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兽暴动一般要持续一天,到第二天晚上,差不多所有的灵兽都会回到内山,到时候内山又会成为人类的禁地。

  “记得,不管最后能活下来多少人,活下来的人要把他们逝去的人的思念传达到,不要让他们将遗憾带到天国去!”

  他们相信有天国,也也相信轮回。今生的遗憾带走,会变成来生的一个坎坷,所以他们不想留下遗憾。

  最先走的是年轻人,他们胆子大一些,闯劲也强一些,眼中的无畏也多一些。

  然后是一直跟着朱三韩五的几个比较厉害的猎人。

  一个一个的走,最后只剩下朱三韩五和张生三个了。

  他们剩下的美人草是最多的。

  张生看了看,朱三和韩五都没有单独走的意思。

  “你们不走?”

  “神使大人,三个人的目标已经不大了,我们还是一起吧,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两人异口同声,他们是从内心中希望张生没事,当然,他们也觉得张生有能力化险为夷,毕竟张生可是神使,是能够驾驭天罚的存在,在灵兽爪牙下保命,应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张生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你们要跟,那我们就一起走吧。不过你们先说说,我们从哪个方向走好呢?”

  韩五道:“神使大人,我知道有一个隐蔽的洞窟,可以藏身,我们可以去那里。”

  张生道:“这一路都没有看到英雄樟,那里有英雄樟吗?”

  韩五有些吃惊,摇头道:“没有。英雄樟虽然在卢华山不少见,但大多数在内山,外围基本上很少得见。”

  朱三道:“神使大人怎么忽然问起英雄樟来了?”

  张生笑了笑,手不自觉的抹了抹嘴角,“不是你们说的嘛,英雄樟树下伴生一种盘旋状的蘑菇,非常美味!来都来了,我当然不能错过美食了。”

  韩五和朱三被他的话呛住,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张生见状,咧嘴一笑,“告诉你们一句至理名言,民以食为天!所以,还是吃的最容易吸引我啊!”

  见张生一定要去内山,他们两人也没办法,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就跟着他一起走了。

  张生看他们这一路的忠诚样子,也是十分的感动。毕竟,他可真的不是什么鬼的神使,这些人的忠诚是实实在在给错了人。

  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配得上他们如此的忠诚!

  “差不多下午一点了,总算是有些动静了。”

  张生暗忖,太阳已经倾斜了,周围也不再是刚才那样的死寂了。

  “神使大人,我们已经进入了内山范围,说不定周围的丛林里面,或者山洼中间,甚至石碓上面,都生存着灵兽,我们真的还要进去吗?”

  韩五这个猎人之中的老炮儿,现在的样子有些惴惴,他感觉自己身处在正在加温的水里,现在水温还不热,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最终将会被煮成一锅烂肉!

  “别担心,我感觉这里没有灵兽,我想它们已经跑了。”

  张生也还有些不确定,但他的感觉告诉他,这里的确是没有别的生物的气息了。他们是涂了一层美人草汁液隐藏,但他不认为灵兽也会这一招。

  “也许,在今天比较早的时候,灵兽潮已经涌出去了。”

  朱三猜测。

  “不可能的。”

  张生断然道:“很明显,灵兽潮若是发生,我们就不可能狩猎成功,或者说我们可能早已经成了猎物。”

  韩五道:“那难道是我们搞错了?或者说灵兽潮还没有开始?”

  “也不对。”张生摇头,“没有开始,野兽就不会产生那种慌乱的状态。我们几个人就遇到了那么多慌乱的野兽,甚至在这之前跑了多少,根本就难以计数!这卢华山方圆千里,内山只有十分之一,外围的面积有多大?我不认为我们会那么好运。

  况且,这里完全没有灵兽的气息,若是没有发生灵兽潮,这么大一片区域,怎么可能没有灵兽活动?而且,我已经找到了一些灵兽生存的痕迹了!”

  2看正版zH章?B节B上`'酷N匠),网◎

  他这话一出口,倒是将韩五和朱三吓了一大跳。

  “别怕,我是说活动的痕迹。你们看,”他指着不远处山石上一点缺口,“这里,岩石碎裂了,还有许多划痕,看到这些,能想到什么?”

  “爪印?!”

  两人异口同声惊叫。

  “没错,应该是一只小型灵兽在磨爪子。而且这痕迹还比较新,看起来就像是这几天之内留下的!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这里就是那灵兽的大本营,它们只有在吃饱了之后,或者睡醒了之后,才会闲着没事磨爪子。所以,这里应该有灵兽的!

  但是,我一直都没有感觉到灵兽的气息,可以说明这里现在已经没有灵兽了。”

  他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去。

  韩五和朱三都被他的胆量吓到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灵兽出没的卢华山内山,除了芦城的大人物,哪里还有人敢进去?

  虽然他们都称张生为神使,但他们知道,这个神使是不能使用神力的,甚至连他们这些凡人的力量都要比他更强,可以说在灵兽面前,他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

  但是,他就那么走出去了。

  他们心里暗自佩服,觉得神使不愧是神使,总能做出一些常人难以做到的事。

  这么想着,他们也走出来,跟在张生背后。

  张生走到石碓边,看着爪痕越来越绵密,他心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他走过去,双手抓着石碓边缘往上爬,踏着石堆站了上去。

  这是一个用利爪在坚硬石块上刨出来的石窝,上方有一块岩石挡着,像雨伞一样将石窝遮着。

  在石窝周围,堆砌了一堆石块。而在石窝中,则铺着许多干草,还散发出一阵香气。

  不过,张生最注意的,还是石窝正中央,窝成一个小球一样毛茸茸的雪白的小猫。

  小猫正睡着,身体随着呼吸在微微起伏。

  张生知道,这就是在岩石上留下爪印的灵兽小猫。

  这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只要轻轻一爪,就能将人骨肉分离,可不像它外表那么可爱!

  张生在上面查看,韩五和朱三在下面焦急的张望。

  这时候,张生又开始做危险的事了,他居然沿着石窝的边缘轻轻滑了下去!

  摩擦的声音不轻,但小猫却还是一动不动的,张生心里又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又赌对了,小猫真的不是在睡觉,而是昏迷了。

  他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东西,但仔细一想,又没有确切的概念。

  难道,它的昏迷,和灵兽暴动有关?

  他想不明白,但已经来到了小猫的面前,他略微犹豫,还是把小猫抱了起来。

  但就算是这样,小猫还是没醒。

  他看了看周围,发觉这里的地形非常不错,周围没有路,躲在窝里,从下面也看不到里面有人。他便将小猫搂在怀里,出了石窝,将他的发现告诉了他们。

  “待会儿你们就躲在这里,我要进去看看,你们就不用跟着了。”

  张生给他们做了一番政治思想工作,然后他们被忽悠瘸了,只能答应。

  这边张生抱着小猫,正想走,一阵风吹来,张生忽然脸色一变,轻声喝道:“躲!”

  韩五和朱三立即蹲下,张生也趴好了,然后他望向之前风吹来的方向。

  刚才,他闻到了风中传来的膻味,那是属于兽类的气味!

  他静静看着那个方向,心跳不自然地加速跳动起来。

  “呋叽叽叽叽...”

  身影未到声先到,张生在听到刺耳的唳鸣,夹杂着崩溃碎裂的声音之后,终于看到了发出声音的灵兽。

  那是一只浑身金色毛发覆盖的人形灵兽,看起来像大猩猩,但却只有小孩子那么大。它脸上盖满了毛发,只露出一对亮晶晶的金色瞳孔,像是点燃了两团火炬。

  它一双后肢不断蹬动,让它以高速跃动前进。一路前进,它双爪还在不断舞动,口中更是叫个不停。

  前进过程中遇到的树木和石块,它也从不躲,直接用挥舞的双爪撕碎!

  看到它,张生才知道了什么叫锋利。

  以它的力量,就算前面是一块钢铁,也经不起他这一挥舞啊。

  就凭借这惊鸿一瞥,张生也算是明白了灵兽这种东西,为什么会让人那么恐惧了,因为它们是真的站在了个体力量的顶端。

  很快,金色的猴子离开了他的视线。

  让他稍微放心的是,之前他用自己的感应方式对猴子进行感应,发现自己的方法是切实有效的,这表明他的想法完全正确,之后个人行动的时候也能放心很多。

  这一次,他是真的要离开了。

  “你们记住,一定不要冒头,这里还是安全的,冒头的话就可能遇到危险。还有,你们记得身上这种汁液,我怀疑是有时效的,我们还有多余的,不要浪费了,记得过一段时间再涂一两次!”

  张生也不想他们死,他觉得他们都是一群最可爱的人,那么崇拜着他,那么信任着他,他是从心底接受了他们。虽然他融合了张宝生的一部分灵魂,但却并没有接受张宝生的仇恨,所以他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这些淳朴的人。

  张宝生,是他穿越来之前那个纨绔大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只相差了一个字。

  但这个字,对他来说,是黑与白,天与地之间的隔膜。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