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代表了太阳神的意志,降临神的意念,你们这种凡人,也敢站在我的面前,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凡人,你若是敢再阻挠神的使者,那么,你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张生也没辙了,他现在豁出去了,只希望能将对方唬住。

  不过可惜,李员外那家伙之前和他们张家的嫌隙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就算张生的话真的很有蛊惑的力量,李员外却也不能相信。

  因为,他已经彻底的得罪了张家,甚至张家的惨案,完全就是因为他的推波助澜,才会发生,所以,他不相信张生若是活下来,之后会不会对他进行报复。

  现在的张生看起来这么吓人,若是任由他活在世上,谁知道他发达了之后会不会回来对他们李家也做出同样的事?

  基于这样的考虑,李员外咬着牙,也要把张生彻底的弄死,他不能让张生活下去!

  张生也是咬着牙,李员外这家伙显然是很有权威,他在这里不松口,虽然村民们都有些惶然,但却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话。

  他没办法,只好用尽自己的力量控制飞舞的剑光,在盘旋的时候稍微变化了角度。

  这一下控制,让他顿时感觉有些头晕,甚至眼前还出现了一些星星。

  他的精神消耗太大,就快要支持不住了。

  但只是这微微的偏移,那剑光飞行的轨迹便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正好和李员外现在站着的地方重合了!

  然后......

  “轰~”

  就像是放烟花闪了一下,众人只见李员外身上闪烁了一下火光,然后他便彻底消失了。

  是的,彻底消失!在他原本站着的地方,甚至连一粒尘埃的没有留下,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似乎被天神给完全抹去了!

  村民们惊呆了。

  张生也惊呆了。

  没有人敢相信面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乡民们都跪下了,不断朝着张生磕头,并絮絮叨叨的向天神赔罪。

  而张生也总算放心了,他相信经过这件事之后,这里的乡民再不敢伤害他,给他脸色看了。

  不过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因为精神这一放松,他的身体和精神紧绷的状态被打破,他总算是晕了过去。

  ......

  睡梦之中,张生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静静地躺在一张木板床上。

  床边,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正坐着打瞌睡。

  床边的小桌子上还放着一盆肉食,一碗米饭,以及两碟小菜。

  当然,酒水也是不可或缺的。

  不过,张生没有任何饥饿或者干渴的感觉。

  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自己现在已经成了鬼魂,下面躺着的则是他的肉体。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样胡思乱想。

  然后,他才发现,在自己“鬼魂”旁边的不远处,竟然有一柄漆黑的长剑在悬浮着!

  他感觉非常眼熟,因为这长剑虽然看起来是漆黑的,但在剑刃上,却还零星漂浮着几粒火星。

  看着那剑刃上的火星,他顿时有些心跳加速。

  他可没有忘记李员外的死因。

  这火星,明显和之前的剑光非常相像,只不过这火星看起来明亮很多,而剑光则显得非常黯淡。

  只是他还记得那个过程。

  就像是天空乍现雷霆,那一瞬间,光芒从无到有,闪耀的光芒聚焦于一点。

  那剑光,不就是由一粒火星慢慢变化而成的么?

  看着那火星,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毕竟,前世的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除了口才好一点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尤其是在胆量方面,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自信。

  K酷'7匠@M网b:正√版E首发#5

  而火星的威力,他可算是亲眼见识,亲身体验过的,所以他非常担心,若是不小心将火星引到了自己身上,那就真的是引火烧身了!

  不过看了一会儿之后,他也算是放心了,因为这火星对他来说完全就没有温度,反而让他感觉非常的舒服。

  他放心了一些,便四处的去看了看。

  原来,这就是之前那个乡村,在他一个现代人眼中,这里非常的贫寒落后,但却给他一种非常宁静的感觉。

  前世他也是一个农村孩子,在城里读了大学,在城里读书,最后也在城里死亡,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乡村了,所以他非常的怀念。

  只是他再也回不去了,也再看不见自己的亲人了,这么一想,他还是觉得很难过的。

  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去伤感,先了解自己所在的世界,了解自己的处境,这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做最应该想的事情。

  走出去之后,他发现天色已经阴暗了,家家户户都开始做饭了。

  张生感觉非常奇妙,他走在村子里,能看到一个个来往的人,一个个忙碌的人,一个个玩耍的孩子,还有村中的各种动物。

  但是,没有人发现他。

  这种感觉,就像是完全隐形了。

  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他觉得非常新奇,这里走走那里逛逛,甚至还可以穿墙!

  这下子他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自己肯定是做梦了。

  虽然梦境非常的真实,但这绝不可能是真实发生的事。

  意识到是梦境之后,他胆子大了起来,将一直悬浮在空中紧跟着自己的漆黑的长剑拿在了手中。

  顿时,他感觉自己手中一烫,顿时喷出一股鲜血。

  但他并不觉得害怕,因为这是梦啊,怎么会出事呢?

  然后,他发现手中的剑发生了变化。

  原本漆黑的长剑,变成了一柄古色古香的青铜剑。

  这柄剑,他可是无比的熟悉,他还记得,前世自己的记忆最后,就是这柄剑,饮尽了自己的鲜血,带走了自己的生命!

  他觉得有些荒谬,但却不可抑制地产生了一种想法:

  难道,就是这柄剑带着我穿越而来吗?

  忽然,他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当初,不正是这柄剑带着他的灵魂划破了时空裂缝,来到了这个世界吗?

  他明白了,现在这柄剑,已经和他新的灵魂融合了!

  融合了前世今生,他的性格被前世补充,变得完善了,不再是那个纨绔了。

  但他也同样不是前世那个懦弱的小职员了。

  “这是我的新生,我今后,还是叫张生!”

  他感觉到了一种明悟,手中握着古剑走了回去,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上面。

  然后他往自己的身体上一趟,顿时,他感觉到一阵迷茫,然后又失去了意识。

  ......

  “唔,好痛!”

  张生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痛的,甚至还有几处地方,他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甚至有几处的骨骼都断了。

  他这才一醒过来,就差点又痛晕过去。

  不过还好他意志坚韧,居然硬挺了过去,只不过还是本能的叫出了声。

  他的叫声,也总算是将打瞌睡的老奶奶吵醒了。

  张生已经睁开了眼睛,但眼前的视野却不够广,因为他发现,就连自己的眼皮都是肿的,挤压得睁不开,完全眯成了一条缝,所以看东西也就只有一条缝。

  老奶奶醒了,连忙战战兢兢的对着张生跪下磕头:“活神仙啊,请千万高抬贵手,之前是我们做错了,请活神仙一定要息怒啊!”

  老奶奶声音是颤抖的,虽然身子骨还硬朗,但这样一个老人家跪下给他磕头,还是让他心里面很不舒服的。

  毕竟接受的是华夏古国几千年的文明教育,他的思想还是受到了国学思想的熏陶的,尊老爱幼的品质更是被他烙印在骨子里,所以就算是融合了新的灵魂,在这一点上却还是没有改变。

  “老人家,你快起来!其实,我也不过是神的使者罢了,都是天神的信徒,我们的地位是相同的,所以你不能向我跪拜,这是对天神的不敬啊!”

  张生脑筋转动很快,说得滴水不漏,让老奶奶吓得赶紧站了起来。

  “老人家别怕,之前之所以降临神威,也是因为他对天神不敬,天神亲自降下业火,焚烧了他的罪孽,并将他召唤到了天神的麾下接受惩罚,其实这已经是天神的恩赐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

  “只要保持对天神的敬意,天罚是不会降临的,所以,老人家你放心吧!”

  知道对方担心的是什么,张生当然在确保自己话语中没有漏洞的同时,也宽慰老奶奶的心。

  这些老人家的心灵是最脆弱的,稍微不注意,就会产生一些微妙的思想,说不定就会影响他们的心情,进而影响健康。

  对一个老人,张生当然不会太苛刻,虽然自己身上的伤这个老人可能也有一份,但毕竟人已经老了,他也就不打算再追究了。

  不过,对别的人,他就不一定会这么仁慈了。

  老奶奶哆哆嗦嗦,站在一旁也不敢说话,她可不知道什么事是亵渎天神的,她可不想也被天神给召唤过去受罚!

  张生很会瞎扯,毕竟在他那个时代,有一种东西叫做宗教,里面有一种东西叫做教义,只要讲这种东西随便拿点儿出来当成天神的轶事来宣讲,忽悠一些无知的乡民,那不就是轻松愉快的简单事?

  所以,几句话间,张生已经让老奶奶缓和下来,可以正常和他对话了。

  “对了,老人家,我身上这些伤痕,要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过了一会儿,他也是神侃够了,这才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老奶奶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神使不能用神力疗伤吗?”

  其实她老早就想这么问了,但又怕触怒神使降下神罚,现在看神使这么好说话,她也就大着胆子问了出来。

  张生显然是没想到老奶奶会这么问,他脑子转得很快,立即道:“我降临的这具躯体实在是太弱,神力有限,当然不能胡乱使用。”

  老奶奶当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她其实只是好奇,只需要知道结果是能还是不能就好了。

  张生心中松了口气,现在神使的身份才是他身家性命的保障,要是这个身份被拆穿了,那他可就死定了。

  虽然融合了古剑,但他还不知道怎么使用古剑的力量,怎么引出火星化成剑光,他也是不知道的。

  所以,现在保命,还是要靠忽悠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