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脉本来站在前面。结果人群突然一挤,差点立足不稳摔倒了。

  姚师兄在人群里看了一会儿,指着一个弟子道:“就是他了。”那弟子闻听,如同天降香饽饽,高兴得跳了起来。不管今天胜负如何,以后这个弟子就有机会成为姚师兄的亲传弟子。

  内门弟子里,那些执事长老的亲传弟子自然是高人一等的,能成为一个实力强大的执事长老亲传弟子,恐怕这人做梦都要笑出声。

  姚师兄立即把那个弟子叫道一边,传授起来。

  清古执事在人群里看了一会儿,忽然指着玄脉,道:“就是他了。”

  四周无数道目光刷地看来,玄脉毫无思想准备顿时懵了。

  “你随我来吧。”清古执事呼唤了一声,转身向远处走去。

  玄脉还在懵逼中,旁边的弟子立即推着他催促道:“快去吧,你小子天上掉馅饼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还愣着干什么。”

  玄脉完全没有想到,懵懵懂懂地走过去。

  清古执事在道场最东边停下,看着玄脉,眼中露出一丝异样。

  “你是外门弟子?”

  “弟子是外门弟子玄脉,接了烨火执事的任务前来照顾血雉烈焰狮。”

  “外门弟子?”清古执事嘀咕了一声,惊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相貌俊美,肌肤呈现健康古铜色的青年。玄脉在脉络纹身的作用下,相貌身体越来越雄健不凡。

  “好了”清古执事收回惊疑的目光瞥见远处的姚师兄已经在教那名弟子剑法,接着说道:“玄脉,我现在就传你凌云剑法,你以前学的凌云剑法到了几层?”

  “弟子在外门还不曾学习凌云剑法。”

  玄脉此刻才回过神来,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心里一阵欣喜,无意间得到这种机会,看来上天不绝人。

  清古执事愕然地看了他一眼,大概不相信一个外门弟子怎么会不知道凌云剑法。凌云剑法前五层可是外门弟子修炼最基础的功法。

  如果清古执事知道玄脉的际遇,恐怕更会吃惊。

  清古执事弄清玄脉不会凌云剑法,顿时有点犹豫,毕竟一个没有一点剑法基础的人,就是他再教,也不会一蹴而就。

  此时周围的弟子全都看着他们,清古执事望着玄脉,沉吟了一下道:“罢了,玄脉,我现在就传你凌云剑法前五层诀窍,你好好听着,尽量多领悟些。”

  玄脉赶紧跪下恭恭敬敬地给清古执事磕了一个头。

  刚才的时间,玄脉已经在心里把凌云剑法的基础全都记牢了。清古执事询问了一下,点点头道:“剑法口诀你记住,我再演练一遍,你看好了。”

  清古执事抽出长剑,动作缓慢地在玄脉面前演练了一遍,尽量做的很慢,让玄脉看清。一遍下来,玄脉点点头说懂了。

  清古执事愕然看着玄脉轻松自如地将凌云剑法前五层演练了一遍。心里暗暗嘀咕:这小子是不是天才?

  玄脉刚才已经记住了剑法口诀,这时再看清古执事演练一遍,一窍开百窍开,只用了半天功夫就学会了前五层。

  这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就是奇迹,玄脉因为全身脉络都在体外,直接跟天地元气接触,不需要储存元气。只需要用灵识调动元气顺着脉络运行,可以在极短时间快速学会。

  玄脉也是在修武阁无意中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这一特殊能力。

  换而言之,任何一种功法,只要掌握功法诀窍,他都能够快速学会。

  过了一会儿,玄脉已经将凌云剑法五层完全学会。

  清古执事越来越惊奇,这小子究竟是天才,还是有意隐瞒了实力,居然这么短时间就能学会五层剑法。

  玄脉当然不会说出自己身上的秘密,清古执事也只当他是瞎猫碰着死老鼠了,虽然怀疑,却并没有多想。

  清古执事带着玄脉走回场上,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玄脉。

  清古执事一般很少收徒,所以内门弟子全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玄脉。

  “咦,这小子好像不是内门弟子怎么从来没见过。”

  “对呀,内门根本没有这小子,难道是外门弟子?”

  “好像是烨火执事找来照顾血雉烈焰狮的外门弟子。”

  ……

  议论声中,清古执事微微抬手示意弟子不要喧哗,向姚师兄道:“姚师兄,你的弟子准备好了吗?”

  那姚师兄刚才有意挑了一个基础较好的弟子,教了半天,也勉强到达五层。冷眼瞧了玄脉一眼,一脸鄙夷地说:“是外门弟子,清古师兄未免太自信了吧。”

  外门弟子只是化气境界,而内门最低都是筑基,根本是碾压。所以姚师兄听到众人议论,顿时更加恼火。以为清古执事是在蔑视他。

  姚师兄一向嫉妒清古执事在弟子中的威望,所以故意上门挑衅,想让清古执事当众出丑。

  “哼哼,竟然找了一个外门弟子,那就别怪我了。”姚师兄冷哼着,和那名弟子走了回来。旁边的弟子看见他走过来,都纷纷躲开。

  玄脉和那名弟子站在前面,四周弟子纷纷议论起来,都在暗暗替清古执事担心。毕竟那名内门弟子筑基境界本身就能碾压玄脉。

  “清古,你既然自讨其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姚师兄说着喝令那内门弟子攻击玄脉。

  那名内门弟子本来还太忐忑,听到玄脉是外门弟子,顿时气焰嚣张,嘿嘿笑道:“外门弟子,算你倒霉,不过要怪你就怪清古执事吧。”

  说着长剑挥出向玄脉斩去,一道灰蒙蒙白气涌了过去。凌云剑法三层以下都是基础技击,四层才能凝聚元气,五层可以发出白色剑气。这名弟子本来就到了接近五层,经过姚师兄半天传授,已经到了五层。

  玄脉手中拿着一名内门弟子给他的剑,暗运脉络纹身,元气灌注,挥了出去。玄脉剑上爆发出一道大如磨盘的白色光团,耀眼灼灼光华四射,猛然向着那内门弟子斩去。

  磨盘般大的白色光团在空中爆裂,光华四溢,直接把那内门弟子连人带剑轰飞出去,落在地上大口喷血。

  死一般的震惊,惊愕。

  无数道目光愕然看着玄脉,连玄脉自己也呆住了。

  凌云剑法五层在他体内脉络纹身作用下,产生了强大的变异力量,击败了筑基境界的那名内门弟子。

  清古执事脸色陡然一变,只有他看出玄脉发出的五层剑法有一丝异样。

  玄脉茫然站着内心一片懊恼,自己还处在险境,没想到又惹了祸。伤了一个内门弟子,这可是宗门大忌。

  片刻,四周一阵混乱,姚师兄脸色铁青,目露凶光向玄脉走去。他没想到自己不到输了,而且是惨输,恼怒之下便想杀了玄脉。

  “玄脉,快逃。”

  7Y酷匠#J网e唯5一:●正版Fw,其他都&是h盗$版、:

  突然,只听清古执事低声喊道,玄脉顿时醒悟,顾不得多想向人群里钻入,逃了回去。

  逃回烨火道场,后面并没有人追来,玄脉坐在地上,一阵担心。烨火执事不在,如果那姚师兄找到这里怎么办,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主意,渐渐天黑昏昏睡去了。

  玄脉还没想出办法,第二天木船就来了。

  “玄脉,你打败了道叶师弟?”

  木船脸上充满怀疑,玄脉不知道昨天的事已经传开了,木船也是听到消息赶来询问。

  木船盯着玄脉,像是不认识他一样看了一会儿,才道:“玄脉,你不用担心,同门切磋受伤难免,虽然你失手伤了人,道叶师弟就算再恨也不敢来我们烨火道场寻事。”

  “不过……。”木船沉吟道:“姚师兄这个人阴险毒辣,你惹了他,以后可要小心。”

  玄脉问起才知道,那姚师兄本来也是内门一个天才人物,二十岁就突破辟谷,被人视为妖孽存在。别人都以为他日后前途无量。哪知道突破金丹后,他却再也无法突破,几十年过去了还是如前。

  渐渐弟子都在背后讥笑嘲讽,久而久之,姚师兄性情大变,变得阴险毒辣,嫉妒羡慕恨别人,内门之中无人不畏惧他。

  玄脉听完更加担心,自己惹上了这样一个阴险之人,只怕日后不得安宁。

  木船交代了一番,离开了,临走叮嘱:“玄脉,你好好在这烨火道场呆着,这几天暂时不要去黑雾山,小心被道叶师弟看见。在这里道叶师弟不敢来,黑雾山可是没人管。”

  木船走后,玄脉去喂了血雉烈焰狮,无事可做,就在殿内修炼。

  黑雾山暂时去不了,其他道场更是不能去,玄脉此时能做的只有修炼。他心中依然是焦急万分,在想逃出启元门的办法,但一时间哪里能想出办法来。

  闲着无事,玄脉只得把气元拳和刚学会的凌云剑法五层仔细揣摩演练,而不用说在体内脉络纹身的作用下,功力更加深了。

  随着对两种功法的融汇贯通,玄脉体外的脉络纹身更加凝实温润,如温玉般泛着妖异光泽。

  第八天,烨火执事还没有回来。不过血雉烈焰狮倒是发生了变化,恢复得很快,玄脉喂他金丹时,血红的眼睛一直瞪着他。估计是那晚没有咬断玄脉手臂,血雉烈焰狮还在耿耿于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