥,我好重的,你还是把我放下吧。”

  宫南雪乖巧的笑着说,害羞的底下了头,苦恼的思索着。

  “不用啊?我觉得小妹妹并不重嘛,而且小妹妹这么可爱,皮肤这么嫩,倒是很适合做美人鼓的鼓面呢。”

  令狐安笑着说,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轻轻勾起了宫南雪的下巴,嘴巴凑到宫南雪娇嫩的小脸蛋上就是毫不客气的一口,让宫南雪疼的浑身一抖。

  “小色鬼,下次可不要再找错人了,哦,不对,没有下次了,知道嘛?”

  令狐安说着轻轻的用舌头在他咬过的地方舔了舔,笑容干净而明媚。

  宫南雪怔住,只感觉浑身彻骨的冷。

  “小妹妹真的好可爱呢,就跟我走吧。”

  令狐安嘴巴离开我大声的说。

  “可爱也不关你的事!”

  莲心黑着脸出现在令狐安面前说,周身的气势冷得逼人。

  “放开她。”

  莲心杀气腾腾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