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老奶奶的关系,张生“神使”的名号也在乡里越来越响,有李员外的“亲身体验”,乡民们哪里还会不信?

  所以,老奶奶家的房子,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乡民上门来找“神使”谈话。

  这些乡民确实淳朴,之前和张家的仇怨,他们都已经忘记了。

  张生也就躺在老奶奶的家里,每天和不同的乡民胡侃。

  这些乡民都没有什么见识,但张生可是一个非常会说的家伙,他几句话将让这些乡民们奉若真神,完全相信了他的理论。

  “神说,要有光,然后就有了光!”

  “神说,要有大地,于是天翻地覆,产生了大地!”

  “神说,要有火,于是万物自然产生火!”

  “神说...”

  张生发挥了他作为一个销售员的强项,各种神侃之后,总算是将全乡人都征服了。

  当然,这些都是他对前世圣经故事的改编。

  )酷P匠(网。D唯(一X9正版;0,、J其《X他都g是)盗版3,

  结合他融合之后的记忆,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也多了很多。

  乡民们非常喜欢听他说的故事,他们原本就是天神最忠实的信徒,只不过缺少教义,缺少一个确切的形式。而现在有了张生的圣经故事和教义,他们对天神的信仰也变得更加纯粹了。

  就这样,张生在上苑乡居住了一个月,总算是将全身的伤休养得差不多了。

  而这一个月,他也总算是明白了,他这具身体,那是真的没有练武的天赋!

  南昌国,就是他所在的国家。

  上苑乡,是南昌国高仓郡芦城下辖的一个村庄,是芦城28个村庄之中的一个。

  南昌国是一个剑之王国,练武的人,人人都是用剑器,就连军队之中,也都是使用的制式长剑。

  用剑,就要修炼剑气,领悟剑意,踏入剑道,铸炼剑魂!

  而这一切之中,剑气就是基础。而要修炼剑气,这就对人的天赋有所要求了。

  张生就是属于先天性丹田缺陷,无法在自己的丹田中储存剑气!

  所以,他这些天一直在摸索和自己灵魂融合在一起的古剑。

  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穿越来到了这个世界,就应该抓住这个世界的特点,掌握这个世界的力量。

  虽然身体无法修炼剑气,但他还是想要尝试掌握力量,而给他印象最深的,自然就是融入自己灵魂的古剑。

  而他还发现,之前所经历的梦境,竟然和现实并无二致!

  也就是说,他自己梦中的场景,是真实发生的场景。之前他在梦境中看到家家炊烟,醒来之后,正好晚饭已经做好了。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像自己是在两个世界之中穿梭一样,难以言喻。

  张生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别人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但自己却像是天神一样,可以洞察万物,非常棒。

  养好伤之后,张生除了知道自己不适合习武之外,也渐渐融入到了乡民们的生活之中。

  这个世界和他前世印象中的地球,在感觉上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在生物多样性上,这个世界显然比他前世印象之中的地球要丰富很多。

  当然,前世的地球,每一年都有那么多的生物灭绝,生物多样性比起这个科技并不发达的世界来就要弱了很多。

  除此之外,像重力,天空,大地这些,甚至乡民们播种的谷物,都和前世农村差不多。当然,这里的饮食比不上前世那个拥有好几千年饮食文化历史的华夏大国,这一点倒是让张生有些遗憾。

  生存在大天朝,毫无疑问,他也是一个比较讲究饮食文化的人,对吃的要求也不低,至少,期望不低。

  不过,这里的食物还是终于让他失望了,至少,食盐这种必要的东西,在这个小村落之中是非常奢侈的,所以连咸味都没有的食物,张生是真的吃不惯。

  除了食盐之外,其余的调味料更是寥寥,食物除了白饭,就是没有味道的肉食或者各种混煮的菜,吃起来真的特别难过。

  至于像泡菜这样的东西,他甚至连一个陶罐都没有看见,所以他也就没想过这种事了。

  不过,让他非常惊讶的,还是这个世界,同样存在酒这种饮料。

  当然,这种原酿酒纯度不高,也比较浑浊,质量很低。但就算是这样,张生也非常开心了,能有酒喝,这已经让他觉得非常意外了。

  “对了,老人家,今天猎户队伍已经进山了吗?”

  对于猎户队伍,张生是寄予厚望的,每一次上山入猎,猎户队伍都会给他带回来一些肉食,之前他受伤起不来,所以这些肉都是乡民做好给他吃的,让他最失望的事这些肉的处理非常粗糙,很难吃。

  当然,张生对那些连前世动物世界中都看不到的小动物,也是非常感兴趣的,所以他一直想去跟着猎户队伍去打一次猎。

  对一个见惯了城市中高楼大厦的人来说,山林对张生来说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因为他的老家就有一座高山。

  不过,他从来没有进过山。

  所以,对于进山这一件事,他还是非常热忱的。

  “还没呢,听神使你说有进山的兴趣,所以还在等着神使你呢。”

  张生起得很早,不过哪里能和这些凌晨就起来的猎户们相比?要不是他神使的身份,他们这时候已经在山中了。

  上苑乡的狩猎队伍有好几支,在之前是接受几个员外的雇佣,只不过在张家沦落,李员外被天神“召唤”了之后,由张生宣传教义之后,上苑乡改变了风格。

  将宗教和半吊子的共产主义思想结合起来,上苑乡就形成了如今的“人民政权”时代。

  当然,在上面还是会接受芦城的管制的,毕竟一个小小的乡村,根本就没有挣脱大城的力量和胆量。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总之他跟着猎户队伍上山去了。

  前段浅山,林子低浅,只有一些小型的弱攻击动物出没。而上苑乡的猎户们,正是依靠猎杀这些小动物来维持生计。

  “神使大人,您真是太博学了!原来用火来烧泥土,居然真的可以烧出能盛水的容器,这简直是神迹啊!”

  猎户们都在说着歌功颂德的好话,这倒是让张生非常的开心,毕竟一群人这么推崇自己,这的确是十分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神使大人,进山之后我们要分成两队,一队由韩五大哥带队,另一队由朱三哥带队!两位大哥都是乡里最好的猎人,神使大人是想跟着哪一队?”

  这些猎户都是乡里淳朴的汉子,但他们的狩猎经验却也非常丰富。

  张生想了想,他对这两个人都不熟,摇了摇头,有些无所谓,“没关系,随便去哪一队。哦,左右两边哪一边更接近深山?”

  他倒是想进山看看情况,不过既然要分两条路,他就想往更深处走走,看看更深处的风景。

  一众猎户都对他非常信服,为首最高最魁梧的猎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神使跟我来吧,卢华山外围一带,我是乡里最熟悉的!所以,神使,跟着我不仅最安全,也可以最靠近深山。”

  张生笑了笑,他可不在意跟着谁,只要进山就可以了。

  “好吧,到时候在哪里会和?”

  “就在老地方吧,哦对了,神使还不知道呢。就在东头七里之外,有一个小湖泊,芦花湖。我们之前都是在芦花湖边会和的,正好在湖边喝水吃午饭。”

  “好吧,那我们就出发吧。”

  ......

  “这边这是什么树?”

  张生化身好奇宝宝,他眼中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这里的树木不单是种类繁多,还长得尤其繁茂。尤其是一种高大笔挺的乔木,树叶居然是粉红色的,让张生不由得感叹这个世界的神奇。

  “神使不知道吗?这种树是美人桦,是非常常见的一种树,不过这种树只能长在山上,在山下完全都种不活。”

  “这个...天神居住的世界是天国,是伊甸园,那里的树是世界树,孕育了全世界的神奇,这种普通的树当然是没有的。哦对了,这树叫美人桦,是因为树叶的颜色吗?”

  张生面不改色的转移了话题。

  “是啊,美人桦和英雄樟,是卢华山最出名的两种树。美人桦是粉色树叶,英雄樟是湖蓝色树叶。这两种树很出名的,也经常有芦城的大人物们来这里游玩呢。”

  “对对,我们以前来打猎的时候就看到过一队人马,那精神,那气派,真是不得了啊!不过人家都是直接进了深山,那些大人物,身边那些保镖啊,一个一个那厉害劲儿,我们是差远了!”

  猎户们相互闲聊着,张生听着也觉得有趣。

  “美人桦啊,除了好看之外,这种树还有什么特点吗?还有英雄樟,怎么这里没有看到?”

  张生觉得有些奇怪。

  “美人桦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英雄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它树下,会生长一种盘旋状的蘑菇,这种蘑菇很好吃!”

  “好吃是好吃,但每次只要蘑菇生长出来,就会有大懒獭来吃啊。”

  “大懒獭?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大懒獭很少见,在水域才能见到,一般来说就趴在水底下,看上去和一块石头没有任何区别。但其实是它在水下睡觉呢!”

  “对啊,一年到头,大懒獭都很少醒,每次它醒的时候,正好就是英雄樟下的蘑菇成熟的时候,它就会过去吃掉。大懒獭非常奇怪,只吃那东西。”

  “这还不算最神奇的,其实大懒獭就算不吃东西睡几十年也不会有事,它们吃那蘑菇,只是为了吃,其实完全没必要的。”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生物,我还真是想见见呢!”张生饶有兴趣。

  “有机会的话应该是可以看到的,就看运气了。大懒獭要是不动,整个就是一块石头,硬得很!我们眼神儿再好也不行!”

  “不过好消息是盘旋状的蘑菇这几天应该就要长出来了,所以我们说不定还真能看到大懒獭......”

  他们一路聊着轻松的话题,很快就遇到了猎物。

  ......

  张生觉得这些人也挺有意思,对吃的东西,他更加感兴趣。对他来说,还是吃的东西比较吸引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