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所以,还是吃的最容易吸引我

  “看吧,他们已经到了,都已经在弄吃的了,我们快过去!”

  韩五招呼一声,带着手下几个猎人来到了张生他们身边。

  张生早就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也不惊讶。而朱三他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所以他们都没有去迎接。

  韩五他们当然是觉得非常奇怪的,不过他们只是以为朱三一行在上午没有什么收获,才有些沮丧失落。

  但很快,他们也发现了情况不对,然后经验丰富的韩五立即想到了什么,得出了和朱三同样的结论。

  张生看着他们背后背囊都满满当当,知道他们的收获同样不菲。

  不过很可惜,这些收获再多,也不能让他们安然的离开这里。

  看起来,所有人的神情都是沮丧的。

  但实际上,有一个人却不是这样。

  张生正凝神思索着,同时也在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

  猎人们都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生火,捡柴,切肉...他们就像是一群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一堆行尸走肉。

  “咚咚...”

  “呼...呼...”

  “噼里啪啦...”

  心跳声,呼吸声,细微的摩擦声,火焰的升腾,柴火的爆裂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他耳边,奏出一曲混乱的交响曲。

  除了他们的声音,周围居然寂静若死,若不是天空仍然明朗,太阳依旧灼热,若不是湖畔的花草树木依旧美丽,若不是湖面依旧随风荡漾...任谁在这里,都会觉得这里是一片死域!

  韩五的年纪比朱三更大,也没有朱三那么壮实,但他一双眼睛非常明亮锐利,就像鹰隼一样,隐藏着莫名的锋芒。

  “老三,没想到我们哥俩居然遇到了这种事,你后悔吗?”

  他肤色黝黑,泛出长期经受阳光洗礼的健康色彩,但一双眸子之中,却隐约浮现怀缅和想念的黯淡。

  朱三壮若石塔的身材被这轻轻一句话震了一震。

  “后悔...原本今天不该我们来狩猎,原本不该我死,原本我还能和妻子儿女幸福快乐的在一起...所以我应该要后悔吗?”

  他喃喃自语,纵使坚实如山,他这一刻也彷徨无措了。

  “我后悔……”

  见朱三的样子,韩五也不理会,口中还在低声诉说,就像在诉说一个童话故事。

  “早知道今天会遇到这样的事,我肯定会将我的思念和爱恋早些传达给我的妻子,和我的两个丫头!我后悔,后悔的是,这些情感,不能再当面传达给他们了。”

  说着,他背过身去,微微扬起了头。

  阳光下,朱三似乎看到了几滴璀璨的珍珠在闪烁。

  “我不后悔。”

  被韩五的情绪感染,朱三也点了点头,一双眼中不住地涌出清泉般的热泪。

  “若一定有人要死,那就我来吧,村子里面的亲人们,他们会记得我们的。”

  随着他的话语,他整个人似乎也振作了精神,看起来多了一层冷酷色彩。

  同样的感伤,同样的坚强,但两人却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张生听得动容,他知道这两人都没有说谎,但正是这样,才更显出他们质朴的可贵。

  突然,一道光闪过脑海,他的眼中亮起一道光芒。

  “既然逃走不行,那么是不是可以反过来呢?正面不行,走反面,说不定就有生路了!”

  ......

  “神使大人,这可是卢华山的内山啊,随便一只灵兽都可以将我们全部杀死的,我们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小黄,不要质疑神使大人!”

  “好啦,照神使大人的话去做!”

  张生点了点头,道:

  “没关系,反正待在原处也是死,还不如跟我一起去见识一下内山的风景,也没有任何损失。”

  张生这么说,他们自然没有了意见。

  “其实,平时灵兽不出内山,野兽都避开内山,这就表明灵兽和野兽,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有很强烈的地盘观念!这一点,你们不会否认吧?”

  众人相视,点了点头。

  “所以,在没有灵兽暴动的前提下,灵兽和野兽都会固守自己的地盘。”

  他们显然还不知道张生想表达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当然,他们已经快要靠近内山的范围了。

  “当某种条件发生之后,灵兽开始暴动,全都冲出内山,进入外围。自然的,暴动的灵兽会驱赶野兽,并肆意攻击山中的人类。那这个时候,内山呢?灵兽都出了内山,相对的,内山会怎么样?”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就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还是不能大意,毕竟灵兽比野兽强大太多了,随便一只灵兽我们都对付不了,所以你们别以为我们就真的安全了。而且,灵兽的嗅觉远超野兽,我们身上的味道必然要遮掩住,才可能活!”

  “遮掩气味?我们这些猎人其实都有些遮掩气味的方法,但对付野兽有效,却不一定能对付灵兽。”

  韩五作为这里年纪最大,经验最丰富的猎人,对伪装是很有心得的。他力气不大,但凭着敏捷的身手,百步穿杨的射术,以及高明的伪装手段,他是上苑乡真正最强的猎人。

  虽然朱三也很厉害,但还是要比韩五差一些的,朱三凭借的,就是他一身的强大力量。

  所以说道伪装掩饰,韩五是很有发言权的。

  张生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尽人事,听天命,成与不成,都看天意了。”

  “天意...您是神使,天神的使者,天意一定是站在您这一边的!”

  张生顿时失语,他之前都忘了这茬了。

  “天意难测,谁也不知道天神的心意。你等凡人,不可妄自揣测天意,否则上天必将降临天罚!”

  他赶紧严肃的说,将猎人们都吓住了。

  天罚这东西,他们可都是亲眼所见的,李员外尸骨无存,现在还在天神的惩罚下受苦(张生的忽悠),他们当然是怕的。

  “好了,韩五,你先说怎么遮掩我们身上的味道。”张生看到前方的拗口,知道从那进去,就进入内山的范围了。

  韩五道:“我们身上的气味因人而异,有大有小,但这都是对我们自己而言。对兽类来说,我们人类的味道都大同小异,所以我们不能用我们自己的标准来判断。”

  张生点了点头,这就和声波一样,人类听不到的声波有超声波和次声波,但有些动物却能分辨它们,这就是标准不同。

  韩五剑张生点头,接着说道:

  “我打猎这么多年,对山中的各种野兽和花草树木都非常熟悉,我正好知道有一种草的汁液,涂在身上可以遮蔽人的气息!”

  “什么草?”

  @更√新最快y上酷}W匠网w!

  张生一听有戏,他立即兴奋的问道。

  “美人草!”

  “美人草?”

  听到这个名字,不仅仅张生,就连其余的猎人们,也都是一副“懵逼了”的表情。张生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这东西可能就韩五知道,说不定还是他自己命名的。

  “这是我小时候发现的一种奇妙的树藤,只长在美人桦的树干上!不过,这种树藤非常少见,而且颜色和美人桦是一样的,所以稍微粗心一点就发现不了。”

  众人这才恍然,这里也就韩五的年纪最大,他小时候发现的东西,这些人当然都不知道。

  “当时我被一头犀角暴熊追逐,爬上了那棵树。美人桦的树干虽然笔挺坚硬,但也有些滑溜,我力气小,爬到一半就爬不上去了。

  幸好这时候我看见一根树藤,伸手就抓住了!

  但这树藤并不坚韧,经不起我这一拉,一下子就断了,我也随着落下去了。这时候,犀角暴熊已经快要走到我面前了!

  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蹲在树下瑟瑟发抖。

  没想到,那大家伙居然直接从我身边走过去了。我当时很害怕,都没有注意到我身上被黏糊糊的液体打湿了。原来就是我拽下来的半截树藤里面流出来的液体,把我淋的湿透了。

  因为美人桦的关系,我一直把美人桦上的树藤叫成美人草。因为美人草的数量非常少,生长还慢,所以我平时没有用美人草的汁液来做伪装。

  但现在,我们可以去采集美人草,用美人草的汁液来掩盖我们身上的气味。”

  张生听得眼睛发亮,道:

  “就是这个了!走,我们现在就去采,否则灵兽潮一起,我们就走不掉了!而且还要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先躲开第一波最密集的灵兽潮,之后是继续进内山还是待在原地都可以。”

  ......

  “这就是美人草了,就是不知道这汁液对灵兽有没有效果。”

  “有没有效果都没办法了,现在只能这么办,不过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够用吗?”

  张生提出了建设性的问题。

  “没办法,这个地方最近,其余的几个地方都比较远,我们要过去,可能都来不及了。现在只能将就用了。我们这里人太多了,必须要分成几组,否则就算遮掩了气味,也躲不开灵兽的眼睛!”

  “没错,韩五哥说得对。犀角暴熊是出了名的瞎子,灵兽,就算是熊类的灵兽,也不可能是瞎子,我们人太多了,目标太大。”

  张生看着他们,他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面对选择了。

  “神使大人,您看...”

  他们都望向了张生,显然是让他进行分组。

  张生道:“照我说,全部分散是最好的,虽然必定会出现死伤,但存活几率会大很多。只要不是太倒霉,我想应该都没有生存的问题。所以,分组就不必了吧。”

  韩五和朱三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这个神使虽然没有神力,但却拥有无与伦比的智慧,就像天上最明亮的智慧之星。

  不知不觉地,张生的智慧征服了他们,张生的话语他们深信不疑,既然张生说了不必分组了,那不分组肯定是正确的。

  “虽然不分组,但我们却不是乱跑,现在我们依次涂抹美人草的汁液,然后找一个方向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记住,若是找到安全的地方躲避了,在明晚之前不要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